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

2018-09-19T01:17:57+08:00 | 精選書摘
人體解剖史背後的卑鄙勾當
正如一位已卸任的解剖老師所告訴我的:「現在已經沒有人會把頭顱裝在水桶中帶回家了。」要瞭解今日解剖室對死者心懷慎重敬意的普遍,就得回顧過去醫學史中彌漫的極端無禮。很少有科學領域是像人體解剖這般奠基於恥辱、敗德和錯誤的公共關係上。
2018-09-16T15:33:34+08:00 | 精選轉載
京都縮減鬧區車道、拓寬人行道,結果交通反而更順暢
隨著京都鬧區四條通一改拓寬道路為增加行人徒步區的計畫。在市民反感中化為成功典範,我們該想想道路的縮減這種違反人民直覺的事情,是否反而能帶來吸引逛街人流、促進經濟效益的結果?
2018-09-12T17:08:14+08:00 | 史丹福
如果切100刀,最多可以把薄餅分成多少份?
如果切1刀最多可以把薄餅分成2份,切2刀最多可分成4份,那麼切100刀呢?
2018-09-11T11:55:00+08:00 | Kayue
癌症專家漏報利益衝突 《紐時》報道揭期刊未有嚴格審核
有報道分析公開資料庫發現,一名頂尖癌症專家在提交部分論文及在學術會議上匯報時,未有按照指引申報利益。
2018-09-10T17:19:32+08:00 | 史丹福
認識「最萌血細胞」血小板
為什麼血小板要如此細小呢?原來這樣就可以令它們在血液流動時更容易貼近血管內壁,更容易執行它的止血功用。
2018-09-08T13:57:03+08:00 | Kayue
科學家首次確認︰有鯊魚不只食肉,還會吃海草
過往有鯊魚被觀察到會吃下不少海草,但科學家認為牠們只是意外吃到,有研究團隊決定做實驗測試鯊魚到底會否消化海草。
2018-09-07T16:33:30+08:00 | TNL特稿
關鍵醫學院(八):驚醒後動彈不得?「鬼壓床」背後的腦科學
你有沒有過一覺醒來,在漆黑的房間裡,發現自己動彈不得的經驗?更糟的是,你可能會覺得(甚至看到)有人還是鬼怪,正在房間裡瞪著你,甚至攻擊你。你感到嚇壞了,想叫卻發不出聲,想逃卻動彈不得。即使之後身體能動了,那種恐懼感依舊纏身,在心中留下難以釋懷的恐懼……
2018-09-06T17:51:14+08:00 | 《科學月刊》
「螞蟻魚子醬」還是「蠶粉Tiramisu」,今天你選哪一道?
「後院的昆蟲」是泰國第一家將六足動物作成精緻料理的餐廳,主菜有蟋蟀麵粉製作的意大利麵,也有烤鱸魚配「螞蟻魚子醬」、蚱蜢濃湯燴飯佐海鮮、乾番茄蚱蜢和......聽起來很嚇人?其實你也經常吃到牠們。
2018-09-06T03:04:33+08:00 | 李秉芳
福島核災7年後,日本承認首例核電廠員工因輻射罹癌身亡
日本核事故相關的受輻射工傷申請共有15例,這次被認定為工傷的男性也是首個工傷死亡案例。此前的4個案例中,有3例為白血病,1例為甲狀腺癌。
2018-09-05T15:24:11+08:00 | 精選書摘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複製人可以跟我們擁有一樣的權利嗎?
雖然說目前複製技術尚未完備,但當有一天它變得安全又實用時,我們還有理由去反對嗎?
2018-09-05T15:00:53+08:00 | 精選書摘
《當代最新哲學應用》:再生醫療,可令人獲得永恆生命嗎?
近代科學的核心願望,也就是「克服老化」的夢想,如今正逐步實現,不老的身體早已不再是痴人說夢,而是有科學根據的現實。就某種意義而言,這可以算是人類史上的大事。
2018-09-05T10:28:46+08:00 | 史丹福
以拿破崙命名的數學定理
拿破崙非常熱愛學習數學及科學知識,甚至有一條數學定理以他來命名。
2018-09-02T01:57:50+08:00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下):為什麼哈利波特沒有成為罪犯?
正常的人都可能有不正常的大腦掃描圖像,反過來說,很可能有不正常的兇嫌卻有著正常的大腦功能。我們不能光拿大腦影像圖這種高科技工具就說誰正常或是連續殺人犯。不過,我們的確可以從中得到重要的線索,藉以得知大腦什麼地方失功能時會引發暴力。
2018-09-02T01:29:41+08:00 | 讀者投書
暴力犯罪的腦科學(上):連續殺人犯的大腦有什麼不一樣?
《沉默的羔羊》中,連續殺人犯漢尼拔斥責美國聯邦調查局探員竟然試圖用紙筆測驗來分析他,直接說那是「笨拙無用的小玩意兒」。如今有了大腦造影以及核磁共振儀等技術,可輔助我們針對大腦生理構造上的檢視,提供視覺的證據,也影響了未來對犯罪學的研究以及進入到法院的審判佐證、自由意志、罪與罰的審視。
2018-08-30T20:49:49+08:00 | Kayue
頂尖期刊上的社科實驗結果也未必可靠,但這不是壞消息
一項計劃選取了21項在《自然》及《科學》上發表的社會科學研究,並嘗試重複當中的實驗結果,卻發現有8個結果無法複製,而專家似乎能準確判斷哪些結果可複製。
2018-08-28T18:42:32+08:00 | 物理雙月刊PSROC
如果無法「星際傳送」,量子隱形傳送有什麼用?
我們有可能因此而能在嚴寒一月裡的清晨被無痛的瞬時傳送到辦公室?我們何時能透過量子隱形傳送來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