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 確認
  • .
2018/11/02 | Alvin
主辦方接「中國當局威脅」 異見漫畫家巴丟草香港作品展取消
巴丟草生性反叛,其父常勸他不要參與政治,最終巴丟草出國留學,開始創作生涯。
2018/11/06 | 史丹福
《屍殺片場》:我想不到一個沒有劇透的標題去形容這套超級奇片
電影公司宣傳時都集中在開首37分鐘一鏡直落的喪屍大戰,因為除了開首37分鐘,其他一切資訊都會影響觀眾的體驗。
「碰」出新格局:《屍殺片場》的「血染鏡頭」原本只是個意外
分享選角經歷時,上田笑道,角色必須是「笨拙」的素人演員,都是在人生路上奮力掙扎,試圖完成某件事的傻瓜,這樣的人是極具魅力與可塑性的。
2018/11/06 | 周雪君
大陸九成90後七成六00後看金庸,最想成為黃蓉郭靖楊過令狐沖
中國青年報社訪問了1971名90後和00後,他們大多有讀過金庸作品,最多人想成為角色是黃蓉。
2018/11/09 | 余杰
鄧小平是《鹿鼎記》的康熙帝,韋小寶正是金庸自己
金庸的作品傳達的仍是儒家大一統觀念、君臣父子倫理,是《三俠五義》傳統之延續,俠儒合一,俠道互補,不是顛覆乃是維護既有的帝國秩序。
2018/11/05 | 方太初
連記憶也壓縮、摺疊的城市——從「香港館:在其間」城市 x 設計展談起
我小時候住過安置區,那是一種暫時居所的概念,但於我而言因著當時與母親同住的回憶,幾乎就是我永恒的家了,只是未曾想過在二十多年後,安置與徙置依然是這城市最大的問題。
2018/11/07 | 林彥邦
今年還有兩個月才完結,但對我來說《屍殺片場》是年度最佳電影
觀看《屍殺片場》時不止一次心底疑問,外界評論所謂「神作」是否吹水?但這些擔心只是多餘。
金庸與東南亞:新加坡辦「新明日報」,每本小說都被翻譯成印尼文
在印尼土生土長的華人也愛看武俠小說,19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開始有梁羽生、金庸的印尼文小說連載,金庸的「碧血劍」、「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飛狐外傳」等都有印尼文版出版,直到80年代還有新譯本出現,廣受歡迎。
2018/11/05 | 讀者投書
別了金庸
可以在波譎雲詭的近代中國歷史中全身而退,成為一代文學泰斗,唯金庸一人矣。
2018/11/06 | 小馬
《無雙》的真偽主題
真/偽這個主題處理得好,可以很有趣,真鈔/偽鈔,真畫家/偽畫家,真李問/偽李問,真阮文/偽阮文,正如電影中說,假的做到極致,可以是藝術品。
2018/11/03 | Madeleine
從《毒魔》看東西崇拜文化:會吃人的還能算英雄嗎?
這個暑假《毒魔》(Venom)是「索尼漫威宇宙」的第一部電影,改編自漫威漫畫「毒魔」角色的相關故事。這種共生體的英雄角色與一般英雄的差異性非常大。許多觀眾不禁產生質疑,這種會吃人的英雄也能算英雄嗎?事實上,觀眾有這樣的疑問,與文化不同有關係。
2018/11/11 | 林兆彬
《我的破嗝Miss》與《起跑線》——教育仍能促進社會流動嗎?
《我的破嗝Miss》與《起跑線》同樣是關於印度教育的電影,同樣引起了廣大觀眾的共鳴,引發觀眾反思,教育的意義及其與社會的關係。
2018/11/01 | 小馬
《我城》的前世今生
我最不明白的地方是,為什麼大家沒有返回作品本身。
2018/11/06 | 許之行
初生之犢的設計
以關懷他者、關懷萬物的態度去創造,固然感人,但既要著重設計美感、保持初心,又要如書中所言維護社會倫理價值、重構城市文化保育、保護言論與新聞自由,並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