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08 | 陳婉容
在這場運動中,但願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身位
歧視和貼標籤很容易,真正理解很困難,如果我們在這場運動中想像的,是一個每個人都可以活得自由的民主社會,我們就不能只靠叫口號,也不能只靠打倒敵人。真正的敵人許多時候在我們心裡。在這場運動中,假如在香港的少數群體都可以找到自己的身位,在建設民主社會的途中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我覺得絕對是這場運動最偉大的成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