• 確認
  • .
2018/05/31 | 張宇韶
走過革命與嬉皮並存的時代——1968五月學運
學生從不是進行階級鬥爭的「主體」,雖然學運能使國家與社會陷入癱瘓與停擺,揭露社會穩定下的矛盾與假象,但這樣的一個全面性事件,最後卻輕易被戴高樂政權所瓦解。這又說明了什麼意義?
2018/03/14 | 讀者投書
海外華人圈為何至今仍「逢左必反」?
溫哥華近年爆發的反流浪漢安置所抗議中,許多華人婦女在自己的「群」中唾棄左派,卻忘了婦女的權益、華人的平權,都是同一群左派人士爭取而來的。缺少公民意識、歷史常識和邏輯訓練,思考社會問題當然永遠只能停留在「看山是山」的階段。
2018/03/08 | 讀者投書
被民粹綁架的歐洲:自由世界標榜的「民主體制」已難說服當代選民
近代的歐洲選舉,是否會讓未來歐洲變成極右派和民粹主義的對決,抑或是下一次鐘擺效應的前兆,沒有人知道,但傳統的左右派政黨應重新思考發展方向,以扎實而且實際的政策,重建選民的信心。
2017/09/05 | 觀念座標
美國暴力左翼是「有用的白痴」,對另類右翼的崛起益處良多
左派的真正目標似乎不是極右翼,而是主流、要維護美國價值與文化的保守派——這些人把特朗普拱上權力的寶座。捍衛美國的認同,但被西方的進步人士(左派)視為白人種族主義者。
2017/08/28 | 周雪君
馬克龍緣何由4個月前的「萬人迷」變成「非常不受歡迎的法國總統」
法國總統馬克龍上台4個月,接二連三在政策和公關方面遭到阻滯,他民望跌勢之急,比起其前任奧朗德還要難看。
2017/06/19 | Lo
「反對黨跑哪裡去了?」馬克龍國會大勝,左右大黨席次銳減
法國總統馬克龍的派系一如預料,在國會選舉拿下多數,確保他未來施政更加順利。但掌握多數,也有難以管理的風險,且當國會缺乏制衡力量,可能刺激人民走上街頭表達意見。
2017/05/29 | Mayi
《消失的檔案》觀後感-有溫度的鐵板
要改寫歷史,把白說成黑、黑說成白,原來太輕易。現在再不認識香港本土歷史的話,我怕我以後都沒有機會認識真實的歷史。
2017/04/23 | Abby Huang
全世界都在看!法國今總統大選,誰參選?誰該關心?四大重點整理
法國總統大選的結果,除了影響歐盟是否將失去一個重要的會員國,來自戰亂波及的國家的難民,也將隨著新總統的移民政策,決定未來能否順利移民法國。
2017/02/20 | 羊正鈺
通過同性婚姻法4年後 法國會議員:我們的憲法,不走回頭路
「在我們的憲法中,一向認為一旦開放了新權利,就不能讓進展走回頭路,同性婚姻就是一例。」
2017/02/19 | 精選書摘
左派該是時候承認,「恐怖主義」與「相關連帶損失」存在著道德上的差距
意圖殺死一個孩子,只因為希望在他父母身上產生某種效果,我們稱之為「恐怖主義」;而在試圖追捕或殺死一個謀害孩童的兇手時,若不慎殺死一個孩子,我們則稱之為「相關連帶損失」;在喬姆斯基的帳目中完全不承認這兩者之間的差異。
2017/02/16 | 羅元祺
法國大選左右派形同出局,中間派能否阻止馬琳勒龐當選?
法國總統大選的初選可見,傳統政治勢力遭到重創,雖然菲永與阿蒙不是政壇生面孔,但是他們的勝出,代表更為極端的政策綱領成為多數人接受的選項。
2016/12/28 | 渾水
香港左翼、地產霸權、陰謀論
從「地產霸權」一詞備受香港左翼人士追捧,作者藉此談及部分英殖民地時期買辦的故事,指出追求經濟利益背後的計算很實在,並沒那麼多陰謀。
2016/11/23 | 讀者投書
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為什麼「反全球化」從傳統左派理念,一舉成為極右派的最愛?
也許並非區隔傳統左右派的政治疆界失靈,而是我們解讀全球化的意涵不夠深入。左派反全球化、右派支持全球化這樣的分類過於簡化。有沒有一種可能,全球化其實包含了左派理念,同時全球化也有右派所抗拒的事物。
2016/11/22 | 羊正鈺
創辦《人間》雜誌,開創台灣報導文學先河——陳映真病逝北京
王曉波感嘆,台灣朝野兩黨都不愛他,但不能否定他在文學上的貢獻,感嘆「這樣的文學家,台灣沒照顧,卻讓大陸照顧了。」
2016/11/10 | TJ
左派覺醒青年應該慶幸特朗普當選的四個理由
我們當然不能盲目的相信媒體,選舉期間聽了那麼多特朗普壞話的我們,應該要知道特朗普好的一面,不一定還會發現,特朗普在很多議題的立場,可能還更接近你的理想呢!
2016/11/08 | 精選轉載
右派學者看《洪水來臨前》:我認為增加的人口不是問題,而是解答
終極來說,人類要買的保險是一個可以說排碳就排碳,說除碳就除碳的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科技。有了這科技,地球氣候才有可能永遠適合人居,而要達到這科技,要的是更多人脫貧,更多人加入資本主義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