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02 | 書生百用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公眾人物也有私領域︰不要讓言論自由,變成網路霸凌和干涉他人自由的藉口
溝通的基礎,是建立在雙方都有意願,而非單方向的強迫接收,當批評刪除個人臉書留言和封鎖就是一言堂時,等於也否決了個人擁有在私領域中,選擇接受觀點的獨立自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