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章節

自製專題

0 5 封面故事

異地人的美食征途

香港地競爭激烈,人材濟濟,大家都奮不顧身用力往上爬。但同時產業狹窄,只有金融業,物流業和服務業相對多機會。當有一些香港的年輕人想離開香港找不同行業的發展機會的時候,卻有一些外國人覺得香港生機機處。這個專題跟來自不同國家的創業者訪談,他們的共通點是都在飲食業。香港這個「亞洲美食之都」有逾1萬2,000家餐館,美食種類超過100種,競爭那麼激烈,這些人夠竟為什麼會選擇來港? 他們會遇到什麼困難? 又會不會妥協香港人的口味?

1 5 專題文章

啤酒夫婦:我們只想做好屬於「香港仔」的啤酒

TNL HK 拍攝
唸給你聽

商業啤酒在過往一直大行其道,便宜的價格和不過不失的口感令它們成為不少港人的酒品首選。然而,隨著「手工啤酒」在這幾年嶄露頭角,本土製造的啤酒逐漸崛起。相比商業啤酒,手工啤酒不單在味道和口感上擁有更豐富的變化,重質不重量的釀酒態度也被不少人認可。乘著「本地製造」和「精釀」的風潮越吹越盛,近年來有更多本土品牌打入手工啤酒市場,各類手工啤酒推陳出新,旨在香港啤酒市場佔一席位。

先問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麼

推開充滿古樸氣息的紅色大門,Michele帶著我們前往大廳中央,一張木桌上陳列著幾款剛釀好的啤酒。一眼掠過,不難發現些熟悉的人物圖案,有「齊天大聖」、「玉皇大帝」、「嫦娥」等古代神話人物。

DSCF3021
TNL HK 拍攝
門神啤酒廠內的釀酒器械

Michele和Laszlo這對夫妻在2013年前後分別辭去了自己的工作,搭上「手工啤酒」這趟早班車,並創立「門神」。她希望能夠立足香港,打造出富有本地特色和文化元素的啤酒品牌,藉此令更多的人認識真正屬於香港的啤酒。

我想做一個「香港仔」該做的事!

Michele希望把「門神」打造成一個屬於香港的「本地薑」,而非單純地成為國際知名品牌。她認為,本地品牌其實就是香港的代表,香港啤酒的一種代表,「啤酒能夠充分地表現一個地區文化和特色,所以每一個地方都有屬於自己的啤酒。當我和Laszlo去旅遊的時候,就喜歡通過啤酒了解一個地方,譬如同樣是盛產啤酒,德國和比利時兩個國家就已經不盡相同。」

「我們會常常想,到底什麼才是香港的啤酒?是什麼造就屬於香港的啤酒?」Michele不忘補充道,「落地生根才能達到可持續發展,長遠有助品牌健康的成長。」

15590046_1923376457885926_14397208745282
Moonzen Brewery Facebook

Michele當年從英國回流香港後,一直在思考自己的興趣,被問到為何願意和丈夫一齊創立一家啤酒公司,她若有所思的說,「我離開香港有一段時間,重新回來後萌生了許多疑惑,為何香港充斥一式一樣的商場?為何充滿香港味道的街道逐漸消失?為何香港工作幾乎都集中在金融、服務以及銀行業?」

抱住這些疑問,他們把心一橫決定在香港落地生根,做「香港仔」該做的事,嘗試通過本地釀酒、本地生產的模式,令更多人明白「香港製造」並非癡人說夢,反而是大有可為。Laszlo表示「手工啤酒一直被西方所引領,我希望能夠帶出新的潮流,當別人問起精釀啤酒的時候,會先想到我們,先想起來自東方,香港的『門神』!」

創業講求的是熱誠

全職投入釀啤酒前,Laszlo先後在美洲和中國工作,並任職於石油公司以及投資銀行。而Michele在劍橋畢業後,曾擔任教職,回港後則在大學從事非牟利項目研究。對於大部份人而言,要放棄優薪厚職位,投入一件完全沒有把握的生意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然而樂觀的他們認為改變只是另一種生活的開端。

