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8/31 | Spe Chen
往返北京與成都的貧富列車,讓我經歷了「兩個中國」
他們是城市居民中最親密也最陌生的面孔,親密於日常接觸頻繁,整個城市運作都是這群勞動者支撐。平日之於我的隱形的人口,現在浮出來水面將我埋覆,讓我可以凝視我與他們之間的異同。
2018/08/06 | 李秉芳
艾未未北京工作室遭強拆:「既是政治原因也是經濟原因」
過去一年北京以安全改建的名義,無預警驅逐城郊區的老舊建築,包括草場地附近的畫廊,這塊藝術家雲集的區域在艾未未到來後快速發展,卻成為強拆目標,因為他們往往被視為政治異議的中心。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上):「三不管」的香港九龍城寨
城寨內的街道暗無天日,頭頂可見的是看似欲墜的電線和水管,水管日夜滴水,無人修葺,邊走要邊提防被水滴到。街巷暗弄濕漉漉的,濕氣甚重,老鼠橫行,暗角隨時會蹦出一隻,和行人擦脚而過。
2018/06/21 | 精選書摘
《破梯效應》:貧窮者把握當下──所以窮
同時經歷過貧窮和富裕生活的人都能證明,生活在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裡的人,思考與行為確實有天壤之別,其中一個差別是對未來的看法。
2018/05/21 | 精選書摘
《低端人口》:送子女到歐美的上層世界 vs. 活在高風險地底的「鼠族」
在暗無天日的地底,「鼠族」家裡的照明全靠那些嗡嗡作響的日光燈,呼吸著汙濁的熱空氣,空間十分潮溼且蚊子到處飛,走廊的瓷磚表面也滿是髒黏的汙垢。夏天的雨水先是流進廚房、公共盥洗室,接著淹到共同空間,甚至房間裡。
2018/05/21 | 精選書摘
《低端人口》:離開農村尋活路,成為北京地下城百萬「鼠族」
北京的房價居高不下,於是很多勉強維生的勞工便不得不生活在地底。這批約有一百萬以上的「鼠族」擠在這城市的臟腑。他們不能登記戶口,而少了戶籍證明就無法擁有許多社會保障、健康保險,或幫孩子註冊入學等基本權利。
2018/05/12 | 陳娉婷
採訪側記:人間不失格,流浪者悲喜交集的臉
當苦難比快樂多,人活著的憑據是什麼?我想勾勒每一張露宿者的臉龐,看清他們活著的姿態和渴望,如何抓住人之為人的一絲尊嚴。
2018/01/04 | 讀者投書
我只賣兩萬元──遊客看不見的日本低端人口
北京政府驅趕「低端人口」受國際討論,但其實在外人看來乾淨、秩序、富足的東京,因為封建主義和城鄉差距,同樣充斥著嚴重的歧視問題。
2017/12/19 | 多維TW
反諷的北京排華:那些祖輩是「低端人口」的海外華人
北京近日爆發的整頓「低端人口」爭議受到國際的關注。筆者認為,而一個偉大的國家不在於經濟體量多大、軍力多強,而在於能否保證一個國家中個體生命的尊嚴不被「排」除。
2017/12/17 | Abby Huang
【影音】拍攝北京「低端人口」現場 藝術家華涌被帶走前影片曝光
北京大規模驅離外來人口,除了來自農村的勞動者首當其衝,因為北京科技經濟、金融業和招待行業而來到這裡的白領職工,以及北京蒸蒸日上的電子商務,也連帶受到影響。
2017/12/14 | 林兆彬
九年前的習近平,決定了香港今天的命運
沒有立法會的制衡,香港政府就會好像北京市政府掃除「低端人口」、清拆市內招牌般高效率。
2017/12/11 | 區家麟
是誰把憲法變成一場笑話?
最荒謬的正是,一個視憲法如無物、不准人民談「憲政夢」的政府,自己開口埋口要人尊重憲法。
維權律師倪玉蘭︰「低端人口」無家可歸,我感同身受
我看到他們被驅趕的情況我也感同身受,因為我這幾年也是受到逼遷之苦,同樣給陌生人驅趕。
2017/12/05 | 土逗公社
掃除「低端勞動力」:抽乾了血,心還能跳嗎?
距離11月18日晚北京大興區「聚福緣」公寓的火災已經兩週了。從他們的「頭七」起,北京全城開始了對外來人口聚居區的清理工作......
2017/12/04 | 區家麟
有朝一日成為中國夢的障礙,你也會被「切除」
誰知哪天,你也會成為民族渣滓中國夢的障礙,今日蟻民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
2017/12/01 | 精選轉載
十九大「勝利閉幕」後一個月,揭示中國社會的未來五年
太多結構性問題需要解決,把城中村的人趕走根本不會有用,問題不出在人身上,那是制度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在十九大的「調結構」基調下,也會成為未來五年中國政府真正hard-core的任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