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 確認
  • .
2019/02/12 | 精選轉載
台灣機師過勞駕駛早已全球聞名:下墜9000公尺的華航006班機事件
華航機師春節罷工,訴求機師不要疲勞駕駛。其實,翻開歷史,台灣人過勞開飛機早就全球聞名。那一年的除夕,還曾讓200多位乘客一起在高空翻滾,上沖下洗9000公尺,刺激驚恐程度超越大怒神,差幾十秒就要衝進太平洋,被網友堪稱世界首次接近音速的客機實驗,把民航機當戰鬥機來開。
2019/02/12 | 精選轉載
在倫敦念研究所的時候,我的老師罷工了
2018年3月,英國大學的教師因為退休問題而發生抗爭,正在倫敦就讀研究所的作者正好見證「老師罷工」的過程,甚至爆發流血衝突出動救護車,但在法國人的眼中,這種朝十晚五的罷工,其實只是小菜一盤。
當「網絡強國」遇上假新聞:中國網絡空間的資訊亂象
至2018年6月為止,中國國內的網路普及率已經達到57.7%,網路用戶人數突破8億,堪稱為「網路大國」,而觀察當前的中國網路生態,可將其中五花八門的假新聞概括為兩種主要類型。
指鹿為馬政治學︰重複明顯失實的謊言 真正目的不是要你信
當我的政治對手認定你的頭髮是黑色的時候,我或許應該認定你的頭髮是紅色。為什麽他要管「黑」叫做「黑」?難道我不能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並且從你那一頭烏黑的亮發裏面看出「紅色」嗎?
2019/02/12 | 橫議拉美
藉委內瑞拉危機擺脫「石油綁架」,中國將因禍得福?
「馬杜羅已經證明了,他將操縱任何敦促談判的呼聲以有利於他那方,且他經常使用所謂的對話爭取時間……與馬杜洛對話的時機早就過了。」情勢如往不利馬杜羅的方向發展,其下場有4種可能。
2019/02/12 | TIME
馬丁路德金鮮為人知的「越南演說」
馬丁路德金所理解的是,戰爭不僅摧毀了美國的特質,而且摧毀了美國士兵的性格。諷刺的是,它還成功地在越南創造了一種美國的種族平等,因為黑人和白人士兵對越南人「一致地殘酷」。
2019/02/12 | 精選書摘
《民主會怎麼結束》導讀:民主雖然容易著火,但也比任何制度更能滅火
《民主會怎麼結束》充分展現了劍橋人的特色,提醒我們,這一波批評民主的聲浪其實是二○○七到○八年金融危機的後遺症,性質不同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的經濟大恐慌,且此時的美國也和當年的德國不可同日而語。
2019/02/11 | 精選書摘
《微積分之屠龍寶刀》:用一個實際的例子讓你搞懂「極限」
「你真的把我給惹毛了,我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然而你有沒有覺得奇怪,「已經到極限」到底是什麼意思?
2019/02/11 | 愛長照
老人特有的自在:談工作、春夢,也談死亡的《布拉格練習曲》
願我到了喬瑟夫的年紀,還能像他這麼有趣:對人保持熱情,對生命依然擁有熱情,對人性不失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認為真正的終點始終還很遠。
2019/02/11 | 李修慧
匈牙利鼓勵生育:生4胎終生免交稅,買車、買樓有補貼
匈牙利的催生政策還包括,40歲以下,初次結婚的女性能申請約新台幣108萬元的無息貸款,生2個小孩後,就能免除三分之一的貸款,生3個小孩,貸款可以全額免還。
失戀後,正是一個人流浪的好時機
關係結束不代表我被拋下、被遺棄。我不需要得到別人的關注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只需要注意自己的感覺就好了。重新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透過旅行中的大小瑣事,照顧自己的食衣住行,該去哪裡、下一步如何決定,掌握主導權的同時也找到獨處最適當的節奏。
2019/02/11 | 精選轉載
【插畫】貓的興趣︰詐騙、在寒冷早晨睡給你看、嫌棄你
只要看到貓咪汪汪的大眼盯者我,聽見喵喵兩聲證明他還愛著我,什麼苦我也能吃。
2019/02/11 | 史丹福
從醫學到天文學:血液中及天上的鐮刀
血液中的「鐮刀型細胞」殺人如麻,令人聞風喪膽,天上卻有另一個令人嚮往的美麗「鐮刀」——「獅子座大鐮刀」。
5個改善To-Do List的秘訣,讓你提高成就感又減少壓力
以下為5個改善To-Do List 的秘訣,讓寫在行事曆的每一項工作都可以確實地完成,提高成就感,也減少壓力。
2019/02/11 | TIME
今天的百老匯女主角,曾是患恐慌症的華爾街雇員
我們經常被事物困住,那是因為我們太安逸了。即使喜歡自己的舒適圈,也要往外踏出去——這個決定非常、非常可怕。但我之所以離開,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可以辦到。
2019/02/11 | 李修慧
罵「金主」?土耳其斥中國「再教育營」是人道恥辱
土耳其執政黨之所以轉變立場,對中國新疆議題發出強硬指控,是因為土耳其選民已經開始對此感到不滿。而3月底,土耳其將迎來地方選舉。
2019/02/11 | 精選書摘
《大夢兩千天》:睡眠時不能防禦、覓食、繁衍,為何動物仍需要睡眠與做夢?
假如睡眠和做夢沒有極重要的生物性功能可執行,這兩件事可就是自然界最笨的安排,無謂浪費的時間最多。睡眠中的動物不能防禦掠食者的襲擊,不能覓食,不能繁衍後代,不能保護自己的領域和子女。可是,生物界經歷一億三千萬年的進化改變之後,極多的物種依舊保留睡眠與做夢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