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18 | 精選書摘
只是把手機擺在桌上,也會影響面對面對話品質
科技產品讓我們能夠溝通無界線,是件好事,而且快快傳個電子郵件或簡訊,也不像開口說話一樣麻煩又有風險。但是,麻煩往往才是最棒的一點。
2018/11/09 | 書傳媒
如何培養兒童的同理心?「假想友伴」是心智發展的關鍵
對幼童來說,眼前最重要也最有趣的問題是:搞懂別人的頭腦裡在想什麼。因此若要培養孩子的心智發展,「假想遊戲」是關鍵的一環。
2018/06/16 | 精選轉載
「為什麼想不開?」──該如何幫助你的憂鬱症朋友?
我不想要過度醫療化憂鬱症(或稱抑鬱症),也不想用已經氾濫全世界的正向心理學來回應。因為不論是藥丸或是自我催眠的口號,都可能在最痛苦掙扎、眼看就要窒息沈沒之時,無法化身為那根漂流的浮木。我只想以一個走過、努力逃出來、又陷入、再掙扎、一直努力活下來的倖存者身份,來談論這件事情。
2018/02/23 | 精選書摘
要求完美孩子的「自戀型父母」,小孩一犯錯便感到羞辱
情感忽視的教育,乍看之下可能與健康的教養沒有什麼兩樣,但是其實存在極大差異。就像在森林裡,一個蘑菇可以拿來當晚餐,另一個蘑菇卻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2018/01/08 | 麥志綱
 「我跟你很熟嗎?」
疆界就像你生活中內心的圍牆,你有可能很穩定地一直有一個所謂圍牆的構造分配圖在內心,但也有可能你至始至終都沒有想過這件事情,導致你的疆界很難去穩定判斷。
2017/12/19 | TIME
【研究】說故事的力量,如何幫助人生存?
《自然通訊》期刊有一項最新研究正可以說明,講故事是強有力的手段,促進社會合作,和教育社會規範。
2017/11/15 | Roxas 楊大輝
身體影響思考(下):身體經驗,是同理心的硬性限制
當然,這些並不是什麼新知,我們都明白親身實踐的道理,我們只是經常忘了,如果自己的身體沒有經歷過某件事情(例如,身體被暴力摧殘),那麼再多的文字、想像,都無法讓你真正體會某人的心情,你只能借助其他類似的身體經驗來猜測對方的心情。
2017/11/09 | 精選書摘
電視選舉擂台勝出關鍵:辛辣不失尊重的駁辭+洋溢同理心的演說
不管怎樣,勝利都屬於那位懂得運用以下兩個要素的人:辛辣又不失尊重的駁辭,還有洋溢著同理心的演說。密特朗要到後來才了解到,與其說選舉是政見的問題,不如說是群眾情感的問題。
2017/10/07 | 精選書摘
少點同理多些慈悲,不感受對方痛苦並非泯滅人性
同理心的問題在心理治療師身上或許最為明顯,畢竟他們的病人都是憂鬱、焦慮症患者,也常常陷入妄想或嚴重的情緒苦痛。事實上很多人無法勝任心理師的工作,原因就出在不懂如何關閉同理反應。
2017/10/07 | 精選書摘
《失控的同理心》:一個人死是悲劇,一百萬人死是數據
由於聚光燈的效應,倚靠同理心會造成理性思考下並無法認同的扭曲結果。
2017/09/29 | 精選書摘
【道德研究】耶魯心理學教授:我反對同理心
作者重申:我並非反對道德、憐憫、仁慈或愛,我也希望大家做好人好事好鄰居。我會寫這本書,無非期待大家繼續朝這個方向努力並創造更美好的世界,只不過我意識到想靠同理心達成目標,恐怕會走上不少冤枉路。
2017/08/27 | TIME
如何在照顧他人的同時,也顧好自己?
我們要如何在付出的同時,卻不因此感到燃燒殆盡呢?「好好照顧好自己」或許就是答案。
2017/08/07 | 范綱皓 Kanghao
女人因「小事」向你表達不滿時,可能是她一生中痛苦的來源
關注不起眼的「小事」,並不是因為女性主義者特別鑽牛角尖,而是當你想要擊倒一頭巨獸時,能直攻心臟當然是優先選擇;如果不行,為什麼不先斷了牠的腳筋、砍了他的手臂?人類歷史上的諸多改革與進步,不也都是從改革「小事」開始做起嗎?
2017/07/23 | 精選書摘
《權力遊戲》極限生存法則:性愛即武器——王國內的強暴
真實的世界就跟維斯特洛一樣,不計其數的女人與男人成了強暴受害者。強暴行為完全是攻擊者的過錯,但是我們必須瞭解攻擊者背後的驅動因素,將來才有改變的希望。
2017/07/22 | BabyHome
一天不罵小孩很難嗎?良好的親子溝通有四大關鍵
一天不罵小孩真的很難嗎?到底怎麼樣才能和孩子好好溝通呢?這些都是許多父母的痛點。
2017/07/03 | TIME
為什麼看到別人打哈欠,你會忍不住跟著做?
假如你看到別人打哈欠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也張大嘴巴,別擔心,你並不孤單。科學家試著從人格心理、大腦與年齡來解答為何打哈欠會傳染。
2017/06/25 | 安騏
硬要把不吃狗肉包裝成高尚道德,這有用嗎?
吃不吃狗肉多少跟文明民智有關,硬是要把不吃狗肉包裝成高尚道德或要求發揮同理心也許都是枉然。
2017/05/17 | 拉裘立蓓爾
【插畫】面對脆弱,我們都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看到別人心情低落,你表達的是「同理心」還是「同情心」?通常而言,我們都會淡化或美化其他人遭遇的困境,卻難以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克服的盲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