提到創業的辛酸,Michele不免苦笑道,「創業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容易。打工也辛苦,不過比較類似『搭巴士』,每天同一條線路,風雨無阻,比起創業相對要少不確定因素。」加上,他們兩夫妻從未有創業經驗,剛開始時只能「盲人摸象」,在許多事情上都會遇上阻礙。慶幸的是,Laszlo生於墨西哥家庭,受家族釀酒文化和傳統薰陶,令他擁有較全面的釀酒技術。

13346686_1790901084466798_80470335760249
Moonzen Brewery Facebook

回顧剛創業到如今穩定發展的歷程,Michele有這樣的感慨,「許多人以為當老闆很自由,沒有固定上下班時間等等。但實際上,創業就是需要你一手一腳,用許多汗水和時間去組裝自己的Dream Car。創業是由零開始,過程中也會遇上許多挫折,甚至失敗。當你眼看到身邊的人早已跑前,而自己卻依然原地打轉,這種感覺其實頗難受,也是很多人在創業初期所需要跨過的心理關口。」

Michele身邊的Laszlo急忙補充道,「創業的必要條件是你必須有很大的熱誠。」Michele笑著點了點頭,「Laszlo心中有這麼一團火。」

13516174_1802806306609609_87631062028318
Moonzen Brewery Facebook
成功良方並不複雜

對Laszlo而言,創業其實非常簡單,不過是Lines & Dots的關係。他認為,剛創業的時候會有許多各散東西的「大想頭」,然而這些「大想頭」會相當凌亂,令創業者感到迷茫,甚至質疑將所有的想法連起後未必會成功。與此同時,過份憂慮亦是許多人的通病,譬如擔心資金不足,擔心競爭對手等。

「創業最重要是什麼?」

「對自己的目標有信仰並且享受當中的過程,這樣就成功了一半。」Laszlo自信地講到,過多的擔憂在日復日的工作中,有機會慢慢轉化成煩惱甚至「負能量」,令人忘記初衷和目標,只為數字工作,「這樣就失去創業原本的意義!」

15181552_1872629756293930_64855998192916
Moonzen Brewery Facebook
走遍中國各個省份釀啤酒

從寂寂無名到在本地乃至亞洲打響名堂,「門神夫婦」經歷了各種困難和變遷,然而他們並未自滿,反而隨興趣繼續發掘更多新鮮事。最近,Laszlo得悉史丹佛大學研究團隊在陝西米家崖遺址發現了有五千年歷史的製酒器物,便毫不猶豫聯絡研究團體,更成功以古代配方結合現代釀酒技術釀出不一樣的啤酒。

未來,Laszlo和Michele表示他們會開發一個新的啤酒項目,希望能夠走遍中國各個省份,通過當地產物釀出各種獨一無二的啤酒。

14908335_1862402393983333_32103805348399
Moonzen Brewery Facebook

Laszlo和Michele早前曾前往西藏,更採用當地藏紅花釀小試牛刀

13445281_1796773920546181_37284702387351
Moonzen Brewery Facebook
Laszlo和Michele特意前往福建,使用當地盛產的柚子釀酒

訪談將近結束,Laszlo談到香港的年輕人。

他直言香港的環境和生活對年輕人影響很大,導致大部分年輕人過於偏向同一種的生活模式,變得忌憚Risk Taking,以致錯失自己的夢想。

「大概是年輕人都被社會的主流所約束,包括社會觀念和家庭觀念,亦過於依賴父母的指導和順從父母的期待。我並不是認為每個人都需要幹一番大事,但至少要勇於去追尋自己的夢想,或者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不要埋沒它。」

「當你有一團火,不要壓抑他,應該讓其盡情燃燒,並付諸實行。」

2 5 專題文章

「哈台」港人別錯過:不只雞排和魯肉飯,他要呈現最道地的台灣小食

阿元來了 提供
唸給你聽

香港人「哈台」,閒時與朋友吃吃鹽酥雞和芋圓,然後一人手執一杯台式茶飲逛街早已是平常事,而台式食店亦開得「成行成市」。說到這裡,大家一定會覺得香港的台式餐飲市場早已飽和了吧?然而,「阿元來了」的主理人阿元得知有機會來香港發展時,仍然一口答應朋友的邀請。「剛好是因為有位香港朋友邀請我跟他合伙,那時候只是來香港試吃了兩家台式餐廳,就下定決心要來香港試試看了!」阿元笑說。

