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9 | 蕭家怡
澳門人為何不反抗?
「一二·三事件」的重要,不但在於它影響了澳門社會的發展軌迹,更令澳門人與香港人在面對回歸,心態截然不同。
2017/09/20 | 精選書摘
卡繆《薛西弗斯的神話》:每天工作八小時,荒謬嗎?
薛西弗斯這眾神世界中的小人物,無力對抗卻又反抗,他清楚明白自己生存的境況是如此悲慘:這正是他走下山時所思考的。這個清醒洞悉折磨著他,卻也同時是他的勝利。只要蔑視命運,就沒有任何命運是不能被克服的。
2017/08/17 | 厭世哲學家
解消了對理想的執念,我發現卡繆的「反抗」原來是一種迷思
然後我才發現,「反抗」原來也是一種迷思,在反抗的過程中,我們好像是一個英雄,變得愈來愈強壯,但其實只是在耗盡我們的精力,因為敵人從來不存在,敵人都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2016/11/08 | 癮翅
卡謬為何願意領諾貝爾獎?「反抗」不是人有說「不」的權利,而是學習說「是」
荒謬是一種生命哲學,或是一種生命的態度。或許我們周而復始的勞碌而不再去思考這些問題,但荒謬的意義是使我們逼視自己存在的意義。從荒謬到「反抗」(la révolté),標誌著這樣一股生命哲學的實踐。「反抗」,使得人的荒謬經驗不再是個人,更是進入到集體,與社會、與國家發生關係。
2016/06/25 | 珮姬
生存的敵人究竟是誰?金基德《一對一》要你直面人生最終型態的暴力
《一對一》不是「某個人」的故事,也不只是螢幕上的事,而是關於你、我、他的現實。劇中金永敏一人分飾八角,每一角既是吳賢,也是刑求組織的七人、受拷問的七人,更是螢幕前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