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


  • 確認
  • .
2017/11/21 | 精選書摘
貧瘠乾燥的地理,促成了求知求富的「堅忍伊斯蘭」
在文化尚未發達的時代裡,聚落居民會因為天候不佳、沙塵暴或流行病而全數滅亡。有時候會因為外來的侵略者而全數被殺害。以前居住在中東的人,把這些災難看成是造物主的制裁。對這些人來說,伊斯蘭教能帶來救贖。不過,伊斯蘭教並不是自然產生的宗教。
2017/09/10 | 精選書摘
《極樂之邦》:此人死狀甚慘,以喀什米爾的標準來看也太殘忍了
穆兄會的人大都是小混混或曾勒索敲詐別人,加入軍事武裝組織完全是因為有利可圖,也很容易變節。一開始,他們的確是很有價值的線民,但後來變得愈來愈難控制。最令人敬畏的就是「黑暗王子」,當地人叫他老爹。
2017/09/01 | 賴珩佳
伊斯蘭「宰牲節」:即使無法理解,尊重卻是最基本禮節
宰牲節(Eid al-Adha)是伊斯蘭文化中的一個重要節日,但過程中必須進行的一項儀式對非穆斯林者來說非常震撼。如何看待不同文化中行為與儀式背後含義,是需要學習的課題。
2017/08/19 | 精選書摘
因為地理,德國得了軍國主義的病症,英國率先發展民主制度
地理是人類行動軋跡的開端。歐洲文明的重大源頭在希臘的克里特島和基克拉澤斯島,絕非意外;因為前者是「分出來的一部分歐洲」,它是歐洲最接近埃及文明的點,後者則是最接近小亞細亞文明的點。 兩者因其島嶼位置,數百年來得到保護、不受入侵者蹂躪,因此得以興盛。地理為國際事務造就的事實,因為太根本,我們把它視為理所當然。
2017/07/04 | 賴珩佳
印尼開齋節後首個上班日,彼此互道「請原諒我過去所犯的過錯」
週一是印尼開齋年節後的第一個上班日,正式開工前,大家會互相道賀新年。
古蹟不應該用來燒毀:2016年修復最成功的老舊建築
「巴耶濟德公共圖書館(Beyazıt Devlet Kütüphanesi)」是前陣子建築界的新焦點,於2016年獲頒世界建築節「新與舊獎項」,堪稱該年度修復最成功的老舊建築。
2017/06/13 | 英語島
全球18億人的大事:穆斯林的齋戒月
以經濟發展的觀點來看,齋戒月期間阿拉伯國家的平均GDP會掉大概4%。這來自於工作效率降低、民眾消費欲望減少、以及許多非穆斯林居民選擇在這個月出國旅遊的綜合影響。不過對一般人來說,此時不啻為一種省錢的好時機。
被權貴當作性奴的阿富汗男孩 該如何重新融入社會?
這些男孩是被他們武裝精良的主人們買來、有時甚至是綁架來跳舞、娛樂以及作為性玩物的,他們被視為權貴在其同袍間展現地位的標誌;然而,在這些男孩(被拋棄後)試著重新融入社會時,通常是以悲劇收場。
【專訪】當我們對「新疆人」的認識只有標籤,那還談什麼國際觀?
如果我們的語言只有「標籤」,我們認識一個地方、人、事、物的開始或許是標籤,但想要真的理解就必須先放下標籤。
埃及宗教改革:史上第一次,女性宣教士得以登壇宣教
史上第一次,女性宣教士將被允許登上埃及各清真寺的講道壇宣教。然而,這也引起了一些批評,「學者們,女性的地位就是在家養育小孩。……女性宣講真的是恰當的嗎?」
2017/03/06 | 精選書摘
來人,給可汗上湯:蒙古高級料理的誕生
蒙古人從一百萬散居各地的人口中聚集了僅有萬人的軍隊,他們就靠這支軍隊,創造了截至當時為止最大的帝國。就在拜占庭化的俄羅斯料理、波斯式伊斯蘭料理,以及中國儒釋道料理三者的中間地帶,蒙古高級料理於焉誕生。
2017/02/18 | 精選書摘
任何人若說伊斯蘭教的教義「與恐怖主義毫無關聯」,只不過是在玩弄文字遊戲罷了
伊斯蘭教的形上學解釋,特別不利於包容與宗教多樣化,因為伊斯蘭教徒要想直接上天堂,以避免面對最終的審判日,而殉教是唯一的方法。殉教烈士不必熬過幾世紀的時光,在地球沉淪時等候最後的復活,並接受憤怒天使的審判。
2017/02/03 | 羊正鈺
特朗普:禁7國公民入境,是為了確保「宗教自由」
競選期間倡議「美國優先」的特朗普表示,「幾乎全世界每一個國家都在占我們的便宜,以後不會再發生了。」
2017/01/31 | 精選轉載
「移民禁令」只是競選承諾的兌現?不把特朗普當一回事的注定都要吃大虧
也許特朗普和他的顧問Steve Bannon手段上有規劃欠周的地方,但這禁令不是只有兌現競選承諾這麼單純。後續值得觀察的兩個重點:美國價值觀與統合世界觀、特別是多元價值間的折衝,以及伊斯蘭與西方文明間的衝突是否會促使伊斯蘭文明更進一步現代化。
2016/12/12 | 精選影片
【影片】迎戰恐懼,征服歧視:獲選《富比士》30 Under 30 的美國穆斯林女孩
即使如何遭人嫌惡、被輕蔑對待,亞曼尼都沒有放棄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她的勇氣不只幫助自己,也感動無數他人。
2016/10/28 | 觀念座標
對抗極端伊斯蘭主義,為何法國堅持「世俗主義」不願妥協?
歐蘭德總統談論這種緊張性:「的確,伊斯蘭有問題,沒有人懷疑這一點⋯⋯但是,伊斯蘭的問題不在於它是一個危險的宗教,而是伊斯蘭想堅持它是一個在共和國之上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