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 確認
  • .
2018/04/16 | 李修慧
「封鎖同志內容」惹怒網友 中國新浪微博急踩煞車
中國同志倡議者孫文麟表示,以前從來沒見過寫同性戀的微信文章閱讀量能超過10萬,但在這次事件後,卻有文章達到了,這起事件並非壞事,可能促使更多人關心同志議題。
2018/04/13 | 李秉芳
印度8歲女童姦殺案 印度教團體與官員要求釋放嫌犯「因為她是穆斯林」
印度一名8歲的伊斯蘭女童遭到輪爆姦殺後,印度教團體和執政黨部分政治人物主張「釋放嫌犯」,讓當地的宗教種族對立升高。
2018/04/11 | 黑波克
不准女人上土俵的「傳統」,是相撲協會擅用神道教自抬身價
日本很多女性的社會權益問題,例如結婚時的姓氏問題、兼顧育兒與工作的問題等,當中壓抑女性最露骨、最兇狠的還是女性(有些日本人把這種打壓女權的女性稱作「名譽男性」)。
男性張開腿坐只是缺乏公德心?解析背後的性別壓迫
不是說只要縱容男性開腿就會造成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而是說這樣的社會價值觀更利於這些問題發生。性暴力不是突然發生的,是一種涉及性別因素的暴力侵犯行為,性暴力是有整個社會環境背景影響造成的。
2018/03/26 | 劉彥甫
從「HeForShe」參與率,看見全球男性對#MeToo的集體消極
性別平權訴求中的男性參與匱乏,是無法落實性別平權的原因之一。
2018/03/24 | 精選書摘
美國煙草業如何藉廣告搭上女性解放便車?
女性長久以來便受到男性如醫生、丈夫、男朋友的鼓勵,以藥物來面對自己惡劣的心情,好好冷靜一下。當你壓抑了可能對自己危害很大的憤怒時,香菸讓人產生聊勝於無的慰藉。
2018/03/16 | 讀者投書
黑魔女的真面目:為女性訴說自身故事的英雄──安祖蓮娜祖莉
「我們有自由去創造、去無畏地挑戰權力、去嘲笑那些不公平和讓大家跟著我們一起去嘲笑那些不公平。我們有權利去說出真相,如同我們看到真相那樣。」在這快要六分半的演說中,台下非常安靜,所有觀眾都仔細的在聆聽,每位觀眾都帶著嚴肅的神情凝視著安安祖蓮娜祖莉。
2018/02/16 | Abby Huang
因支持同志演唱會告吹 何韻詩:但願能一起走到不再受傷害的年代
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曾公開表示LGBT在馬來西亞「沒有立足之地」,而在馬來西亞,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仍是違法行為,可被判處鞭刑及監禁高達20年。
2018/02/13 | 精選書摘
變性人天堂:為何那麼多人到泰國進行「性別重新安置手術」?
全球經濟不景氣,對倚賴旅遊業的泰國打擊頗大,許多行業都叫苦連天,可是其中卻有個異數──泰國遠近馳名的整容、變性手術業。
2018/02/02 | TNL 編輯
為改國歌裡「兩個字」,加拿大花30年
加拿大通過「國歌性別法案」,安大略省參議員蘭金(Frances Lankin)表示,加拿大花了30年,終於能把「所有人」納入國歌之中。
2018/01/31 | 精選書摘
由販賣婦女到貧窮暴力:幾世紀以來,孟加拉灣都是男人的世界
貧窮迫使年輕男性只能到海外尋求致富之道,也使絕望的父母為金錢所惑,讓女兒和仲介一起走:所謂的仲介就是「女裁縫」或是鴇母。孟加拉灣周遭的移民世界中,男人和比他們少得多的女人之間關係複雜。
2018/01/25 | TNL 編輯
性侵過百名體育選手被判刑175年 曾堅稱自己是好醫生
被指控侵犯過百名體育選手的體操隊醫納沙(Larry Nassar),今天被法官判刑高達175年刑期。有受害者稱:「你該坐牢到死,那是你應待之地。」
他們拋棄我的膚色,憑什麼要求我擁抱白人的女性主義?
雖然我也期待性別、種族平權的到來,然而,身為黑人女性,我始終無法強迫自己參與一個只關注白人女性權益、卻拒絕納入種族議題及性別不平等議題的運動。
阿拉伯有錢人觀光,讓埃及女孩未滿14歲變人妻
埃及15%的婚姻屬於童婚,儘管2008年已將婚姻年齡限制提高到18歲,童婚在社會上仍時有所聞,特別是在貧困地區。18歲以下的已婚女孩中,27%有過被家暴的經驗。
2017/12/27 | 精選轉載
聖誕夜乞討的印度小女孩,在街頭答應了我的無酬攝影
「照片,可以嗎?我給你,錢。」「照片,OK。Money,NO。」意思是我可以拍攝她的照片,但是她不需要我的錢。我拿出手機,拍攝一組她坐在牆邊,行人來來往往的照片,另一組則是她的臉部肖像。
2017/12/18 | 精選書摘
我們需要在一起,也需要分開: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造就美好親密關係的事物,不盡然造就美好的性生活。這有點違反直覺,但是根據我擔任治療師的經驗,感情愈親密,往往伴隨著性欲的降低。
2017/12/15 | 黎蝸藤
#MeToo的三個論述:人權展現、補充法治、改變社會規範
#MeToo作爲社會運動,雖然有追究個別責任的成分,但根本上是前瞻的而不是後顧的。其根本目的是改變社會範式,移風易俗,讓社會不再把對婦女人權的侵害默認為理所當然。
2017/12/14 | 陳慶德
製造黑名單:韓國軍隊禁忌的「愛」
同時保護「我們」國家的軍人,軍隊內的同性戀,是否該遭到歧視的眼光,甚至以軍法制壓人身自由,「合法地」規範或是霸凌呢?一切只為了「我們」軍隊的士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