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解放
發表文章數:41
性別不平等和男性的關係是什麼?男性就只是既得利益者?男性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除了「否認男性受到的性別傷害」和「否認男性享有的父權紅利」之外,有沒有可能同時看到兩者,意識到男性既從性別不平等中得到糖果,但也被父權的鞭子笞打著呢?
2018-09-12T15:50:51+08:00 | 男性解放
男人抗拒「性」時,便不再是個男人?
身處階級頂層,男性確實從父權社會中獲取了最多的資源;然而,他們卻也同時喪失了成為受害者的空間。當討論到性侵害的時候,「權力」之下的退路渺茫,便更加明顯——「陰莖」是男性參與權力遊戲的入場券,「陽具」則是象徵鬥爭後的父權化身。
2017-12-11T10:48:41+08:00 | 男性解放
用歧視反擊歧視
我們似乎不習慣就事論事,非得引述歧視語言,才有辦法表達憤懣。而所謂的性別歧視語言,說穿了就是「貶抑陰柔」——於是,我們批判男性政治人物時,沒有辦法聚焦在他的失職或不適任,非得暗諷他是同志、或者不是男人。
2017-11-27T18:28:51+08:00 | 男性解放
女裝服飾店拒男性試穿 性別歧視還是商家自由?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是商家,確實接到某些女性顧客反應「不喜歡穿男性顧客試穿過的衣物」,該如何處理呢?其實是有方法可以兼顧男性和女性顧客的需求。
2017-08-09T22:26:48+08:00 | 男性解放
批評「張腿坐男」,其實是崇陽貶陰及性別分化作祟
「岔腿男」或許不必然有惡意,不見得是男性刻意地奪取女性的公共空間,而是崇陽貶陰以及性別分化的養成過程,造成了這種「個別男性可能不具惡意,卻仍限縮了集體女性可用空間」的不平等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