堅持台灣原味

阿元離鄉別井的衝動,源自於對台灣小食的執著。原來,阿元來自「夜市世家」,全家上下都是夜市小食攤販,而自己亦曾經賣過紅豆餅和火鍋。雖然經歷過生意不順,期間借過高利貸,亦一度打算轉換跑道嘗試別的行業,然而他還是一直無法忘記做小食的初衷。

「香港的台灣菜口味偏重,配搭也不夠正宗。舉個例子好了,正宗的魯肉飯應該是小小的一碗配著小菜,例如滷蛋、油豆腐一起吃的,但香港人卻會只單吃一碗大的魯肉飯,忽略了小菜的重要性。我覺得這樣不行啊,所以我真的希望,可以把自己最喜歡的台灣小食,以最道地的一面呈現於香港食客的面前。」

10690041_1485672128366231_19636729325149
阿元來了 Facebook
看準外食商機 把台灣夜市搬進西營盤小店

另一方面,阿元亦觀察到香港獨有的外食商機。「香港人工時比台灣長,下班之後沒有時間和精力好好買菜煮飯,所以都在外面解決一天三頓飯,正因如此,香港的飲食業比台灣有更大的發展潛力,可以容納很多不同種類的餐廳。」於是,他選定西營盤這個小社區小試牛刀,希望把「阿元來了」這個名字變成正宗台味的代表。除了從台灣引進食材和調味料,阿元亦在小小的店裡設置了模仿夜市攤檔的水吧與木桌木椅,加上店裡飄著的四神湯香氣,讓人在視覺與味覺上都恍如置身於地道的台灣夜市。

10891942_1518506075082836_85091298959559
阿元來了 Facebook

然而,阿元在香港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光是申請工作簽證就耗費兩年,但問題後來卻意外因為一個電視訪問而獲得解決。「兩年來我多次申請工作簽證都被拒絕,期間只好每隔幾個月就離開香港一次。後來是入境處的相關人士看到我們店在TVB《街坊廚神》的訪問,特地來電約談,說希望重新考慮我的簽證申請,我才終於成功拿到工作簽證,這算是一個奇妙的巧合吧!」

除了簽證之外,阿元像其他在外打拼的人一樣,也需要重新適應香港的生活步伐與文化,而語言不通這點對阿元來說尤其困擾。「一開始我一點廣東話都不會,除了生活之外,更逼切的是重新學習食材的名字。一開始有嘗試問過街市的檔販,卻都沒有人願意理我,都還沒把問題問完就被一句「唔知啊!」打發掉了,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摸索,每天花時間做筆記,累積經驗。例如『太白粉』在香港原來叫生粉,『醬油』有分為生抽和老抽兩種,『九層塔』是金不換,這些名詞我必須重新適應,不然要怎麼教香港員工做菜呢?」

阿元回憶,那時候生意伙伴有自己的工作,身邊又沒有朋友和家人的陪伴,即使遇上困難也只能獨自消化壞情緒,但他依然堅持留港發展。「始終是一個人在國外生活,加上自己氣管不好,所以家裡起初都反對我來香港發展。可是,我知道媽媽一直希望我能幹一番事業,我不希望她再擔心我了,所以盡量報喜不報憂,遇到挫敗的時候也只好一個人去海邊放空,拿著啤酒大哭。這幾年我很少回老家,甚至沒有回去過年,只有媽媽來香港探望過我一次。畢竟見面太多的話反而會容易捨不得彼此吧,我想在香港專心做好阿元來了的招牌。」

視店員如家人

於是,阿元全力把生活重心灌注在店裡,久而久之亦慢慢跟員工打成一片,建立起新的朋友圈。阿元坦言,店員是他堅持留在香港的一大動力。「在台灣習慣了比較輕鬆和融洽的工作氛圍,所以到了香港也一樣希望能把自己的員工當成朋友。如果我現在放棄了,這群朋友也會失去穩定的工作了。所以我很希望阿元來了這個家庭可以持續成長,讓朋友們跟我分享成果。」

今年,阿元更加自掏腰包,請全店上下24位員工一起去大阪旅遊。「聽到我要舉辦員工旅遊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我瘋了!可是,我希望阿元來了不只是員工工作下班之後會馬上離開的地點,更是一個像家一樣的所在,所以我才會堅持每周休息一天,讓員工有共同的時間聚會,聯絡感情。現在我們都會為員工慶祝生日,定期舉辦聯誼活動。我覺得在店裡的時間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我希望我的員工也有同樣的感覺。」

