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人在囚籠:鐵窗背後的吶喊

2018/10/16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2017年八月,雙學三子、反新界東北撥款抗爭者相繼入獄,是本地首批年輕政治犯,監禁長度動輒達1年,及後旺角騷亂本土派青年因暴動罪入獄,刑期更長至最高7年。因上訴得直,這「13+3」名社運人在半年前出獄,揭露懲教署的不人道對待及虐囚事件,意欲為身陷苓囹圄的無勢者充權。記者把採訪範圍擴至其他青少年及成年釋囚,發現社運人的見聞已是「被漂白」景像,真正的酷刑及意志打壓遠惡於此,包括痛打私處、命令人扮狗吃飯、用心理計分化囚犯、連坐處罰等。除了受到高度關注的少年監獄外,本專題將進一步探討極度重犯的生存及假釋權、女性囚犯的日常困境、囚犯被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的遭遇,希望每一個被人遺忘的角落都能重新獲得關注。

如何閱讀令人驚訝的健康新聞

2018/09/04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不少跟健康新聞都非常嚇人,往往說這種日用品致癌、那種常見物質危險等等,本系列專門查證有關新聞及消息,有些是標題黨,有些是內容過份誇張,有些源於誤解,也有些根本是流言。希望透過這些例子,令讀者能夠在閱讀健康新聞時,仔細檢視其內容是否可靠,減少失實訊息傳播。
爭排名、追國際化,香港八間資助大學,投身在功利主義的淘汰賽中,勝者方能飽攬更優異的學生。但另一邊廂,教學質素卻毫無尺進,甚至有倒退之慮。為了力谷論文數量,大學管理層不惜集中資源,聘請國際知名教授。講師成了幫教授「補位」的替工,卻因不被重視及節省開支,被迫全職變兼職、兼職變散工,薪水倒退一半或更多,而這現象在專上院校界,則早已是市場機制下的常態。專題記者訪問幾位專上及大學講師,探討高等教育的意義、講師如何受到不公平待遇,以及進一步解構為何人文學科成了裁員重災區。

若松孝二映畫世界:情色、暴力與政治

2018/05/31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若松孝二的電影「語不驚人死不休」,不倫戀、畸戀、扭曲性慾、偷窺癖泛濫橫行,於60年代曾惹來衛道之士抨擊,代表作《隔牆有秘》入圍柏林影展時,更曾被日本主流的影業同盟抗議下架。觀看他的電影,總會感受到一股暴烈與虛無,邊緣人或弱者在絕望下無奈犯罪,年輕人更是苦悶而無所作為,困在密室裡只能靠性慾發洩憤怒。在看似毫無章法的情色和暴力裡,若松孝二滲透了很深的時代關懷、對人性黑暗面的叩問、對當時學運及安保鬥爭路線的探討。關鍵評論網精選幾套60年代若松作品,為你逐一解構。
《本地蛋》/《十年》(2015)

本土電影新勢力

2018/03/16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十年》奪得2016年金像獎最佳電影,標誌港產片「本土」意識達至高峰:凡涉及政治、社會題材,或全港人班底的電影,皆受到空前重視。坊間,獨立電影亦百花齊放,大量後雨傘紀錄片湧現。《一念無明》和《點五步》為「首部劇情片計劃」打響頭炮後,一系列以邊緣、弱勢社群為題,或偏鋒議題的電影跑出,由政府出錢、港人出力,培養新一代電影人。同時,一些投身於合拍片的名導演,亦嘗試在主旋律中加入香港元素。本專題集中探討「香港電影」的走勢,並走訪一些80後、90後的新晉導演、編劇和演員。

