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確認
  • .
2019/01/23 | Kayue
《絕對安全保證書》顯示反疫苗分子如何誤解「風險」
有反疫苗組織草擬《免疫針絕對安全保證書》,要求醫生、護士確保「絕對安全」才為子女接種疫苗,這反映了他們對「風險」這概念並不熟悉。
2019/01/23 | 精選書摘
中式菜餚結合馬來人飲食的菜系:娘惹料理
國人對緬甸菜或許感到陌生,除了自己烹煮,亦可至新北市中和區的華新街(亦稱緬甸街、華僑街)嘗試,該地在民國70年代有不少緬甸歸國華僑居住,這裡不僅有緬甸菜,尚有雲南料理、多國南洋食品。
2019/01/23 | 精選書摘
《懶得教,這麼辦》:「我們家沒有零用錢」,不只小孩沒有,大人也沒有
整體來說,在我們家裡,「家庭所得共有」制度並沒有對小孩帶來什麼壞的影響,我們家小孩並沒有因此而成為一個「偏差」的人。
2019/01/23 | 精選轉載
「男人最好的模樣」公關災難:吉列剃刀新廣告為何滿是負評?
吉列刮鬍刀新廣告,收到慘烈負評。支持者批評其背離品牌精神,認為是對男性的歧視。對於涉及的議題,其結論又過於簡單粗暴,是場公關災難。
2019/01/23 | 精選書摘
《他們先殺了我父親》:我們需要她,而她必須為柬共效忠!
這是柬埔寨女兒黃良的回憶錄,也是所有柬埔寨人民心底最沉重、悲痛的過往。她寫下深刻的記憶,真實地揭露紅色暴政的真相,也展現了生命的堅韌,提醒每一個人都不應忽視世界上正受苦的人們,我們都可以付出那麼一點心力,一同為阻止悲劇而努力。
2019/01/23 | TIME
2019全球十大政治風險:放心,世界不會一夕間天崩地裂
英國脫歐是2019年的巨大風險,因為一切會安然無事與一切會一敗塗地的可能性一樣大,而現階段我們真的無法預料事態會朝哪一個方向發展。英國人甚至無法好好地預測政治風險。
加油就是add oil:《牛津英語詞典》收了幾個中文詞語?
《牛津英語詞典》這詞彙終極寶庫,究竟一共收錄了多少源自中文的詞語?我的答案是,500個左右。
2019/01/23 | 時報藝術線
安徒生童話《影子》:村上春樹的私房寓言
人類到底是什麼樣的生物啊?我一點也不能認同。妻子與丈夫間、雙親與子女間、大家都做了什麼好事啊⋯但我卻把這些寫出來、直接寄給當事人。這麼一來,凡是我所到之處、都會掀起一陣恐慌。人人都對我的存在感到害怕,卻又爭著向我獻媚。
除了創作繡畫,刺繡還能用於開發「心臟支架」?
我先在日本學習刺繡,後來前往俄國學蕾絲刺繡及修復,針法一直是我最主要的研究。全球刺繡針法約略近1600個,分析後畫成解剖圖約1200個,在布上實做成一枚一枚的針法則約有1000個。我常想,這些手工針法除了在布上刺繡外,還有什麼用途呢?其實有如此想法的不只我一人。
2019/01/22 | 林兆彬
滿分電影《G殺》:香港年輕世代的絕望控訴
「對港產片來說,我相信《G殺》的題材和強烈風格都是前所未有的,更成功平衡了商業性和藝術性,開創出港產片的新格局,誓必成為近年港產片的代表作。」
2019/01/22 | Project Syndicate
總統落選人提出「選舉無效」,民主剛果的命運仍懸而不決
選舉前夕,人們普遍認為現任總統卡比拉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住總統大位,剛果軍人干政的傳統亦同,大選的贏家齊塞克迪必須得到將軍們的認同才能確保政權穩定,因此儘管在選前誓言鏟除貪腐,他可能還是得向現實妥協。
2019/01/22 | 精選書摘
《80/20法則》:關鍵少數 vs. 無用多數,向混沌理論找答案
80/20法則所要說的與混沌理論雖不同,卻相輔相成。它告訴了我們,在任何一刻,任何占多數的現象會受到少數因素或角色的影響:百分之八十的結果來自百分之二十的原因。有一些事很重要;其他大多數的事並不重要。
idk、ttyl、smh⋯⋯這些外國人常用的網路英文縮寫是什麼意思?
外國朋友傳訊息好像火星文?懶得打一串句子卻不知道怎麼縮寫?這篇要來介紹幾個常用的英文縮寫。
2019/01/22 | 江河清
民族血緣辯論可以休矣,國家認同從來就不需要血緣背書
就像我們可能會避開一些惡毒的親戚,卻會親近沒有血緣的好朋友,民族血緣的近或遠也不能說明認同實踐的差異。回過頭來說,不論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血緣關係有多遠或多近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雙方實質的互動關係。
只剩兩個人會說的失落語言:尼泊爾庫桑達語
庫桑達人的祖先做為游牧民族,曾於叢林以及洞穴中生活,目前庫桑達人已於村落定居。過去他們只有在乞食時會進村裡,也有許多庫桑達人對於顯露出他們的姓氏感到困窘,因為他們仍舊被當成是「來自叢林的人。」
2019/01/22 | 林超英
印刷品「加塑」潮流泛濫成災
「加塑」的紙張是浪費了的資源和不必要的垃圾,逐漸泛濫成災,我們必須及時遏止這個「加塑」潮流。
2019/01/22 | 精選書摘
《文具的品格》:來自德國的鉛筆傑作Mars Lumograph為何長銷日本?
有個名叫施德樓(Friedrich Staedtler)的鉛筆工匠擺脫了過去的分工式製程,開啟了鉛筆一貫化生產的作業方式,並持續製造出各款鉛筆,其中堪稱極致佳作的「Mars Lumograph」長銷超過八十年,其誕生背景是為了回應另一款由對手生產的鉛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