17309438_1857604857839621_51055692623594
阿元來了Facebook

而未來阿元計劃擴展業務,把正宗的口味和台灣人的熱情帶給更多香港人。「台灣小食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吧,一般香港人對台灣小吃的認知只有雞排、魯肉飯之類的,像棺材板這些就相對陌生了,我想更深入的把台灣小食發揚光大。觀塘店即將在四月開張,目前會以老台灣作為裝潢主題,把舊式理髮店、柑仔店等等的台灣特色融入店裡,店員亦會繼續以台灣人為主。這次的店面會比西營盤店的更寬敞,亦構思邀請原住民歌手來店獻唱,希望營造更輕鬆的用餐環境。香港人生活節奏太緊繃了,吃飯應該要好好放鬆才對啊!」

3 5 專題文章

這對烏克蘭姊妹花,由模特兒轉型成美食創業家

Olena 提供
唸給你聽

身為「亞洲美食之都」的一份子,大家大概對各國美食瞭如指掌 —— 想吃漢堡和薯條要找美國餐廳、印度最有名的是咖哩配薄餅、韓國最近流行炸雞配啤酒......然而,提到「東歐菜」的時候,大家都相對感到陌生。不過,在荷里活道,就有一位烏克蘭女生Olena,為了讓香港人吃到最正宗的東歐菜,選擇扎根香港。

Olena本來是個普通的烏克蘭女生,從大學畢業後,修讀市場行銷的她順理成章地在一家銀行的商務部找到工作。正當Olena即將獲得晉升之際,當時還是男朋友的現任丈夫卻極力邀請她一同前往香港。Olena回想,那時候的她事業開始上軌道,根本完全沒有想過要離開烏克蘭,然而還是被丈夫的一句「來吧!來看看香港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啊!」打動而改變心意。

love
Olena 提供

「他來自澳洲,是一位機師,而我是在倫敦當交換學生時認識他的。那時候他在香港生活已經一段日子了。後來,不諳烏克蘭語的他常常在值勤後,依靠著翻譯軟體和地圖,從機場開五小時的車到我工作的地點,一個人拿著花束等我上班下班。這太浪漫了,我怎麼會不被打動呢。」 於是,Olena決定放棄穩定的銀行工作,前往香港。

一開始,她只以旅客的身份逗留兩周,但在兩次旅行之後,Olena就如同觸電一般,徹底被香港的魅力吸引住了。

她說,最令她喜歡的是香港給她的安全感。「雖然香港是個大都會,但五光十色之餘卻沒有絲毫的髒亂感,交通方便治安非常穩定;這時候才明白丈夫選擇定居香港的原因呢。他作為機師可以隨時更換工作地點,然而他卻一直留在香港,平常出入家裡甚至不會鎖門,證明這裡是個很好的地方吧。」

然而,從銀行小職員變成東歐餐廳老闆娘的過程亦非一步登天。

來港初期,Olena因為一頭金髮被相中成為雜誌模特兒,其餘時間全力照顧丈夫的兩名子女,但當孩子長大獨立入讀寄宿學校、有了自己的生活後,Olena頓覺自己的生活其實相當空洞。於是,Olena開始從事過美髮用品進口,卻又被合作伙伴無故中止合作,虧了一大筆錢。正當Olena為未來煩惱之際,她的妹妹重提了她們一直以來對烹飪的熱愛,為Olena重新注入追夢的動力。

烹飪的熱情

烹飪對於Olena來說是件渾然天成的事,而在她的心裡,烹飪一直是家庭生活裡最愉快的回憶。「我從小就喜歡烹飪了,每逢過節或者家庭聚會,家人都會一起準備大餐,就連小孩子們也會幫忙包包餃子、拌拌沙律之類的,所以我們沒有學不會烹飪的藉口。一起烹飪對於我們來說,是維繫家庭關係上很重要的凝聚力,後來知道香港人很少煮食,有些年青人連煎蛋都不會,我覺得很可惜呢!」

manty
Olena 提供
Dumplings 都是手製,這一種叫Manty。我們亞洲人叫Mantou (饅頭)。
從進口食材到東歐餐廳

於是,帶著這股對烹飪與家鄉菜的愛,Olena與妹妹便著手開展建立自己的飲食事業。為了堅持正宗的家鄉味,她們決定先從售賣進口食材開始,順便為自己建立穩定的食材來源。之後,Olena擁有了自己的倉庫,繼而開始與知名酒店與幾個領事館的合作,供應食材或到會服務,逐漸建立穩定的客源和口碑。直到一年多前,她們終於存到足夠的資金,開始籌備餐廳。

