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4 | 陳娉婷
《燒失樂園》:世界迷霧如詩,我們只看到所相信的
鍾秀迷戀海美,破壞了Ben的殺人定律——只要有一個人在意,另一個人就不孤獨。海美的死,因為鍾秀的愛,註定不會在沉默中被埋葬。
2018/12/30 | 李修慧
拍出1980年代香港警匪片巔峰,《龍虎風雲》導演林嶺東過世享壽63歲
香港影評人曾評價,林嶺東吳宇森同是香港警匪片的重要導演,但林嶺東更善於鋪陳,然後在最後一擊的時刻痛徹心扉、酣暢淋漓,連美國知名導演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都曾受其電影啟發。
2018/12/29 | 傅紀鋼
《蟻俠2》淪平庸之作兩大因素:沒有成長的角色,和Marvel傳統局限
漫威(Marvel)電影做到了「不一定會有驚喜,但保證進入戲院絕對不會失望」的效果,這不但可以賺到穩定票房,還可以用電影來拉抬漫畫與影集的市場,可謂一箭多雕。但這也讓漫威電影成了影集化的狀態,少了一點電影的魔力。這樣的做法,也導致了電影的尷尬表現。
2018/11/26 | 陳娉婷
《末代皇帝》導演貝托魯奇逝世:一生爭議不絕
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病逝,他一生獲多項藝術榮耀,但爭議不盡:情色電影與性侵疑雲、執導倫理與過份要求,不論演員或配樂師,都領教過他的難纏。
讓人捨不得眨眼的HomePod廣告:《觸不到的她》導演影像敘事的迷人魅力
Spike Jonze以《變腦》(Being John Malkovich)、《何必偏偏玩謝我》(Adaptation.)、《觸不到的她》(her)等電影聞名影界外,十多年來也拍攝諸多商業廣告,更在作品中,顯示他如何結合「聲音」與「肢體表演」呈現影像,成功吸引觀眾的視覺與聽覺。
怪物崇拜者:《忘形水》導演與他的暗黑收藏
「只要看一眼這個怪物,就能明白它的故事和目的,以及它代表了什麼。」Guillermo表示,創作怪物需要像做藝術品一樣用心,設計形狀及雕塑輪廓時,應彰顯角色表現力,才能使怪物令人印象深刻。
2018/04/11 | 王陽翎
談《中英街1號》 趙崇基:有演員拒演因為「耶穌教我們別跟當權者對抗」
香港電影《中英街1號》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最優秀作品獎,作者與導演趙崇基、編劇謝傲霜以不同角度回顧這部電影的製作歷程,以系列的形式與眾分別。
2018/04/05 | 陳娉婷
《五夜講場》推手羅志華:知識無涯,願學術清談能為人領航
去年《五夜講場》開播,掀起一股知識普及浪潮,近日第二季講場揭幕,除了當紅的主持和嘉賓外,你對幕後的策劃人認識幾多?《五夜講場》的靈感來自歐洲和南美的節目,你又知道嗎?
2018/04/03 | 王陽翎
史匹堡之野望:《挑戰者1號》突破《黑鏡》的科技悲情
引來好評如潮的電影《挑戰者1號》,除了令人緬懷、重溫那些經典的遊戲與電影角色,在科技的世界觀方面,作者嘗試分享一些點滴。
2018/03/13 | 陳娉婷
拍獨立電影,無錢又孤獨? 22歲女導演:我不怕捱
《地厚天高》導演Nora自小沉迷電影,升上大學後成為記者,拍攝政治題材的紀錄片,最近她畢業了,決定轉戰劇情片,不怕收入低,邊接散工、邊創作獨立短片。
2018/01/04 | 放映週報
從「貧困」出發才能拍成電影:專訪韓國紀錄片導演金東元
有「韓國紀錄片之父」之稱的韓國導演金東元,帶著新作品《我的朋友鄭日祐》來台。藉此機會向台灣電影工作者分享:要拍出好的電影,資金並非先決條件,而是讓心與每一個被攝者同在,讓鏡頭不僅記錄眼前的畫面,還能道出壓在每一個人心中已久的故事。
2017/11/15 | 陳娉婷
張經緯導演:生存遠比死亡困難,但要相信有藍天白雲的一天
導演張經緯的第一部劇情長片《藍天白雲》:「我要把觀眾帶到最黑暗的地方,向他們發問:你見到這兒有一丁點光芒嗎?」
2017/11/06 | 精選書摘
北村豐晴:23歲的我認為天下無賊,結果在廣州買了黃牛票又被騙錢
我想了想,我等於是付了機票的錢(假的車票加住宿費再加車票就是一千六百元人民幣),現在卻坐在超級髒臭的地方。我心裡很難過,但是後來覺得這個故事超好笑,有一天可以寫書。
2017/07/31 | 精選書摘
《文藝春秋》小說選摘:楊德昌的七又四分之一
要比慘,我們跟楊德昌差遠了。他當年拍《青梅竹馬》,侯孝賢抵押房子借錢給他拍、擔任男主角,結果上映四天就下片;《一一》拍了九個半月,他每天都以為明天要拍戲。只要一有不滿就換演員、換工作人員,燒錢可兇了。
2017/07/22 | 葉郎
【電影冷知識】《鋼琴戰曲》:波蘭斯基私密的大屠殺記事
《戰地琴人》這個故事對波蘭斯基來說更加私密,因為史匹曼的經歷幾乎也是波蘭斯基自己逃出集中營之後的經歷。波蘭斯基需要親自示範猶太人中槍倒下的身體姿勢,因為那些腦海中的死狀對他仍然非常清晰。
2017/05/01 | 精選書摘
御用編劇談細田守的創作世界:導演的作品只有動畫才能完美呈現
我認為細田守導演的目標就是創作出大眾而且經典的作品,讓大人小孩,無論哪個年齡層都能樂在其中。每回都要持續走原創而且經典的路線的確是困難重重,但從《穿越時空的少女》之後,導演始終秉持這個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