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1/19 | 精選書摘
余杰《我是右派 我是獨派》:中國是人類最大的監獄,離開時我眼淚掉了下來
在中國,當你成為官方眼中的「敵對份子」,出入境卻需要經過國保這個特殊部門的批准,否則即便擁有合法文件,到了海關也會遭到攔截,他們給出的理由永遠是莫須有的罪名──「你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2019/01/19 | 精選書摘
余杰《我是右派 我是獨派》:達賴喇嘛「中間路線」,能喚醒中共已泯滅的良心?
今天中國民族問題不斷激化的現狀,如同「國王的新衣」一般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從他國強行移植而來的,跟中國「在地」的環境水土不服,並且在蘇聯的實踐已完全失敗,卻在中國成為不容置疑且難以摘下的「緊箍咒」。
2018/09/18 | 精選書摘
《納粹中國》:為什麼少數民族如此仇恨中共政府?
維吾爾人、藏人、西南或東北地區的少數民族,依舊被視為化外之地,需要被同化的「蠻夷」。這些少數民族地區被納入中國,並被龐大的「中國」二字含糊概括,但各自的文化、宗教和政治經濟權益都被侵蝕、箝制乃至逐漸消失。
2018/09/18 | 精選書摘
《納粹中國》:蔣介石為何崇拜希特拉與納粹德國?
希特勒上台後,短短三、五年,就驅散了德國在一戰失敗之後的萎靡不振,改變了遭其他強權凌辱的窘迫狀況,軍隊實力大大增強,工業日新月異。蔣介石也想在中國實踐德國「麻雀變鳳凰」的秘方。
2017/08/19 | 精選書摘
《不自由國度的自由人》:劉曉波為何既反對政府暴力,又反對民間以暴易暴?
「不許殺人」是劉曉波從六四慘案中汲取的教訓。他不僅反對政府對和平請願民眾的武力鎮壓,也反對民間人士以暴易暴的「原始正義」。「原始正義」這個概念早在九○年代初便在他心中醞釀,隨著二十一世紀以來中國貧富差距日漸擴大、官民衝突趨於激烈,他的思考逐漸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