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9/01/04 | 照護線上
認識心臟病警訊:女性心臟病發有可能根本不會胸痛?
常有人忽略了心臟病發警訊,而錯失搶救心臟的時間。今天就來請大家留意並認識這些症狀。
米奇老鼠緊張了!1923年的美國電影、書籍與歌曲正式進入公有領域
2019年1月1日,1923年的美國電影、書籍與歌曲得以正式進入公有領域。包括查理.卓别林的《朝聖》等多部電影都可供所有人免費複製、展示與演出,且無需支付任何版稅。
2019/01/03 | TIME
研究證實「低碳水飲食」有助控制體重,但適合每個人嗎?
今年初的一項大型研究也發現採低碳飲食和低脂飲食法的人,一年下來減掉的體重差不多。不同的飲食法幫助不同的人成功減重,因此研究認為沒有一種飲食法是「最好的」。
2019/01/03 | TIME
全球首位接受「死者子宮移植」而誕下的女嬰1歲了
過去其他成功經驗接受的都是活體器官捐贈──通常是由女性將子宮捐贈給沒有子宮的閨密或是家人。而《刺胳針》中的案例在2016年12月發生於巴西聖保羅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它不僅是全球首次接受死亡捐獻者移植且成功生產的案例,更是拉丁美洲地區首見的子宮移植。
在「貪污零容忍」的新加坡,貪1塊錢可能賠上10萬元
在新加坡,貪污沒有金額多與金額少的區別,即使貪一塊錢,也已經觸犯貪污罪。
擺脫刻板印象,重新了解日本江戶女性的魅力與活力
脫離刻板、固定的印象迷霧,我們不妨近距離地看看那個日本史上少有的太平時代裡,日本女性,尤其是庶民百姓家的女性的行動狀態,好讓我們擺脫「教科書式」的認知,重新對江戶日本的社會進行了解。
2019/01/03 | 林彥邦
假如台灣「被統一」
觀乎香港21年的一國兩制,假如台灣被統一,政黨、候選人被DQ,解放軍進駐台灣「體現主權」,開放陸人移居台灣,建立「台海兩小時生活圈」......都可能一一實現。
我不能開名批評的「負離子衣服」
有一些頗具規模的機構在香港以天價售賣一些完全沒有任何醫學功效的「負離子衣服」,不斷散播錯誤及虛假的醫療概念和知識給病人和長者。
2019/01/02 | David Tang
「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所以我坐了趟高鐵
我不會說高鐵沒有用,但這條區域快線的成本效益嘛,頂多只有特府當年吹噓的三、四成左右了。
2019/01/02 | 健康醫療網
狂打噴嚏停不了,如何分辨是「感冒」還是「過敏」?
過敏性鼻炎最典型的症狀為打噴嚏、鼻塞、流鼻水、鼻癢;另外還有眼睛紅癢、流淚、喉嚨癢、咳嗽、黑眼圈、頭痛等,以上症狀在早上、晚上會特別明顯。過敏性鼻炎與感冒症狀相近,有時很難區分。
2019/01/02 | 波昂刺刺
Netflix互動電影《黑鏡:潘達斯奈基 》:遊戲的影像化與觀眾的主體性
《黑鏡:潘達斯奈基 》是罕見的互動電影,創造出銀幕電影未能企及的觀眾主題性⋯這種新穎觀影模式,但這對老古版的觀眾來說十分惱人。原因在於2選1的時限僅僅10秒,你若不選擇就會系統自動選擇,這設計使得觀眾難以心情平復。
2019/01/02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在聖誕節紀念巴尼?從高達《口袋裡的戰爭》檢討軍國主義
最近幾天有很多人在談論納粹德國,從《口袋裡的戰爭》來看,要避免戰爭這樣的邪惡事情發生,就只有認真面對並討論戰爭的前因後果,未曾接近戰爭的我輩才能讓歷史成為經驗。
2019/01/02 | 劉威良
身體解放:德國啤酒「芬蘭浴」給我的迷醉與勇氣
很多人到德國,知道要喝大杯豪邁的啤酒,但在德國的芬蘭浴也有啤酒可以享用,這樣的狂想,可能很少人知道。
2019/01/02 | 周家盈
三藩市Dog Eared Books——有暢銷書, 也有「滄海遺珠」
如果你來旅遊,剛好碰見一場分享,不妨放棄餘下行程,坐下來跟當地人進行一場文學討論。
2019/01/02 | 張耶斯
穆斯林不願和以色列人踢球,就是「反猶太」嗎?
被球迷稱為「埃及美斯」的沙拿,最近因為要求球隊不要引入一位以色列籍球員,而捲入了「反猶太」的風暴,但這條在歐美國家踩不得的大紅線,真的可以這樣二分法嗎?這位「埃及良心」真的是種族歧視者嗎?
為何女性主義者反對乳房上「打格仔」?  
假設電視台播放一段歧視黑人的廣告,難道把黑人的皮膚跟捲髮等特徵都打上馬賽克,會看起來比較種族平等嗎?如果不會,那把女性乳房打上馬賽克,難道就能解決物化女性問題?這個標準是不言自明地荒謬。  
2019/01/02 | 精選書摘
《余光中美麗島詩選》:雨,落在高雄的港上、控訴一枝煙囪、廈門街的巷子
余光中新詩創作七十年,上千首的作品,其中以台灣為主題的詩作約一百五十首,散布於不同時期,也涵蓋他一生各式的風格技巧,陳幸蕙從中挑選一百首,組合成《余光中美麗島詩選》,呈現余光中詩作中熱愛台灣之情。
2019/01/02 | 志鋒
中國律師見聞錄:相信「依法治國」的下場,就是丟飯碗蹲監獄
律師職業特點,決定律師是制度內天然的反對者,這也是律師職業的價值所在。一個正常的法庭,不能缺少律師的「我反對」;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能缺少異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