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15 | 羊正鈺
無懼「緊急狀態令」被參眾兩院推翻 特朗普:我有否決權
共和黨議員波特曼(Rob Portman)說:「藉由宣布緊急命令獲取不同用途的預算,恐創下危險的先例。」「他給未來的總統開啟一道門,他們想要執行什麼政策,就照現在這樣即可。」
2019/03/01 | 李秉芳
特朗普前律師斥總統是騙子,但「通俄案」未有直接證據
特朗普前律師柯恩過去為他賣命10年,不過他在去年認罪後遭判刑,出席聽證會時,他公開指出特朗普有諸多謊言,逃避兵役外還說出種族歧視的話。
2019/02/16 | 李修慧
擋特朗普建牆,眾議院13共和黨議員「倒戈」撤國家緊急狀態
按美國憲法,編列預算屬國會權限,而特朗普簽署法案,可爭辯他並未侵犯國會的預算權,特朗普此舉是否合法,得上法院爭辯。
2019/02/15 | 羊正鈺
就是要起牆!白宮證實特朗普將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
美國《國家緊急法》容許美國總統在一定情況下,有權宣布國家進入或終止緊急狀態,例如美國當年遭遇911攻擊事件,至今仍未宣布終止。
2019/02/14 | 精選書摘
《民主國家如何死亡》:共和黨政客學會了在兩極化社會,把對手當成敵人
許多茶黨共和黨人認知他們的美國正在消失,有助我們了解「拿回我們的國家」或「讓美國再度偉大」這類口號的魅力。這些訴求的危險在於把民主黨打成非真正美國人,是對相互容忍的正面攻擊。
2019/01/26 | 李修慧
特朗普宣布聯邦政府「暫時」重新開張 停擺逾35天上千班機延誤
不少美國媒體指出,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日前以政府關門為由,取消邀請特朗普到國會進行國情咨文演說,是擊垮特朗普的重要戰略。
2019/01/06 | 李秉芳
為建美墨圍牆,特朗普可能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對於特朗普寧可讓政府持續關門,也不願在築牆預算上妥協的做法,參院共和黨人和特朗普之間,已開始有歧見。
2018/12/24 | 公醫時代
聯邦法官拆「奧巴馬醫保」,獲救、受害的分別是誰?
在今(2018)年聖誕假期前夕,美國人民獲得一份意外的禮物,聯邦地區法院法官歐康納(Reed O’Connor)在12月14日就Texas v. Azar一案做出的判決,將PPACA再度推向危機邊緣,甚至可能徹底拆解整部PPACA。
2018/12/05 | 周雪君
拜登:我最有資格當總統 評論:現在不是夠不夠格的問題
拜登說,自己是最有資格當總統的人,距離宣佈參選,就只欠一句。問題在於,現在選總統,「資格」似乎不是最重要的。
2018/12/01 | 李秉芳
打贏波灣戰爭奠定美國「世界警察」地位,老布殊辭世享壽94歲
老布希帶領美國等30國聯軍,在100小時的「沙漠風暴行動」讓科威特重獲自由,並對伊拉克實施經濟制裁,就此確定美國在世界上具有監督責任的警察地位。
2018/11/19 | TIME
怪不得美國如此分裂!我們連最基本的價值都無法取得共識
現在我們唯一共享的特質應該只剩下憤怒了。隨便撇一眼臉書、推特或是任何出版品的留言區都能讓人露出只有漫畫才會出現的尷尬表情。我們已經從無法苟同他人變成蔑視他人,而最終淪落到泯滅人性了。
2018/11/10 | 王陽翎
特朗普「變色龍」談判術:設陷阱引中國入局、別錯判美國選舉
主流媒體錯誤解讀了「美國中期選舉」,特朗普並不會因此對華政策變得「更強硬」,為什麼?作為認為這是對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談判手段欠缺理所致,並就此以不同角加以剖析。
2018/11/08 | 羊正鈺
美國期中選舉結束未夠一日,特朗普再借Twitter開除司法部長
71歲的「前司法部長」塞申斯是第1位為特朗普競選總統背書的共和黨參議員,他獲任命以來,一直是特朗普在移民、犯罪和執法相關政策的最大支持者。
2018/11/08 | 讀者投書
共和黨輸掉眾議院,為何特朗普還說是「巨大勝利」?
回想起克林頓競選總統的口號「笨蛋,問題是經濟!」,就不難懂為何特朗普常口出狂言,但卻未在期中選舉中大敗,且在其推文說:「今晚取得巨大勝利。」
2018/11/07 | Lo
美國期中選舉:民主黨睽違8年再奪眾議院,特朗普難逃「期中魔咒」
以往執政黨在期中選舉都選得不盡理想,例如前總統奧巴馬第一任的2010年期中選舉,民主黨丟掉眾議院多數;所以就結果來說,特朗普還是步上歐巴馬的後塵,未能逃過「期中魔咒」。
2018/11/07 | 羊正鈺
特朗普「執政期中考」看什麼?5大因素影響美國期中選舉
翻開美國近代史,過去40年來,除了卡特在1978年及喬治布殊於2002年的期中選舉之外,白宮主人都未能在期中選舉後享有行政及參、眾兩院皆同黨的完全執政。
2018/11/06 | 財訊
「金錢」與「民意」對決的美國期中選舉
美國的前景令人擔憂,對於2016年大選結果原因的激烈爭論,不僅僅是學術問題,還攸關民主黨(以及歐洲左派類似政黨)應該如何自我定位,以求贏得最多選票。它們應該向中間選民靠攏,還是將心力放在年輕、進步和熱情的新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