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5 | 精選書摘
《如果能撫平悲傷》:在找到丈夫遺體前一天深夜,他突然出現在我夢裡
丈夫的遺體找到後,美佳女士每天以淚洗面。她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待在臨時住宅,有時會突然很難過,想放聲大哭。但臨時住宅的隔音效果很差,所以只能壓抑住想哭的情緒。或許死了一切就會解脫——美佳女士隨時都在生與死之間掙扎,根本沒精神重新做生意。
2019/04/15 | 精選書摘
《如果能撫平悲傷》:習慣一個人的生活之後,丈夫就很少出現在我夢裡
夢境應該是連結佳代子女士往昔與今日的隧道吧。她透過這條隧道來去自如,嚴先生有時也會通過隧道而來。但現在,或許是兒子們繼承父業讓嚴先生放心,而且佳代子女士也逐漸習慣了生活,所以這條隧道開始變得模糊。
諮商心理師:以「轉移注意力」保護自己
訊息每天數以萬計,網路世代更是資訊爆炸,被迫吸收過多訊息,宛如吃下太多東西囫圇吞棗、無所適從而消化不良,最後也就當機,呆掉了。「腦袋放空」是最常出現的自我調整,讓認知停止運轉,不要想太多。
談「正能量」:有些明亮,並不適合餽贈給一隻深海魚
有時候我歆羨兒童,他們跌倒了可以理直氣壯地坐在那邊哭,更羨慕的是,很少有人拷問一名哭泣的兒童,你是不是未免太傷心了啊?
2015/05/17 | queerology
外婆離開給我的啟發:我想要一個這樣的告別式
十五歲那年我說不嫁不生,我媽沒意見,我爸和其他長輩多不苟同,只有外婆說:「好,可以不嫁,嫁人也累,生子也累。」她一句話替我撐起一片天,大家從此只敢試探,不敢相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