即使前期遇上各種繁瑣手續,Olena依然笑著面對。「香港的優點就是廉潔,就算創業的手續再多,只要耐心跟隨要求就一定會順利解決的。再者,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夢想,不管多辛苦我們都會努力下去的。」

Pelmeni_or_perogis
Olena 提供
左邊是Pelmen,右邊是iperogis

Olena又提到她在尋找店面的浪漫故事。「我記得,找店面的那天我跟著地產代理在中上環一直走啊走,累得仿佛失憶一樣,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我只記得,我們從一個後門走進了一個非常殘破的空置店面。聽說那裡以前是日本餐廳,但是前東主搬走的時候把裝潢都拆下來了,周遭一片髒亂,還有釘子露出來。但是,很神奇的是,當我看到眼前的景象時,我的精神馬上為之一振了。突然之間,想像裡的畫面就蔓延開來,我知道,就是這裡沒錯!我想,最重要的不是店面的位置或者租金,而是那一瞬間的直覺與觸電感。」Olena用講述童話故事般的語氣,訴說著那時候的悸動。

Pickled_herring
Olena 提供
俾斯麥醃魚和馬鈴薯 (Pickled herring and potatoes),俾斯麥醃魚先用鹽將魚的水分去掉的一種醃漬食品,多做沙拉作為冷盤食用,是是中歐和北歐的傳統食物。
全家幫忙

由於店租高昂,Olena只能盡可能增加餐廳可以供應的菜式和酒品,希望藉此增加收入以確保收支平衡。然而這亦大大增加店內的人手需求,加上員工流失率高,令Olena忙得喘不過氣來。幸好,Olena的雙親亦非常樂意來港協助女兒,令Olena大為感動。「一開始會擔心她們不習慣香港的生活啊,但是看到全家人一起為了宣揚東歐菜和烏克蘭文化而努力,把全部精力和熱情投放在香港,我真的很感動。例如我的媽媽就很厲害,她一天可以製作500枚餃子,是我們店裡的『餃子王后』呢!」

現在,Olena的餐廳在食評網站上已小有名氣,店裡亦有十多名員工幫忙,但她卻絲毫沒有鬆懈。 「我們完全沒有為了迎合本地口味而改變東歐菜的本質,所以知道香港人喜歡我們的餐點真的讓人非常鼓舞。不過,與此同時,這也是我們的壓力來源。我們所做的一切都代表著烏克蘭,因此如果稍有差池,網路上的劣評就會一傳十,十傳百,所以我們一家人依然堅持親力親為,希望把最好的一面展示在大家眼前。」

而在忙碌的同時,Olena仍然把星期日留給最愛的女兒。然而,作為母親,這也令她觀察到香港的一些缺點。

「周日是我們的家庭日,我會帶女兒去公園玩。但同時我發現,公園總是空蕩蕩的,小朋友都被逼留在家裡溫習了吧。香港的教育過於死板了,就好像把小朋友們強行推進門裡,硬擠在不適合他們的房間裡一樣。為什麼就不能讓她們自行打開適合的門呢?所以,我希望女兒還是可以自由發展。不過,我們都很喜歡香港,我們應該還會一直留在香港吧。」

大概是被家人的熱情感染,Olena的女兒也在不知不覺間培養出對於香港的歸屬感。「我們的女兒很喜歡動物,我們一直以為她也許會想成為獸醫的,然而她卻說她想成為人們的領袖。當時我很吃驚,於是問她,『你想當什麼人的領袖呢?』,她居然回答,『我要當香港人的領袖!雖然爸爸來自澳洲,媽媽來自烏克蘭,但我是香港人!』女兒今年才七歲,從她口中聽到這番說話,我們真的很驚喜,沒想到她已經建立屬於自己的身份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