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4/24 | 周雪君
全球首宗陰莖陰囊移植手術完成 美兵:再次覺得自己完整無缺
一名美兵在阿富汗戰爭中被炸掉了下體,他接受了全球首宗陰莖、陰囊和部分腹壁手術。主診醫生預期,他能在6個月左右逐漸恢復正常的性能力。
2018/04/15 | 周雪君
【空襲敘利亞】特朗普:任務達成 到底達成了什麼?
特朗普在空襲完成後表示「任務達成」,令人想起前總統小布殊,2003年在航空母艦上就伊拉克戰事發表「任務達成」的演說,結果拖了8年,美軍才完全撤出伊拉克。
2018/03/04 | 周雪君
特朗普:習近平永續主席很棒,或許美國也可以試一試
特朗普大讚中共修憲,指不介意有一天自己也做類似的事,終身當總統。
2018/03/01 | 周雪君
世界圖書日:世上5個艱苦的圖書館
《衛報》介紹了世上5個艱苦的圖書館,在言論不大自由,環境惡劣、甚至是槍林彈雨下,仍然堅持運作,安撫受難民眾的靈魂。
2017/11/15 | 周雪君
伊朗強震死亡人數增至530 奧運舉重冠軍:拍賣金牌籌款賑災
伊朗奧運舉重冠軍羅斯塔米:金牌本來就屬於伊朗人民,現在我要把它歸還。
2017/11/13 | 李修慧
伊朗伊拉克邊境7.3級地震 至少130人死亡
伊拉克靠近伊朗邊境地區發生規模7.3強震,巴基斯坦、黎巴嫩、科威特和土耳其部分地區都感受到搖晃。
2017/10/20 | FORTUNE
全球難民危機加劇 Starbucks、Airbnb等企業做了什麼?
儘管聯邦政府在幫助難民上並未扮演積極的角色,但全球發展中心強調,有些企業正在採取措施,幫助這些流離失所者或尋求庇護者(目前每122人就有一人屬於兩者之一)。
2017/10/09 | Project Syndicate
「伊斯蘭國」逐步瓦解後,如何打破中東的恐怖循環?
中東國家已經成為極端意識形態的溫床,向全世界輸出恐怖。如果它們想要恢復名聲,重塑社會和經濟健康,就必須堅決扼殺恐怖招募者的誘惑力。
2017/10/06 | Project Syndicate
庫德人已告訴全世界想要什麼,世界該如何回應他們?
伊拉克庫德人已經讓世界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拒絕認真對待他們的目標既不公平,也不可持續。
2017/08/08 | Project Syndicate
甚麼新仇舊恨,讓美國這麼討厭伊朗?
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之間的競爭,以及遜尼派-什葉派關係都需要雙方的妥協。但這些衝突中的每一方都抱有不妥協而實現最終勝利的悲劇性幻覺——只要美國(或其他主要強國)能夠為自己打一仗就好了。
2017/08/02 | 精選書摘
我們並非阿拉伯女人,自身價值並不建於男人的肯定
禤素萊在2007年開始擔任聯合國特遣北約維和部隊隨軍翻譯,任務之外,在軍事環境裡生活而有機會比常人更直接接觸到了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裡的人。作者也隱隱地察覺到了其他阿拉伯男人之間爭奪地盤似的較勁,女性不過是貨品,用來堆砌、鋪陳他們的權力與地位。
2017/08/01 | 精選書摘
可笑可憐的女性附屬思維 人生努力與目標都基於男人
作者禤素萊在2007年開始擔任聯合國部隊隨軍翻譯,任務之外,在軍事環境裡生活而有機會比常人更直接接觸到了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裡的人。她面對的,是一個停滯不前的世界;是一塊自愚愚人之地。這個地方,難以找到對女性的「尊重」⋯⋯
2017/07/12 | Kayue
洩密者曼寧讓世人知道,10年前美軍如何射殺《路透社》戰地記者
2007年7月12日,《路透社》在伊拉克的一名攝影記者及其助手被美軍空襲殺死。美軍一直拒絕公開涉事影片,直到曼寧洩密世人才能看到當日所發生的事。
2017/07/10 | 周雪君
伊拉克宣布光復摩蘇爾,百姓心中「伊斯蘭國」不會因沒有了槍聲而消失
摩蘇爾終於獲解放,全城沒有一座建築物是完整,到處都是屍體,部分飽受戰火摧殘的老弱婦孺對於「自由」的來臨,一臉惘然。
2017/07/06 | Alvin
【ISIS頑抗】無國界醫生拍攝小童救治實況
被困於舊城區的人們幾乎每天都要面對空襲、自殺式襲擊、槍擊等威脅。無國界醫生拍攝當地醫院內的照片,見到仍然不斷有受傷兒童送往醫院接受急救。
2017/06/26 | Project Syndicate
從人質危機到干涉敘利亞,伊朗不光彩往績令美國無法輕易原諒
說到底,是伊朗人決定著他們的未來。他們選擇魯哈尼連任,邁出了重要的第一步,現在,他們需要支持他採取困難重重的國內和外交政策改革。
2017/06/22 | 周雪君
800多年前落成、宣布建立「伊斯蘭國」的清真寺被「伊斯蘭國」摧毀
被炸的清真寺於1172年落成,2014年,巴格達迪在此寺內宣布成立「伊斯蘭國」。
2017/06/21 | Project Syndicate
伊斯蘭靈魂爭奪戰:影響未來十年阿拉伯世界的四股趨勢
阿拉伯世界的內外領袖不可能徹底解決這四大趨勢所蘊含的問題,尤其因為西方民粹主義和本土主義的崛起。但我們可以而且應當採取行動。關鍵是要集中力量關注社會經濟問題,而不是地緣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