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最新文章
  • 最多觀看
  • 最多分享
2017/01/24 | 周雪君
《星聲夢裡人》平《鐵達尼號》、《彗星美人》紀錄獲14項奧斯卡提名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奪14項奧斯卡提名,《天煞異降》(Arrival)、《月光男孩》(Moonlight)分別獲8項提名。
2017/01/24 | 彭振宣
Cosplay完成度高才是對角色有愛?想想前人「科幻已死」、「御宅已死」的喟嘆
Cosplay的前輩,若是能夠替有興趣的大眾,建立一個讓每個玩家都能相互尊重的友善環境。就能夠讓更多人也一起進入這個有趣的世界,集合眾人的創意豐富Cosplay的世界,將Cosplay的文化推入社會的主流。
2017/01/24 | KKBOX
【電影音樂】踏上背叛與報復的《夜行人生》
.電影《夜行人生》的主角喬考夫林自一戰退伍後,他不想再聽命於任何人,決定自行幹搶劫銀行的勾當,他不顧身為波士頓警察隊長父親的反對,也拒絕加入波士頓當地的兩大幫派勢力,只想做自己的命運的主人。
專訪周軼君談《拜訪革命》:把整個世界都看成是外國,才能是個完美的人
《拜訪革命》一書寫的雖然是中東與西歐國家,但對周軼君而言,也在尋找自身提問的解答。「所有看世界的旅程,都為我埋伏了另一場回歸,為了認識他,我必須一再出發。」
2017/01/24 | 精選書摘
文藝復興這個西方文明史上的高潮亮點,起源於一場世界級的幼稚比賽
黑死病的毀滅性力量,動搖了現有的秩序,社會階級在一瞬間動搖了。原先緊閉的門突然之間打開了,因為原本在門後的那個人現在已經死去。換句話說,黑死病帶來了黃金時期必要的元素之一:不穩定性。
2017/01/23 | 林兆彬
《奪命瘋捕》:偷渡客的悲歌
《奪命瘋捕》被喻為「沙漠版的《引力邊緣》」,對白很少,亦沒有清楚交代偷渡客與義警Sam的背景,但仍拍攝得驚心動魄,再配合沙漠迷人的風景,充滿娛樂性。
2017/01/23 | 王陽翎(于非)
電影《思.裂》三大故事細節值得留意 成敗在如何演繹「分裂」
2017年1月令人觸目的電影可數《思.裂》(Split),作者特別指出哪些故事細節值得觀眾留意。
2017/01/23 | 精選書摘
動物具有意識嗎?莊子不可能知道做為蝴蝶的感覺,他只是夢到自身的感受
動物真有感覺,也會思考嗎? 還是只是擬人化的結果?
2017/01/23 | 精選書摘
神祕的約會:「偵探與委託人見面」如何令讀者印象深刻?
我常常覺得佛洛伊德喜歡讀阿嘉莎不是沒有道理的,精神分析與推理小說在這裡有個惺惺相惜之處:健全的生活,就在於——別對父母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2017/01/23 | 周達智
時間的物理學:時空不斷生成「現在」,當下抉擇改變未來軌跡
什麼是「時間」?什麼是「現在」?物理學家Richard Muller在新作中提出嶄新分析角度。
2017/01/22 | 精選書摘
文化這個詞的重點是「化」字;中國有三本書,是圍繞著「化」而成就的
上世紀這兩次反孔批孔,把文化傳統裡好的不好的一鍋全端了,這些東西全端走了之後,用「學雷鋒」,「五講四美三熱愛」,「八榮八恥」這些簡陋的新道德是支撐不住社會大廈的。
2017/01/22 | 精選書摘
讓姑娘嬌羞、武士偷笑的江戶「笑繪」
為什麼叫「笑繪」呢?就算你臉上烏雲密布,偷偷地給你這種描繪人類嚴肅神聖行為的畫,也會博得你破顏一笑。比起「封裝本」這種毫無味道的稱呼,「笑繪」這個名字既大方又幽默。
2017/01/22 | 精選書摘
私房推薦:給十二星座的推理小說備忘錄
推理迷未必問,非推理迷未必知的趣味謎題,就讓《晚間娛樂:推理不必入門書》陪你一起走看。
2017/01/22 | 樂施會
勞動有價!《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覽
樂施會是次與策展人謝至德,聯同十多位視覺藝術家,透過不同藝術作品的演繹,聚焦清潔、保安以及本地速遞服務這三個基層工種,從多角度呈現工友的處境及辛酸,希望藉此加深公眾了解在職貧窮背後的結構性問題。
2017/01/21 | 葉郎
【電影冷知識】江蕙與《殭屍》的那首〈鬼新娘〉
事實上這首令人毛骨悚然的歌居然還能推到更遙遠的起源,甚至還可以跟台語天后江蕙扯上那麼一點關係。
2017/01/19 | 周雪君
《為了與你相遇》電影狼狗疑遭強迫落水,動保呼籲抵制
《為了與你相遇》原著小說是歌頌人與狗狗的特殊聯繫,其改編電影卻諷刺地傳出拍攝期間強迫狼狗下水。
2017/01/19 | 讀者投書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厭世地擁抱生命中的缺憾
這部劇能這麼紅的原因,除了可愛的新垣結衣和呆萌的星野源外,它輕輕地觸及每個人心中內心深處那個最不想面對的自己,那自我厭惡的詛咒,卻又溫柔地擁抱我們的缺憾。
2017/01/18 | 許瀚林
《Iron Man》的世界觀就是以暴制暴?
美國電影經常有價值反思,《鐵甲奇俠》(Iron Man)也不例外,戲中的天才軍火商面對戰爭的殘忍,最後還是選擇回頭是岸,令作者想起現實世界的愛因斯坦⋯⋯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