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彩虹群像

民間團體成功申辦Gay Games:不分性向,快樂比賽就好!

2018/01/31 , 採訪
陳娉婷
photo credit:Gay Games申辦委員會
陳娉婷
迷信文字的人。

香港擊敗美國華盛頓及墨西哥瓜達拉哈拉,奪得2022年的Gay Games(同樂運動會,下稱同運會)主辦權,是亞洲第一個城市獲此殊榮。

然而,由競選到贏得主辦權,港府至今未作任何表態。雖然同運會將為香港帶來10億收益,但特首林鄭月娥於去年10月拒絕祝賀,以一句「我是天主教徒」冷淡回應港隊的勝利。目前表態支持的政府部門,只有平機會及旅遊發展局。

申辦委員兼女同志NC曾遠赴巴黎,參與最後三強的角逐。她表示,外國申辦團隊大多由政府牽頭,如美國隊派出華盛頓州長Muriel Browser,飛到巴黎於最後一輪篩選大會為團隊發言,以示財政及設施上全力支持同運會。

NC苦笑說:「香港是罕見的、政府沒有帶頭的隊伍。」香港申辦團隊共13位成員全部來自民間;記者找到其中三位委員,談談如何在政府冷待下,積極爭取到主辦權。

IMG_4801
photo credit: 陳娉婷
3位皆是申辦團隊的委員,左起為小風、NC和Donald。
57f465c1-27dd-4902-828a-91c8ead8eaa4
photo credit: Gay Games申辦委員會
(圖中)NC遠赴巴黎匯報在港舉行Gay Games的優勢,圖為她在最後一輪篩選的歷史時刻。
Gay Games:推廣「快樂至上」的體育精神

奪得主辦權至今,Gay Games引發的最大爭議是:奧林匹克運動會也沒有限制同性戀選手參賽,為什麼要另起爐灶?

申辦委員、業餘羽毛球手Donald說:「奧運是優才運動,你要pass到某標準才能入圍。但同運會是開放的——只要有位,你就能報名。」

另外,奧運縱然歡迎任何性向人士參賽,但其體育精神的歷史意義,主要是不分民族、種族、國籍比賽,以運動場上的軟實力競技,代替戰場上的殺戳,換來世界的和平和友誼。

但在性別及性向上的友善,還是主力依靠1982年成立的Gay Games來推動。在奧運會上,國家挑選出精英參賽,但同樂運動會則以「由下至上」的形式,歡迎任何對比賽感興趣的人報名,沒有能力或性向的限制,還額外加設了「social/recreational」的最低一級難度。

「有人說Gay Games只開放給同志,但『同樂』的意思是everybody joins together,任何性別認同及性向人士也可參與。」Donald說。委員會內閣也如彩虹光譜,有運動員、文化藝術人士、男女同志、跨性別者、異性戀者等。

簡言之,Gay Games的「Gay」意指「快樂」,主張一種新的體育精神:贏或輸都不是最重要,能帶走的只有快樂,以及透過混合賽的模式,去除對性小眾偏見和恐懼。

01b477ac-0311-4bc4-8a1a-45907672a08d
photo credit: Gay Games申辦委員會
Nancy到巴黎比賽的旅費也是由商界資助,政府完全沒有支持。
體育精英賽背後,同志選手仍承受巨大壓抑

2016年巴西里約奧運,共有49名運動選手「出櫃」,這數字遠高於2012年倫敦奧運的23名選手。在鎂光燈前,同志亦不諱忌與愛人親熱,跳水選手Tom Daley獲銅牌後上傳與未婚夫的恩愛合照,引發一時熱話。

但最歷史性的一刻,還是在女子欖球賽的頒獎禮上,義工Majorie Enya當眾向欖球選手Isadora Cerullo求婚,隨後兩人擁吻長達一分鐘,全場觀眾拍掌歡呼,可說是同志在國際場合贏得婚姻認同的重要一役。

然而,香港同運會申委會成員、性別酷兒兼健美運動員小風則表示隱憂:「在一些較陽剛、全男班、團隊型的運動如籃球及足球上,男同志仍然不敢出櫃。基於性別定型,男同志的能力可能被質疑,覺得你好sissy(女人型)。」

c12fca40aaaf4865a410dc4b8724c932
photo credit: Themba Hadebe/AP/達志影像
Majorie Enya當眾向欖球選手Isadora Cerullo求婚。

記者翻查資料,發現在一些強化性別定型、頂尖級別的精英運動比賽,如英超或NBA等,「出櫃」選手的數目極低,又或在退役前後才敢「出櫃」。

目前已出櫃的NBA運動員只得2人,第一人是退役後於2007年《斷背山》浪潮下顯露真身的John Amaechi;第二人已是2013年,Jason Collins成為首位NBA現役出櫃球員,但過了不久,Collins因上場次數減少而於2014年退出體壇。

英超對同志情慾的壓抑更大,從未有現役運動員出櫃。唯一曾公開性向的球員是Justin Fashanull,但其後許多球會不肯收留他,更被控性騷擾,於8年後自殺以示清白。

申委會成員小風、NC及Donald皆強調,Gay Games能提供「安全」環境,予性小眾運動員參加比賽,不因性向歧視而質疑其能力,或因自我否定、隱瞞性向而影響表現。

