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確認
  • .
2019/02/27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2019/02/26 | 英語島
從日本看見「世界最美」的教科書:打開課本,到處都是貼心設計
日本精美的小學課本來自教育體系縝密的規劃,上至首相親自擬定的教育指導方針,下至各出版社結合教育與設計人才挹注的心血。有充足的時間與預算讓每個步驟環環相扣,才能共同成就兼具知識與美感的課本。
2019/02/26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二):必須讓學生知道加害者的名字
觀看歷史必須要從多元角度,不是只強調某一族群,受害者亦是如此。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不只是猶太人,還有殘障人士、吉普賽人、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者、非猶太裔波蘭人。
2019/02/25 | 讀者投書
德國歷史教育(一):不只背誦由誰統治,而是深入探討時代背景
德國學者說,歷史教科書對於二戰時期應有更寬廣的敘述,也應多加提及加害者當時的心理和行為,敘述德國整個社會中個體的複雜涉入,而不是簡化成希特勒一人承擔所有罪責。
2019/02/08 | 陳志恆
嘴巴最愛爭強好勝的孩子,究竟發生什麼事?
這樣的孩子通常是自我價值感低落,亟需要被看見與被肯定,因為害怕被瞧不起,所以拼命顯示自己優越的一面。但當他試圖展現自己不符現實的豐功偉業時,卻引來更多的不滿,最後大家乾脆把他講的話當耳邊風,甚至無視他的存在。
2019/02/08 | 劉威良
德國學校的重要教材︰桌上遊戲
德國的桌遊就是教育的器材,它的教育價值視為與書本同等重要,遊玩者除了享受到遊玩的樂趣外,更從中桌遊遊戲中改善偏頗的性格,學到人生的大道理。
2019/02/02 | 精選書摘
「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到底該不該鼓勵學生這麼做?
在教育現場,精熟和鍛鍊技巧這兩個原因都很有道理。學生會練習長除法,直到熟練,可以正確解出答案。其他技巧,如寫一篇論說文,即使學生具備基本能力,也應該繼續練習,不斷精煉,以臻美善。
2019/02/02 | 精選書摘
為什麼學生對電玩「組合技」倒背如流,卻記不住一個簡單公式?
每位教師都曾有以下經驗:你自以為課上得精采絕倫、深入淺出,你舉例生動、設計問題讓學生去解,中心思想清楚明確,但是隔天學生除了你講的一個笑話和你岔題聊到的自家事之外,什麼都不記得......那麼,為什麼學生有些事記得,有些事卻記不得?
家中藏書越多,孩子發展越好——這種說法有證據嗎?
青少年時期,家中的書越多,帶來的影響越正面。席可拉團隊甚至指出,藏書多寡的影響可以從學業表現、個人成就一路延伸到職涯發展。但是所謂的「多」,具體而言到底是多少呢?
2019/01/28 | 李修慧
「不准說中文」引眾怒 美大學教授「語言歧視」下台
杜克大學一名教授尼利表示,她非常尊重國際學生,但仍說,「我鼓勵您在專業環境中承諾100%使用英語。」
2019/01/27 | 王陽翎
正解「北野武」:說話看似殘忍,卻看透了現實人生
北野武向來不乏惹火言論,曾在個人著作中看似大言不慚打擊「追夢者」,但這是他真正的意思嗎?就這些爭論,作者以不同角度加以分享。
2019/01/24 | Sabina
MBA跟EMBA有什麼差別?哪一個比較適合我?
一般人常常認為,MBA與EMBA學程最大的差異,就是對申請者工作年資的要求,不過仔細研究這兩個學程,你會發現他們分別是設計給不同性質的學生,哪一種適合你呢?以下是我的建議。
2019/01/24 | 精選書摘
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延遲滿足訓練,讓孩子不再情緒大暴走
在3歲以下的情緒發展時期,生氣、挫折、嫉妒……對孩子都是新的情緒體驗,孩子不是不聽話,而是這些情緒對他來說不僅陌生且強度也高,在尚未學習如何控制情緒的狀況下,哭鬧反應是可以理解的。
2019/01/24 | 精選書摘
德國幼兒園的小小孩自我表達課:雙語/多語能力是趨勢,幾歲學才恰當? 
學習外語對母語能力是否造成影響,取決於心態和方法幼兒園的孩子學雙語應與生活融合,以培養語感語調和外語學習的興趣為主。過度注重在成果展現,孩子淹沒在一堆與其生活經驗毫不相關的詞彙裡,對他的語言啟蒙其實只有反效果。
2019/01/23 | 精選書摘
《懶得教,這麼辦》:「我們家沒有零用錢」,不只小孩沒有,大人也沒有
整體來說,在我們家裡,「家庭所得共有」制度並沒有對小孩帶來什麼壞的影響,我們家小孩並沒有因此而成為一個「偏差」的人。
idk、ttyl、smh⋯⋯這些外國人常用的網路英文縮寫是什麼意思?
外國朋友傳訊息好像火星文?懶得打一串句子卻不知道怎麼縮寫?這篇要來介紹幾個常用的英文縮寫。
「英語爛,華語也爛」?美國富豪這樣為新加坡雙語教育打分數
新加坡華人原來大多數都講各式各樣優美的嶺南方言,政策上儘管可以推行鼓勵講華語,卻不應該用各種強烈手段禁止方言的公共使用空間。可是基於錯誤認知的政策,最終導致了悲慘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