彩虹群像

2018/01/15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1978年,代表LGBTQ的彩虹旗第一次在美國舊金山上空飛揚。旗幟最初有八種顏色,代表性慾、生命、治療、陽光、自然、藝術、和諧、精神,歌頌性小眾雖是少數,但生而為人,也應為一己的獨特之處感到驕傲。40年後,在性別平權步伐落後的香港,這面旗幟依然未被高掛。台灣將邁向同婚平權,香港卻連最基本的《性傾向歧視條例》也未諮詢。記者走訪多位來自不同界別、階級的LGBTQ人士,讓大家看見他們如何在社會每一角落發光發熱。(photo credit: 女角LesCorner)

小店風景,和流連忘返的人

2017/10/17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這年頭,許多小店紛紛結業,港人總會搶著排隊湊熱鬧,只為趕及在落閘前懷緬一番。但一轉眼,他們又打回原形,以便利及舒適之名,光顧大型連鎖商店,買血汗工廠所製的恤衫、吃貴價的領展蔬果、喝不公平貿易咖啡。然而,在高牆的對岸,有一批獨立小店正在掙扎求存;它們以最低的成本經營,外觀或許稱不上精緻,有些更是隱身小巷的夜冷店,卻實在地改變了我們日常街道的風景,為消費者提供多元的選擇。關鍵評論網採訪了幾間本地小店,希望能喚醒讀者對它們的關注,並看見進駐這些小店的身影,是如何被連結起來的。

回流的港人

2017/07/03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近年來,香港被不少經濟、社會以及政治議題上的陰霾所籠罩,這顆曾經璀璨亞洲的東方之珠似乎也逐漸變得黯然失色。面對高攀不起的樓價、了無盡頭的政治鬥爭、壓力過剩的社會氛圍,「有心無力」大概是當前社會最好的形容詞,而對於被社會成為「廢青」的年輕一代,希望並不寫在他們的字典中,移民也再次被他們視為唯一的出路。 然而,在這座貌似絕望的城市裏,有一群從外國回流的香港人選擇重新認識她,發掘她被埋沒的美麗。到底是什麼讓這群人重新回來?而他們眼中的香港又有什麼不同?透過和四位回流人士的訪談,讓我們一窺香港對他們的吸引之處。

鄉師自然學校:小山坡上的教育革命

2017/06/14

TheNewsLens 自製專題

師生齊聲罷考TSA?課程由學生任選?生活公約代替校規?浪遊學習多過坐在課室?對住樹木多過對電腦?——在功利現實的香港,這套教育模式似乎是天方夜譚,但在屯門一座小山坡上,有一間隱世小學正在悄悄地起革命,堅持「不補課、不操練、不催谷」,只希望學生能做一個善良、悅學和愛護大自然的人,真正把「求學不是求分數」進行到底。這所如烏托邦般的小學,叫鄉師自然學校,是香港第一所體制外小學,重視學生自主多於聽話、欣賞創意多於守規、愛好自然多於科技,一反主流的填鴨式、威權式教育生態。到底這種教學法在香港行得通嗎?自校培養出來的孩子是怎樣的?畢業生又能否適應主流中學?記者將採訪多位自然學校的持分者,為你逐一解構。
Illustrated by: Wilson Tsang
在楊德昌導演最後一部作品《一一》中,男主角談過一場戀愛後,突然聽懂了世間所有的音樂,縱然情人離開了他,音樂開啟了的藝術靈魂卻永恆留下,他感慨地說了句:she left, but her music stays with me. 欣賞楊德昌的經典電影,我們得到的觀影經驗也是相近的,他留下了八部半作品,主題恢宏而深刻,有描繪國族及青春焦慮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有批判中國儒家傳統的《獨立時代》、有審視都市人疏離與不穩的《恐怖分子》,也有意境深沉而致遠的《一一》……導演已離開了我們,他的精神、夢想、靈魂卻依然在銀幕流傳下去。適逢楊導逝世十週年,記者走訪了與楊德昌緊密合作過的編劇、演員和伴侶,希望從他們的口述中,重遇楊德昌的創作情懷,以及看看楊導在他們心中留下怎樣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