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 確認
  • .
2018/12/07 | 李秉芳
​​​​​​​他逃學又逃家,卻逃不開「衣服」的束縛
他從很小就意識到自己「不喜歡穿衣服」這件事,當初只是單純覺得穿衣服不舒服,後來他漸漸認知到在這個「不允許裸體」的社會文化中,背後更多的是對不同價值觀的壓迫限制,以及對性的污名化。
習近平巡視後,禮佛故鄉大理開始「鐵腕治海」
因為過熱的觀光,大理西北方洱海的農村樣貌逐漸改變,而在中國政府祭出鐵腕整治和強制停業後,又再重創居民經濟,綜合治理的背後,如何在寬鬆之間找出一條永續的路?
2018/12/07 | 精選書摘
《再見平成時代》:《海女》完結為何給日本人強烈的「意外失落感」?
把寵物或者電視連續劇當作精神支柱生活,聽起來也許很可憐,但那無疑是今日世界相當多人的生活現實。因為一點也不罕見,所以pet loss和「海女loss」都成為了一聽就懂、不需要注釋的流行語。但是,「母親loss」呢?
2018/12/07 | 精選書摘
《再見平成時代》:內親王可以為了不被祝福的愛情而私奔嗎?
生為男性皇族,就一輩子都無法離開皇籍,對此曾有位親王說過:簡直受著奴隸性的約束。女性皇族的處境可不同;當跟平民男性結婚之際,就得離開皇統譜,要和新郎樹立新的戶口。
2018/12/07 | 鄭仲嵐
古蹟與自由的存亡之秋:京都大學百年宿舍「吉田寮」保衛戰
抗議拆遷的學生,深知吉田寮是校方財產,但是他們的要求很簡單,保存並活用吉田寮這個文化財,不要在校方收回去後,面臨可能大幅度拆遷的命運。
2018/12/06 | 英語島
波蘭性別刻板印象:男人懶惰散漫,女人總是提蠢見解
波蘭在傳統觀念上也是男主外、女主內,男女面對時代變遷,也各有困境。
2018/12/05 | 蜂鳥出版
拍攝AV的救贖——讀《最低。》
四位女主角均沒有認為拍攝AV這件事是墜落的象徵,反而視之為救贖,在令人窒息的現實中,那是她們逃離壓力的唯一窗口。
2018/12/04 | 區家麟
網路上的平行宇宙——你知道她是誰嗎?
「若每個人潛藏網絡一方,在各自的斷層中以為自己掙脫鎖鏈,得享虛擬的自由;有權位者會偷笑,他們得到的,將是眼前真實的大世界。」
2018/12/04 | 區家麟
的士司機貼地時事評論:香港人同大陸人都無晒希望
的士司機說,香港人、大陸人都失去希望,但,「有些事做了不一定有希望,但不做肯定無希望;有時做事不是為了追求成果而做,而是因為堅守原則而做。」
2018/12/04 | 法夢
有代表律師的被告作供,不等於「出庭自辯」
所謂「自辯」其實是指被告沒有律師代表,由盤問控方證人到選擇作供及引導辯方證人作供都一手包辦。至於被告選擇上證人台作供與否,其實與「自辯」無關。
2018/12/04 | 言士
後DQ的抗爭備忘︰拒絕「最後一戰」的思維陷阱,民間如何守住防線?
逼自己走入絕路的話,就像一支落後兩球的球隊,守門員在最後階段也要上前助攻,只是放手一搏,但隨時招致失球;如果還有4500分鐘要踼,多守一會就是守住生機的方法,也是尋找反擊空間的部署。
2018/12/03 | 法夢
丁屋司法覆核案開審 先了解背景資料
這宗將會轟動香港土地問題的司法覆核案,除了政策影響深遠,法律理據亦牽涉大量史料及基本法訂立過程,可謂萬眾期待。
改良下一代的基因有錯嗎?——基因優生倫理學淺介
應否容許對人類進行基因改造?在甚麼條件下才能被容許?現在,基因優生技術已不再是遙不可及的科幻題材,反已成為迫在眉睫、能影響「人類存亡」的重大議題。
2018/12/02 | 李修慧
燒車、爆玻璃、擲煙霧彈 法國第3波「黃背心」抗議上百人受傷
對於暴力事件可能模糊焦點,和平抗議者認為:「透過暴力表達出來的憤怒,也是一種社會暴力造成的後果,有些人感覺自己受到羞辱、日子過得入不敷出、耶誕節沒錢送禮物給孩子們,這些也是暴力。」
2018/12/02 | 李秉芳
聯合國最新「無形文化遺產」出爐:雷鬼樂、「兩韓共提」的摔跤都入列
南北韓原本分別提出申請,要將他們的傳統摔跤納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秘書長Audrey Azoulay說,兩韓後來接受聯合申請,這件事前所未見。
2018/11/29 | 讀者投書
種族主義與大麻「毒品化」:以美國為首的反毒體系如何被建立?
在人類歷史上活躍許久的大麻,為什麼突然變成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毒品?而又為什麼是從美國率先禁止大麻的使用?本篇文章將從「種族問題」開始說起,並介紹台灣現行法對於大麻的管制。
2018/11/29 | 李華
D&G辱華遭抵制,中國如何「開門招商、關門打狗」?
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得益于引進外資,而今天積累了巨額財富的中國,對外資的依賴越來越弱。從D&G 「辱華」遭抵制事件,我們不難發現外資在中國也會遇到民族主義的風險,習近平所說的「大要有大的樣子 」需要如何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