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02 | 精選轉載
1945年9月2日越南宣布獨立,卻等了30年才完成全國統一
胡志明曾在15歲那年接觸了反法思想,在凡爾賽會議時提出了數項訴求,要求尊重殖民地的民族自決,然而歐洲並不理會。他決心投入法國共產黨,成為越南加入共產黨的第一人,也不難想見為何他對越南是如此獨特。
2018/05/17 | 彭振宣
習近平說中國是「馬克思主義國家」,但馬克思恐怕不認同
如果共產主義只是被我們理解成資源重新分配的藉口,這其實跟資本主義社會裡,大家為了爭奪資源而競爭廝殺沒什麼兩樣,因為我們心裡想到的仍然是想要「佔有」資源。
後結構主義的無政府主義(一):無處不在的權力
後結構主義的政治反省與傳統無政府主義的核心想法一致,但前者怎樣理解權力、採用的研究方法、對主體的態度都與傳統無政府主義差別甚大。
政體變遷的國際面向:民主輸出、威權擴散與中國因素
中國的對外援助真的讓其幫助的國家更不民主或更威權嗎?甚至,中國是否是直接或間接促成全球大規模「民主退潮」的原因之一呢?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可能要從政體變遷的國際因素、民主擴散與輸出,還有威權統治的國際面向等幾個關係密切的研究議題一步步來討論。
2017/11/03 | 精選書摘
俄國革命一百週年:再談無產階級革命中的蘇維埃和黨
我們經常跟著列寧複誦馬克思的話:起義是一門藝術。然而,若未能以近年來累積的豐厚經驗為基礎,研究內戰的藝術的重要元素,藉此補充馬克思的說法,這句話就成了空談。
2017/08/12 | Project Syndicate
東協50年:最多元化的東南亞,如何組成成功的區域組織
歐盟曾經是地區合作的金本位。但它似乎陷入了一系列沒完沒了的危機,經濟增長萎靡。此外,英國即將從歐盟中脫離,看起來,尋求其他合作模式才是正途。而東協儘管存在各種缺陷,可以提供一個有吸引力的榜樣。
穿越南購買「共產圖樣」T恤 旅客遊印尼日惹遭軍方人員訊問
婆羅浮屠寺廟群管理處給馬修換上印有婆羅浮屠寺廟群圖像的藍色T恤,馬修隨後獲釋,離開安檢站。
2017/06/15 | 精選書摘
《歐洲的誕生》:一戰後歐洲秩序的崩裂、文化悲觀主義與衰退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不再是世界政治的中心,重心移轉至大西洋彼岸。在這場大戰與緊接而來國際金融資本的轉換之後,美國取代了歐洲,前者擠下英國成為世界第一的債權國。
2017/06/10 | 精選書摘
世上最封閉最殘酷之地:北韓作家對金氏極權獨裁提出的《控訴》
潘迪的小說《控訴》是根據充斥監控、壓制的北韓社會裡所發生的真實故事而寫。將整本書串聯在一起的主題相當單純,那就是針對史無前例的北韓極權主義獨裁提出控訴。
2017/03/28 | Augustus Chan
因為沒得比較,自幼的教育使他們確信平壤就是天堂
和中國相比,北韓最高明之處在於籠絡知識分子而不是把知識份子放到自己對立面,當然這一切以絕對閉關鎖國為前提。
2017/01/26 | 精選書摘
告別了蘇聯「純真年代」,未來沒有到位,迎來了一個「二手時代」
自由,它到底在哪兒?人民仍然只習慣於在廚房裡繼續痛罵政府,痛罵葉爾欽和戈巴契夫。他們咒罵葉爾欽改變了俄羅斯。那麼,戈巴契夫呢?人們咒罵戈巴契夫是因為他改變了一切,改變了整個二十世紀。
抬頭龍的陰影:中國的資本與帝國主義之路
獨立的台灣,可以讓馬雲變成台灣人,讓中國許多頂級而不喜歡中國的人才,逃到台灣來居住、求職,對台灣、中國或所謂的漢文化,應該是很好的。中國走它那種東方式的資本主義與帝國主義,台灣走台灣式的「東方瑞士」型資本主義。這也不錯。
2016/06/13 | 當今大馬
《烏托邦》五百年祭:人類從空想到實踐理想社會的漫漫長路
差不多半個世紀前,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時有句口號:「讓想像力奪權!(L'imagination au pouvoir !)只要我們還有超越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想像,哪怕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我們都有實現另一個世界的可能。
倡以物易物被嘲社會主義 「執嘢」搞手:「左」is for the right thing
「即使大陸都不再說自己是社會主義,而是具有社會特色的資本主義。我只會形容共享物品為smart action。因為每個人都購物是很愚蠢的,而且不符合經濟效益。」
2016/05/16 | 王陽翎
傳媒紛紛作「文革50年」歷史回顧,卻罕有跳脫框架的反思
反思文革能有很多角度,除了氾濫的回顧和感思,除了繼續合情理地批判毛澤東的錯誤及責任,還可以有更多不同的反思,甚至是另類新觀點。
2016/05/02 | 當今大馬
走出冷戰思維:為什麼我們都應該認識馬克思主義?
人們慣常印象中對馬克思主義思想的誤解及指控,不是沒有真正了解馬克思及馬克思主義者們所主張的理論,就是人云亦云地複製冷戰時期污名化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宣傳。最常見的就是拿共產黨執政的國家來做例子。
2016/04/20 | Shih Yuan
卡斯楚發表離別演說:我將會死,但共產主義理想將延續
分析指出,老卡斯楚演說想要傳達的訊息是,就算他駕鶴西歸、權力交棒之後,即便與美國恢復邦交,黨員仍將落實他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