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10/15 | 翁湘惟
《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像《全職獵人》的入學考試,你永遠不知道等著你的會是什麼
大家應該會覺得藝術家總是介於天才和怪胎之間吧,挑戰意義不明的創作、言論驚人前衛,以及未成名前總是很窮(笑)。東京藝大中也有許多這類個人色彩極重的人物。
2018/10/14 | 英語島
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神奇女郎》:另一種面向的女英雄
《神奇女郎》不是特異新穎的題材,刻畫跨性別議題的社會歧視與關懷卻更平易感人。本身也是歌者的丹尼爾菈.維加,在片尾的歌唱Ombra mai fu(《綠樹成蔭》),傳達了她的詠嘆。
2018/10/13 | 陳娉婷
諾貝爾文學「外獎」得主: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從性別、種族寫到私密回憶
認識新文學獎得主:法屬地瓜德羅普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她由殖民歷史寫到家族歷史,由種族創傷寫到私密心結,再把英國經典《咆吼山莊》改寫成第三世界的後殖民愛情小說。
2018/10/12 | Alvin
「那不是毀壞,而是創造」 Banksy《愛在垃圾箱》買家確認繼續交易
Banksy更多的畫作將於下月拍賣,拍賣商已承諾屆時將不會再出現被碎掉或會爆炸的作品。
《星夢情深》荷里活拍過4次,這次絕對是最佳版本
我們都知道《星夢情深》的原始故事算是相當公式化。幸好導演沒有落入公式的圈套,而能夠將一部古老的故事拍出清新與驚喜。
2018/10/12 | 禾馬
《八月照相館》二十週年:許秦豪早期作品的生死離別
許秦豪通過描述人物因應季節或歲月轉變,一再顯現出人會自然地作出相應的情緒或心境改變。
2018/10/11 | 周雪君
村上春樹:過渡到美好世界之前,我們必須經歷一些怪誕與荒謬
村上春樹:我很喜愛馬奎斯,我不認為他覺得自己的作品是魔幻現實主義。那根本就是他的現實。我的風格就有如我的眼鏡,透過這鏡片,世界看來很合理。
宮鬥劇的性別政治:妃嬪彷彿都只是王家著床工具
沒有人能逃出紫禁城。這紫禁城象徵的不只是物理上的邊界,更是精神與身體上的拘禁,同時也是皇帝作為權力中心的具現化象徵。在當代封建制度的牢籠下,下至宮女,上至妃嬪與皇后,無不都是「朕的女人,朕的所有物」。
2018/10/10 | 王陽翎
罕見佳作:《非同凡響》叫人心有戚戚焉、隨談殺嬰文化
香港電影《非同凡響》快將公映,作者形容作品「談而有味」,屬香港近年「罕見佳作」,並從電影內容延伸至人類歷史課題。
亡國之君的另一面:宋徽宗極品文青生活
要是說乾隆的藝術品味是五十分,那宋徽宗肯定是一萬分,他廣泛涉獵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在書法方面的造詣更是無與倫比,他首創瘦金體,將藝術繪畫併入科舉取士之列。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當屬花費大筆金錢研發顏色樸實的汝瓷。
2018/10/09 | 書生百用
治癒現代人孤獨心靈的絕佳好書:《小王子的領悟》
讀《小王子的領悟》,就像變回小孩,坐在和藹的父親身旁,聽他用溫情的語氣細說故事與人生寓意,得到了一些領悟,也留下了一些困惑;其中最寶貴的是,拾回因成長而丟失的童心,重新學習馴服自己。
2018/10/09 | 林兆彬
《少年法.內情》兩個信仰崩潰的人
這是一齣拍攝得十分含蓄平實、同時又具感染力的小品電影。故事簡單,沒有什麼多線發展的張力劇情,但仍然拍得十分精彩,演員的表現和劇本都是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