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4/28 | 讀者投書
從林奕含身上,看見那些被迫符合社會期待的「超級小孩」
「成為創作者之前,林奕含身上已沾黏著各種標籤。『漂亮滿級分寶貝』、『怪醫千金』,接著還有『精神病患』。已經被放上網的,無法再刪除,會以各種形式在生活之中流竄;就如同已經發生過的,不可能無痛還原。」
2016/11/13 | 精選轉載
傳統媒體正瀕臨死亡,討好政客是飲鴆止渴的最後一帖毒藥
與其討好少數政客,不如標榜中立,爭取更大的讀者群,這是「客觀」媒體的由來。但這有影響力,且至少表面中立的媒體,近年來又再次因為科技而發生改變。
2016/11/09 | 精選轉載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選前民調和實際開票結果,居然有這麼大的誤差?
無庸置疑地,美國多數媒體對於特朗普的負面評價,讓部分選民難以在民調調查中表態支持特朗普,因為這似乎太過難堪,且坐落在主流民意的對立端。也因此這些民意在民調中,就無法被準確取樣。
科學家解釋為何接吻要閉眼?研究才沒這樣說...是媒體自己腦補
前幾周台灣各大報+電視台都報了一則「為什麼接吻要閉眼」的新聞,但這新聞一聽我就覺得不合理啊,仔細一看內文,都明寫了研究並未實際研究親吻。
2015/10/31 | CITYZINE城市誌
一個香港女人在前線:獨立記者張翠容的戰場體驗
張翠容是華語世界中少見的戰地記者,曾走訪中東動盪地帶,對於國際事務有敏銳的觀察和獨到的見解。這名個子嬌小的女子,是如何隻身行遍烽火天涯路?
2015/02/04 | 周雪君
明報總編變卦抽稿變延期刊登 週五回應專欄批評
明報總編鍾天祥深夜換掉六四頭條後,再抽起批評他的專欄文章,作家歎公眾輿論再被閹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