小風續指,團體運動的同志選手面對壓力更大,怕惹來教練或隊友的不滿:「就如龍舟活動,我表現陽剛一點,可能也會被人歧視性取向,或性別表達的方式,受不友善對待。」

終止「平等但隔離」對待,宣揚不分你我的性別共融

另外一項Gay Games想打破的局面,是性小眾運動員受到的「平等但隔離」對待。

申委會成員Donald是男同志,也是羽毛球選手。他隸屬於羽毛球總會旗下91個隊伍之一的LGBTQ球隊「大壞熊」(Big Bad Bear),並指出在香港運動界,性小眾常被劃分為個別隊伍,如較出名的同志足球隊「Zero One」。

「玩羽毛球經驗中,我從未被歧視過,都是看實力。但我知道在足球比賽,會有小小jokes,取笑gay的足球員不夠man,但靠實力還是能證明能力和性向無關。」Donald說。

把性小眾團結起來有好的一面,圍內人能更能明白彼此難處及需要。自2010年溫哥華冬奧起,奧運會場內便設「驕傲之家」(Pride House),讓性小眾運動員能休息、放鬆交流。

然而,Gay Games則走前多一步,它致力打破「性小眾」與「正常人」間的性別藩離。

「異性戀者或會發現,原來男同志可以很man,不一定要化妝。」小風指出,平日公眾無法接觸性小眾,誤解和定型因而產生,但Gay Games邀請直或攣的人一同參與,築起溝通橋樑。「見到女人練大隻,就代表是同志嗎?想做男人嗎?也不一定。」

IMG_4794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小風指同運會也能促進性小眾圈子內的彼此認識。
拉闊體育、文藝表演、學術、性別及性向的光譜

運動種類上,Gay Games亦把光譜拉闊,增設一些奧運沒有的比賽,如跑樓梯、跑山、爬龍舟、健美比賽等。「Games」意指更不只是體育,還有文化藝術表演如合唱團、中國書法、舞龍舞獅等,也開放學術論壇予公眾參與。

Donald指,參考今年巴黎Gay Games的做法,香港同運會將增設同性雙人舞(same-sex dancing)項目:「舞蹈傳統是找異性做partner,但自1988年起努力爭取後,今天終於能在公開比賽與同性一起跳舞。」

女同志NC則指,組隊的同性選手不一定是戀人關係,可能只是與同性較合拍和舒服,「我知道許多跳舞班都是全女班,但一到比賽前夕就要找異性來練習,要時間適應。」

性別酷兒小風則指,正在為跨性者爭取第三性別選項,希望報名表上能填上「X」這個在男或女以外的組別:「現在香港做法是要看官方文件,確認全盤手術做妥了,就可轉去相反性別。但我想給跨性別者多一個選擇。」

他又指,運動界有「男強女弱」的性別定型。女性可參加男性比賽,男性卻不能做同樣的事,或要服用2年以上的女性荷爾蒙,才能跨越性別比賽。小風指,這些傳統成規也是申委會討論的範圍,「簽完合約後,便會與官方總會協商,細節還有4年時間去決定。」

IMG_4805
photo credit: 陳娉婷
小風(右)原生性別為「女」,但身型、體格、外貌與男性幾乎沒有分別。
以香港創先河,推動亞洲平權步伐

訪問前,記者最疑惑的是,香港性小眾平權步伐落後,最基本的《性傾向歧視法》、《性別承認法》尚未落實,為何能贏得主辦權?反觀美國已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墨西哥亦早已通過反歧視法,為何香港能脫穎而出?

NC笑言:「要看你如何量度。特朗普上場後,很多政策變得恐同;香港沒有法律保障,但至少沒有出現肢體暴力情況。」她又指,香港在設備、基建、場地上很完善,是致勝關鍵。

小風則指,LGBTQ友善的風氣不一定是成功申辦的條件,反而是最終目的:「全亞洲只有香港申辦,我想官方總會也有考慮這一點,希望推動到整個亞洲的性小眾平權風氣。」

Donald則強調,以往Gay Games都在歐美地區舉行,鮮有亞洲運動員遠赴參賽;今次由香港主場,相信能推使不少華人同志選手走出來比賽(據奧運紀錄,有史以來出櫃的中國選手數目為「0」)。

後記:

根據申委會資料,同樂運動會將吸引1.5萬名運動員及4萬名旅客來港,是重點旅遊項目,旅發局也表態支持。但委員NC表示,現時全數資助來自國際企業,政府沒有投資,同運會官方的中國風棉襖也是由本土時尚品牌GOD無償設計及製造。

在未來的日子,申委會將爭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支持,申請「大型體育及文化活動項目」的贊助。至於對同志平權步伐的展望,NC有此看法:「簡單一點你可叫我女同志,但我希望有一天,我們不再被框框定型,不用硬要在表格剔上一格分類。」

核稿編輯:周雪君

專題下則文章:

從變性人患抑鬱症說起:是什麼令60%跨性別者想過自殺?

彩虹群像:

1978年,代表LGBTQ的彩虹旗第一次在美國舊金山上空飛揚。旗幟最初有八種顏色,代表性慾、生命、治療、陽光、自然、藝術、和諧、精神,歌頌性小眾雖是少數,但生而為人,也應為一己的獨特之處感到驕傲。40年後,在性別平權步伐落後的香港,這面旗幟依然未被高掛。台灣將邁向同婚平權,香港卻連最基本的《性傾向歧視條例》也未諮詢。記者走訪多位來自不同界別、階級的LGBTQ人士,讓大家看見他們如何在社會每一角落發光發熱。(photo credit: 女角LesCorner)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