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9/10 | 陳娉婷
新疆變「監控圍城」:中共派一百萬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監察
新疆成了「監控圍城」,境內千萬名穆斯林的護照被沒收,中共派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12至65歲人民的指紋、血液樣本、DNA、聲紋、虹膜全被採集在案。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
2018/09/03 | 周雪君
加國女子拒穿Bra上班遭解僱告上法庭:性別歧視!這是人權
加拿大一名女子因為拒絕穿bra上班被解僱,她認為公司對女員工的衣著要求是性別歧視,不穿bra是人權,決定告上法庭。
2018/09/12 | 周雪君
美國或就新疆人權問題制裁中國 環時:中國強大,不怕
傳出華府考慮就新疆問題制裁中國,包括凍結中國相關官員在美國的資產及禁止入境。
2018/10/06 | 黎蝸藤
穆拉德的經歷令人動容,但獲頒諾貝爾和平獎難言夠格
「倖存者」+「說出來」當然也是重要的和值得讚賞的,但如果一個人主要因爲自己「被動」的受難經歷,就能獲得如此多的榮譽,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受難者最大」的激進左派情結過度膨脹的誤區。
2018/11/07 | FORTUNE
在中國,臉部辨識技術正代替老大哥看著你
對於中國政府而言,這不但代表著可以在數秒之內辨識出14億中任何一位公民,並且可以記錄個別的行為以預測將來誰有可能成為威脅,成為菲利普.狄克的《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中所描述、真實世界版的「預防犯罪」。
2018/09/04 | 精選書摘
個人主義的東亞弔詭——稻米文化助長靈活自我
事實上,所有農業都助長靈活自我。但適用於整個農業的道理,在種稻一事上更為真切,因為稻子長在水田裡。
2018/08/29 | 法夢
謀殺案之謎︰警方公開審前資訊,可能影響無罪推定
假如謀殺案一定會以陪審團審訊,警方在拘捕後、審訊前多番透露各項資訊,這又是否恰當?
2018/10/05 | 李秉芳
諾貝爾和平獎揭曉:由剛果醫生和25歲「倖存女孩」共享
穆拉德是3000名亞茲迪族女性的其中一員,他曾在21歲時被IS伊斯蘭國的恐怖份子綁架,並遭受殘忍性侵虐待達3個月,成功逃脫後為其他受害者到處奔走、出聲。
2018/10/17 | 李秉芳
新疆自治區主席稱有了「再教育營」後,當地「邪氣下降」未來充滿希望
新疆發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後,越來越多的維吾爾人被捕或拘押,新疆安全支出年增近倍,至人民幣579.5億元,新疆政府去年底宣布安全行動將進行5年,直至實現「全面穩定」。
2016/03/24 | 羊正鈺
德國總統在上海踢館:共產的統治剝奪人民自主、更缺乏合法性
「一個法治國家是法律高於一切人及其政黨,視人的價值為最高價值。共產黨國家它自己就說,它的黨高於法,就是說它自己宣稱它自己是一個非法國家。」
習近平掌權5年,如何鞏固自己的權力?
星期三開幕的十九大,毫無疑問將會把習近平奉為繼鄧小平以後中國最強勢的領導人。
2016/08/29 | Kayue
加密通訊軟件不只WhatsApp及Telegram,還有得到斯諾登認證的Signal
近日WhatsApp修改私隱條款引起關注,Telegram早前亦被指安全度成疑,但其實除了這兩個軟件,還有其他安全的加密通訊程式。
2018/05/09 | 精選書摘
障礙者的愛與性:父母可以決定替智障子女結紮嗎?
數據告訴我們,智障者被性侵的比例居所有障別之冠,面對如此險峻的事實,光以「尊重身體自主」、「追求性的自由」,恐怕無法解除照顧者的疑慮。然而,沒有人能否定智障者有性需求,這也是很真實的經驗。
2017/10/17 | 王陽翎
默克爾是個什麼人?(下)——擔心「超強大」的中國出現
許多人視默克爾(Angela Merkel)為不尋常的從政者,打破了全球政壇典型浮誇虛張的型格,對此感到大惑不解,其實,只不過未能明白甚麼塑造了她的情感驅動力,或無法理解「學者」思維和態度是怎麼一回事,如果默克爾沒有遇上柯爾,極可能成為一位出色的物理學家,對一般人來說,學者追求學問的特質正正跟政界有莫大鴻溝,所以愈對政客的印象定型,愈無法了解她,實質根本不難。
2016/06/14 | 阿捷
有權利就有義務? 有貢獻才有權利? 我們不能把「權利」當成籌碼去交換
把權利與義務視為互惠關係,以為有權利就有義務,是曲解了權利的意思。我們可以透過法理學家及哲學家的分析,重新了解「權利」是甚麼。
2016/09/03 | 觀念座標
在中國遭禁、卻受英國西敏國會邀請的選美皇后林耶凡
林耶凡說:「我是25歲的戲劇系學生,不可能對中國政權造成任何威脅。」她又說:「但我後來了解到,他們害怕中國人民會在電視上看到我。看到希望的光芒。看到一個其實跟他們沒什麼了兩樣的女孩子可以有如此鉅大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