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5 | 羊正鈺
無懼「緊急狀態令」被參眾兩院推翻 特朗普:我有否決權
共和黨議員波特曼(Rob Portman)說:「藉由宣布緊急命令獲取不同用途的預算,恐創下危險的先例。」「他給未來的總統開啟一道門,他們想要執行什麼政策,就照現在這樣即可。」
2019/03/09 | Abby Huang
特金會後北韓「修復」西海衛星發射場 特朗普:「有點失望、有一點點」
除了西海衛星發射場,被發現有跡象在重新運作,生產火星-15型等洲際飛彈的山陰洞(Sanumdong)飛彈研發中心,最近也被發現有物資運輸車出沒。
2019/03/03 | 李秉芳
特金二會後釋善意:美韓宣布終止聯合軍演,盼「外交」手段解決朝鮮半島問題
從首次特金會結束以來,美國已取消了9次與韓國的軍演,並縮小部分軍演規模。但國防專家擔心取消演習恐怕會影響應對潛在戰事的能力,「這不是維繫同盟關係的好方法」。
2019/03/01 | 讀者投書
特朗普前律師的「國會山莊作證」能掀起多大波瀾?
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科恩這星期在國會山莊作證,但目前看不到足以彈劾的罪名以及相佐的證據。如果有關指控在2016年提出,針對候選人特朗普也許殺傷力十足,現在卻顯得「雷聲大雨點小」。
2019/03/01 | 李修慧
特金二會後續:北韓自認退讓夠多,美國指去核誠意不足
原本預計達成協議的越南「特金二會」最後卻協議破局,之所以沒能達成共識,是因為美方對北韓提出的建議,仍有三點擔憂。
2019/03/01 | TIME
特朗普「從內部自我毀滅」,讓歐洲更容易與美國的敵人結交新朋友
「如果我們的盟友依賴東方,那我們就無法保障對西方的防禦。」但無論美國喜歡與否,這種依賴正逐漸增長。隨著他們與特朗普政權的關係日益緊張,歐洲正從美國的傳統敵手中輕易結交新朋友。
2019/03/01 | 李秉芳
特朗普前律師斥總統是騙子,但「通俄案」未有直接證據
特朗普前律師柯恩過去為他賣命10年,不過他在去年認罪後遭判刑,出席聽證會時,他公開指出特朗普有諸多謊言,逃避兵役外還說出種族歧視的話。
2019/02/28 | 李秉芳
特朗普稱金正恩是「好人」,會談卻無共識
特朗普與金正恩於2月28日下午於越南河內舉行的第二次高峰會,劇情急轉直下。不僅聯合聲明沒簽,雙方提早走出會議室,甚至還引發外界對美國外交工作方式改變的質疑。
金正恩河內會見特朗普,歷史上越南和北韓有什麼相似的痛?
北韓與北越兩國領土都在冷戰期間分裂,在中國和蘇聯援助下對抗美國,雙方關係非常密切。河內被選為會面地點,有利於金正恩藉訪問越南與越方高層會晤,同時從而借鏡促進北韓經濟發展。
2019/02/22 | TIME
特朗普宣佈緊急命令時的三項宣稱,都跟事實不符
隨著川普在2月15日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他針對南方邊境的毒品、犯罪數量提出一些主張,並重申建造圍牆的重要性。但他的論述並非完全正確,以下是他三個重要主張背後的事實。
特朗普的「瘋狂外交」,實為削弱中共對伊朗與北韓的影響力
現在特朗普的作為便是要果斷的破除盟邦搭美國便車的心態,對於看不到成果,卻必須持續投入資源的中東、遠東黑洞,特朗普也決定要盡快認賠殺出。
2019/02/21 | 李秉芳
終結美中貿易戰露曙光:雙方起草「諒解備忘錄」要中國如何改革?
稍早特朗普曾對美國民眾表示,貿易協議「必須包括實質的結構性改變,以終結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不過中國分析家指出,中國要有結構性改變需要較長的時間。
河內髮廊老闆免費提供「特朗普、金正恩髮型」 祝福峰會和平舉行
特朗普和金正恩下週將在越南河內市舉行第二次峰會,引起當地民眾關注與期待。河內市一家理髮店搭上此峰會熱潮,推出兩個領導人的免費理髮服務,吸引客人。
2019/02/16 | 李修慧
擋特朗普建牆,眾議院13共和黨議員「倒戈」撤國家緊急狀態
按美國憲法,編列預算屬國會權限,而特朗普簽署法案,可爭辯他並未侵犯國會的預算權,特朗普此舉是否合法,得上法院爭辯。
2019/02/15 | 羊正鈺
就是要起牆!白宮證實特朗普將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
美國《國家緊急法》容許美國總統在一定情況下,有權宣布國家進入或終止緊急狀態,例如美國當年遭遇911攻擊事件,至今仍未宣布終止。
指鹿為馬政治學︰重複明顯失實的謊言 真正目的不是要你信
當我的政治對手認定你的頭髮是黑色的時候,我或許應該認定你的頭髮是紅色。為什麽他要管「黑」叫做「黑」?難道我不能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並且從你那一頭烏黑的亮發裏面看出「紅色」嗎?
2019/02/09 | Abby Huang
全球首富也逃不掉「裸照勒索」:亞馬遜老闆貝索斯與美國小報的「諜對諜」
美國八卦小報《國家詢問報》公布了全球首富貝佐斯和前電視主播桑琪士之間的婚外情事,意外引爆「政治力介入」的風波。
2019/02/08 | 孫婕
總統的公眾品格:政治人物的「私德」重要嗎?
以前民眾對政治人物的操守有極為嚴格的要求,現在似乎真是寬鬆到了幾近沒有標準的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