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11 | 陳慶德
《上流寄生族》影評(下):一旦寄生蟲想成為宿主,必定是悲劇一場
主角的下場與其說是悲劇,倒不如說是導演奉俊昊對他的「悲憫」吧?寄生蟲因欲望,而遺忘自身身分,越線殺害宿主後,最終讓它回到地下室,等待下一個宿主的出現,是對它最後的憐憫,最好的結局。
2019/07/11 | 陳慶德
《上流寄生族》影評(上):上流社會說不清、講不明的,叫做「窮酸味」
韓國人在表達「事有蹊蹺」、「事情發展怪怪」之意,也用了一個「嗅覺」隱喻表達,即「有味道出來了!」(냄새 나)「味道」是韓國人在形容事情奇怪,最直接的表達方式,事情奇怪到人們不得不聞到這樣的「異味」。
2019/07/08 | 讀者投書
《上流寄生族》:比貧富差距更可悲的,是自我否定與欺瞞的人生
奉俊昊導演其人性刻畫的細膩度與對社會觀察的廣度,故事當中並非只有描述單純的貧富差距,而是更往內部深層討論著人性與其內心矛盾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