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8 | 精選書摘
世界上「最細國家」——馬爾他騎士團
這是沒有領土的國家、沒有邊界的主權。這是世界上最小的國家,只有約五千九百九十六平方公尺的大教長宮。但在許多方面來看,這也是最大的國家。馬爾他騎士團只涵蓋小小的範圍,活動卻深入世界的各個角落。
2018/01/11 | TIME
伊朗、中國、科技冷戰:2018年全球十大風險
由我創立且監督的政治風險顧問公司Eurasia Group預測,2018年十大危機背後所蘊含的地緣政治衰退風險。
2017/12/28 | 精選書摘
為何西方的軍事優勢,產生於工業革命之後?
若想探究在世界史上西方崛起與中國沒落的理由,地緣政治的不穩定程度(換個說法,也就是各國交相征伐的時代有多久)還是可以為我們提供解釋。歐洲的國家體系也許真的是非常穩定而持久,但軍事競爭的模式也對中國造成了重大影響。
2017/10/25 | 精選書摘
《人民幣的底牌》:我們愛美元,但討厭美國
只要中國國內政策考量以及銀行、省級政府、國有企業、出口商等既得利益者繼續當改革的煞車,而有管理的可自由兌換仍然延續下去,人民幣成為完全國際貨幣和在國際貨幣體系扮演顯著角色的發展就會受約束。
2017/10/06 | Project Syndicate
庫德人已告訴全世界想要什麼,世界該如何回應他們?
伊拉克庫德人已經讓世界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認真對待他們的目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續。
2017/09/05 | 財訊
中印洞朗之爭背後的南亞戰略風暴:都是習近平「一帶一路」惹的禍?
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一帶一路」,在印度國安界人士眼中,早已對印度形成夾擊。 洞朗之爭放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僅僅是一場單純的領土糾紛了。
2017/08/21 | 精選書摘
《地理的復仇》導讀:噴射機與網路不能使我們喪失地理與歷史的敏感度
縱貫卡普蘭《地理的復仇》,有四條相互交錯的軸線,分別是地理、歷史、陸權、海權。四條軸線上密布著理論的透視、史家的智慧,和旅人的見聞。
2017/08/19 | 精選書摘
因為地理,德國得了軍國主義的病症,英國率先發展民主制度
地理是人類行動軋跡的開端。歐洲文明的重大源頭在希臘的克里特島和基克拉澤斯島,絕非意外;因為前者是「分出來的一部分歐洲」,它是歐洲最接近埃及文明的點,後者則是最接近小亞細亞文明的點。 兩者因其島嶼位置,數百年來得到保護、不受入侵者蹂躪,因此得以興盛。地理為國際事務造就的事實,因為太根本,我們把它視為理所當然。
2017/07/22 | 陳子瑜
非洲瞳鈴眼之豐田戰爭(一):查德、利比亞、法國愛恨交織的三角關係
這一次,為各位看倌介紹的「非洲瞳鈴眼」,就是一起發生在法國、查德、利比亞之間的三角恩怨。恩怨的爆發點,則是查德國土北方,跟利比亞交界的那一條水平直線:奧祖地帶(Bande d'Aozou)。
2017/06/22 | TIME
五個足以左右俄羅斯未來,大家卻都忽略的國家
即使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在和美國和歐洲周旋,他還是與敘利亞和伊朗暗中結盟,且仍有其他幾個國家是會左右著俄羅斯的未來,我們也不能忽視的,以下是五個你應該繼續關注的國家。
2017/06/20 | Project Syndicate
習近平的馬可波羅戰略:中國正在押注一個世紀前的地緣政治計劃
一帶一路對中國的地緣政治有利也有弊,它不會像一些分析家所認為的那樣,成為大戰略的局面改變因素。更困難的問題是美國是否能完成它應該完成的工作。
2017/06/09 | 精選書摘
台灣——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
如果中國能以和平或武力手段拿下台灣,就可以將第一島鏈一分為二,並把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前線布局切成兩半。這對二次大戰後美軍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布局來說,是前所未見的。
2017/04/09 | 楊之瑜
週末再遭空襲的敘利亞人,成了美國對中國「示威」、俄羅斯「抗衡」美國的道具?
過去這一週敘利亞境內接連遭到化學武器、美國首度的空中飛彈攻擊、以及可能是由俄國或敘利亞政府進行的空襲,為什麼敘利亞人這麼倒楣?
2017/02/15 | 精選書摘
佛里曼:在加速時代的失序世界,敵人不是只有「國家」
我不知道什麼「足以」(sufficient)重建失序世界的秩序。各位也知道,在面對一道無解題時,你應該非常謙遜;儘管如此, 我相當確定什麼是「必須」(necessary)。
2017/01/11 | 精選書摘
1945年後的和平建構在這八個因素上,但它們是否還安然無恙?
二十世紀的歷史顯示,充滿競爭的區域權力集團注定會釀成災難。世界若要避免回歸充滿競爭的多極化世界,讓美國維持全球地位是關鍵。
2016/12/24 | 王悅年
美國外交戰略轉向:從「聯中制蘇」到「聯俄制中」?
不論從華府新人事,或近日中國重演「私掠船」戲碼,在公海「搶劫」美軍水下無人載具,川普皆展現強硬姿態,我們皆可看出未來美國政策將不再讓北京「有吵有糖吃」,極有可能出現嶄新的一面。
2016/05/30 | Project Syndicate
歷史終結,誰是「最後一人」?如今,世界大國只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站著的人
法蘭西斯福山認為自由民主是「最後一人」,是這一發展的終點。大錯特錯。如今,世界大國不再自稱「最後一人」;他們所能做的是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站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