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27 | TIME
紅色與地氈的工業革命:紅地氈如何在荷里活盛事佔一席之地?
經歷數個世紀後,這種鋪紅地氈的習俗已盛行於世界各地,並且成為美國代表皇室與地位的文化象徵。接著讓我們介紹這張深紅色地氈的歷史——以及它如何在荷里活盛事中佔有一席之地。
2016/04/09 | 當今大馬
《翻轉幸福》如何翻轉女性命運?
儘管外界對於《翻轉幸福》的口碑並不高,但我個人卻認為這是大衛·歐·羅素目前最好的作品。而電影只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一個獎項,我真替它不值。怎麼說呢?
2016/04/05 | 精選書摘
活地亞倫到底為何一直對奧斯卡獎敬謝不敏?
為什麼伍迪.艾倫對典禮如此敬謝不敏?他總是半開玩笑地回答─兩個最尋常的藉口,一是典禮當晚幾乎都有一場精彩的籃球賽,以及他每個星期一都必須在艾迪.戴維士(Eddy Davis)的紐奧良爵士樂團吹奏單簧管。
2016/03/02 | 傅紀鋼
堅忍23年終掄元:李奧納多的影帝之路為何如此艱辛?
按理說,演技如此突出的演員,在純粹的競技場上,理應獲得該有的肯定,為什麼李奧納多的入圍次數與得獎次數,會給人不成正比的感覺呢?
2016/02/28 | 傅紀鋼
瞄準奧斯卡:哥倫比亞的影史鉅作《夢遊亞馬遜》,有機會奪下最佳外語片嗎?
哥倫比亞並非強大的電影生產國,但他們擁有一個才華出眾的大導希羅·蓋拉。他之前的每部作品都被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夢遊亞馬遜》也已經獲得2015坎城影展導演雙週電影藝術獎。到底這部他推出的作品有什麼特色呢?
2016/02/28 | 讀者投書
為什麼我認為《大賣空》必將勝出?從選制談奧斯卡最佳影片的誕生
在2010年以前,奧斯卡最佳影片決選所採用的投票制度非常單純,乃「單輪多數決制」,與我國的總統大選相同。但由於這樣的制度無法在戰況膠著時反應每個投票者的真實意願,故在2010年修改為「排序複選投票制」(IRV制)。
2016/02/27 | 陳 從吾
「奧斯卡太白」只是一場意外?來看看那些我們差點錯過的遺珠作品
「奧斯卡太白」是整個工業的問題,提名名單只是結果而已。當製作圈乃至高層清一色都是以強勢族群為首時,電影母體數中的弱勢依舊是弱勢,那些聰明出色的弱勢族群電影就更難見光了。
2016/01/20 | Shih Yuan
奧斯卡入圍名單「太白」 非裔影人在金恩紀念日揚言抵制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年度好萊塢多元報告總結,即便觀眾表現出希望看到卡司多元的強烈意願,女性與少數族群在銀幕前後份量都仍相當地少。此外,拉美裔和非裔也比白人觀眾更常進戲院。
2016/01/15 | Shih Yuan
奧斯卡獎入圍名單公布:李奧納多四戰影帝、獲選演員「太白」挨批
本屆奧斯卡強將雲集,最大的焦點當屬剛奪下金球獎影帝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這是他第4度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