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27 | 羊正鈺
安倍7年後再訪中國:再借熊貓之外,如何達到「中日關係正常化」?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自25日起抵達中國展開3天正式訪問。日本時事社報導,雖然中日兩國現在走近,但橫在中日之間還有許多問題懸而未解,這包括釣魚台列嶼、東海、北韓非核化等。
「一帶一路」下的新疆城市近況:烏魯木齊與霍爾果斯
中國推動一帶一路不僅是要拓張國際市場,也是為了解決國內產能過剩的危機。我們實際到新疆地區觀察中國政府推動一帶一路的狀況,包含烏魯木齊與霍爾果斯。然而在烏魯木齊,隨處可見的不是強調貿易流通的標語,而是呼籲不同民族應齊心協力的宣傳口號。
2018/09/24 | 羊正鈺
馬爾代夫大選:「親中」強人總統恐落馬,反對黨宣布勝選
馬爾地夫長期夾在盟友中國與印度之間,現任總統雅門風格較親中,靠著鉅額的中國貸款來建造基礎設施,而對手索里的立場則較為偏向西方與印度。流亡海外的前總統納希德直呼印度洋冷戰正在醞釀。
2018/08/28 | 余杰
習近平的中國夢,包含一個「內亞帝國」夢
習近平掌權以來,中國夢、亞投行、一帶一路、南海陳兵、四處收買和偷技術,在亞、非、拉的勢力擴張,都是要復興這理念中的天下帝國,等於伊斯蘭文化中的哈里發國。
【一帶一路受挫】馬來西亞宣布取消百億美元中資鐵路計畫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宣布取消與中資合作的東海岸銜接鐵路、蘇里亞策略能源資源的合約工程。他會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之後堂表示,「我們不希望見到新型態的殖民主義出現,因為貧窮的國家無法與富裕的國家競爭」。
2018/08/02 | 周雪君
批評習近平「大撒幣、充闊佬」,退休教授直播電話訪談中途被帶走
向來敢言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在接受美國之音直播節目的電話訪問時,被公安闖入家中,強行帶走。
2018/07/24 | Abby Huang
鐵路未起好,巴基斯坦先欠中國債 ── 一帶一路成歐亞非8國債務陷阱?
中國的「一帶一路」目前有大約70個國家涉入,但卻被西方國家批評是「債務陷阱」,讓歐亞非的國家深陷債務危機,重新思考當初簽訂的合作方案。
2018/07/09 | 周雪君
為什麼在香港工程師極渴市薪水卻那麼低?——一位IT創業家的觀察
常言道一件事的成功要靠天時地利人和,在IT創業家岑棓琛眼中,香港的創科業有機遇、有需求,就是人的因素上有點不順。
2018/07/05 | 區家麟
香港新聞業「理想的年代」
「〈理想的年代〉就是要講清講楚,讓後世知道,香港傳媒人曾經有過美好日子、有過理想可以實踐的年代,這本應是五十年不變的一部分。」
2018/07/05 | 周雪君
港產App王趙子翹:香港不會只有騰訊和小米
Cherrypicks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趙子翹分析startup公司最重要成功因素,以及香港創科界前景。
2018/06/04 | 精選書摘
中資誘惑:斯里蘭卡如何在中國陰影下求存?
據估計斯里蘭卡總共向中國借貸了80億美元,利息最高為6%,並不算低。而這些建設由中國工程公司承包,機具甚至工人都由中國帶過來,本地勞工受惠的比例很低。
2018/02/17 | Abby Huang
國家級種族歧視:中國春晚如何一幕惹怒海內外觀眾
在中國,不經意表現出來的種族主義很常見。除了2018年央視春晚,2017年武漢一間博物館,也將非洲人民和動物的照片並陳。
2018/02/13 | 精選書摘
「中國人滾蛋!我們不怕你!」——2011年中國如何失去緬甸?
近年,北京開始了解為何中國強大的經濟以及地緣政治野心,會在東南亞各地被視為威脅。緬甸絕不是唯一一想掙脫中國巨大吸力的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在密松水壩受阻之後兩年提出,其一目標就是說服中國的鄰國與她合作是互惠互利的事。
2018/02/01 | 鄺健銘
「印度洋—太平洋」戰略(上):來自美日印澳的「抗中」意識
美、日、印、澳抗中的意識,為建構「印太」概念與建立相應的區域聯繫提供理由:美國擔心中國會削弱其世界影響力,澳洲希望享受中國崛起的亞洲利益,亦同時能夠利用美國制衡中國。
2017/11/02 | 多維TW
華人「族群優越感」 兩岸與東南亞繞不開的高牆
當華人世界談到東南亞時,印象除了落後,還有排華。無可否認東南亞當地的主流族群的確有對其他族群種族歧視,不過華人自身的族群優越感,亦稱「大漢族主義」也使自身有對他族歧視的狀況存在。
2017/09/05 | 財訊
中印洞朗之爭背後的南亞戰略風暴:都是習近平「一帶一路」惹的禍?
習近平上台以來強推「一帶一路」,在印度國安界人士眼中,早已對印度形成夾擊。 洞朗之爭放在這個脈絡下來看,就不僅僅是一場單純的領土糾紛了。
2017/07/20 | 馬龍
【漫畫】誰說我去海邊一定悼念劉曉波?
香港漫畫家馬龍,定期創作漫畫作品,思考話題不失趣味幽默。
2017/07/07 | 彭振宣
中國強硬外交的背後(下):「大國復興」須承擔的兩種風險
習近平在執政正當性危機的壓力下,將不得不討好中國內部的民族主義民粹。但這種民粹式的「強國復興」主旋律,最後將很可能替中國的全球戰略佈局帶來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