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5/18 | Kayue
斯諾登聲援難民家庭 要求港府提供保護
3個在港曾協助斯諾登的難民家庭被入境處拒絕其免遣返聲請,面臨被遣返原國,斯諾登拍攝影片聲援。
2017/04/14 | 讀者投書
面對流離失所的人,你要小心「戰爭新聞」帶來的麻木
人道危機,無法用人道救援解決。解決方案,仍留待政治、外交或軍事途徑。民眾除了捐款,透過這些展覽認識與了解流離失所和難民實際的處境,能盡可能建立相對客觀正確的認識。
2017/02/23 | Kayue
曾收留斯諾登的難民擔心,斯里蘭卡警察到香港找他們算帳
斯諾登以及3個斯里蘭卡家庭的代表律師Robert Tibbo指,他們從多個渠道得悉,去年11至12月期間至少有兩名斯里蘭卡警員來港,並拿著部份人的照片向本港斯里蘭卡社群查問下落。
政黨「假難民」問卷調查,魔鬼在細節
早前有政黨以「『假難民』濫用免遣返聲請」為主題公佈一項民意調查結果,但設計問題的研究人員,亦似乎對本港酷刑聲請的情況認識不足。
2016/12/01 | Kayue
曾助斯諾登難民 搬屋後遭拒發津貼
所有在港尋求庇護者其實都面對同一問題︰審批過程緩慢以致等待時間長,前路茫茫,期間只能靠微薄津貼過活,亦無法工作。
2016/12/01 | 陳娉婷
建制派政黨倡設難民「禁閉營」 人權組織:違反國際法及人權
本週三,有建制派議員再次在立法會上提出設立禁閉營,又或收容中心安置提出免遣返聲請的難民,被人權組織指責為不人道,更違返國際法及《基本法》。
2016/11/30 | 陳娉婷
「難二代」童年坎坷 愛心教授Isabella仗義助學
不到十歲的小孩,人生本有無限的可能,但生於難民家庭的下一代,卻注定要承襲無國籍的身分,失去教育、三餐溫飽等基本權利,被社會邊緣化。長期關注難民議題的教授Isabella決定仗義助學、在元岡幼稚園舉辦playgroup,燃亮孩子的童年。
2016/11/29 | 陳娉婷
99%被否決的絕望:審批機制不公、當值律師不力
審批免遣返聲請的統一審核機制核實率低至0.7%,難道當中99%的聲請人一概都是「假難民」?核實率低得驚人,很可能是審批制度出了問題,或當值律師未能提供足夠的援助,導致上千名審批被否決的難民正尋求上訴或司法覆核。
2016/11/27 | 陳娉婷
滯港難民:浪費九年青春,等不到一個身份
一個滯留在香港的政治難民,等足9年,期間不准工作,受盡歧視,但他並沒有因著沮喪的遭遇而氣餒,更成立香港尋求庇護者及難民協會,向同路人伸出援手。
2016/10/11 | Kayue
律師網上發起籌款,盼助4位曾收留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
曾在港協助斯諾登的律師發起籌款,為4位曾收留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提供援助,斯諾登本人亦於Twitter上呼籲捐款。
2016/10/03 | Kayue
匈牙利政府逾3億港元宣傳投「不」 移民配額公投未達門檻
匈牙利日前就歐盟安置尋求庇護者計劃舉行公投,由於投票人數未過有效門檻,公投不獲通過。反對黨派指公投問題不合法,呼籲杯葛,而推動公投的總理奧班則認為,結果已足夠反映民意。
2016/09/12 | Jessie Yang
取得難民身份機率只有1/500——津巴布韋難民在香港
「難民這種議題本來就是兩難的,我不否認有些會從事販毒和搶劫,但在你做出任何結論之前,你不該只是聽信所有媒體告訴你的事。」
2016/09/09 | Kayue
他們曾收留斯諾登(下)︰「我也是個難民,自然會幫助他」
分別來自菲律賓及斯里蘭卡的Vanessa和Ajith,均曾協助人權律師提普收留斯諾登。看到他們的處境,斯諾登稱讚這些在港尋求庇護者勇敢。
2016/09/08 | Kayue
他們曾收留斯諾登(上)︰在荔枝角的斯里蘭卡情侶
來自斯里蘭卡的兩位在港尋求庇護者Supun及Nadeeka,曾於2013年收留受到全球注目的斯諾登,只因為那是提普律師託他們辦的事。
2016/09/08 | Kayue
3年秘密揭曉︰斯諾登在港期間,曾匿藏於尋求庇護者的家
2013年,斯諾登在香港揭發美國情報部門的監控計劃,公開身份後曾隱身13日,但他當時其實匿藏在一些尋求庇護者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