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場政治學
發表文章數:158
我們是一群政治學的研究者/實踐者。台灣民主發展的歷程一向被學界視為寧靜革命的典範,然而近年來國家行政權擴張、兩岸政商聯盟益發強化、媒體公共性尚待實踐、公民罷免與創制/複決權備受限縮、轉型正義亦未曾落實。這一系列現象在在提醒著我們:台灣的民主化仍是未竟之功,而實質民主轉型依然充滿荊棘。 近年來台灣公民社會的蓬勃發展,激起了更多人對政治事務的關注,以及對政治知識的興趣。作為研究與實踐政治學的我們,深感自己有責任將政治學轉化成更易懂的語言,走入大眾的生活裡。我們決定成立這個平台來推廣政治學的科普文章,希望讓更多人得以理解政治學的分析視角,進而依此關心、共同思辨台灣的政治狀況。我們期待能藉由此種方式為台灣的民主深化盡一份心力。
  • 確認
  • .
政客名嘴掛在嘴上的「民粹」,究竟是什麼意思?
民粹主義的共通點在於:跳過既有的民主程序,尤其是貶低多元主義和各種政治參與和競爭的重要性,它不是民主的缺陷,而更像是民主的延伸物——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必同意民粹者的手法,但仍需認真討論他們對現狀體制的批判。
勁旅與魚腩部隊:世界足球排名的政治經濟學
人們總想參透足球賽的比分,先不管球有多圓,若以各國的民主程度和經濟發展作為數據,運算各國世界盃的成績表現,誰能捧起金盃?我們有辦法算贏章魚哥嗎?
台灣人支持民主嗎?再探台灣民眾的政治態度
台灣民眾對於政治的態度,轉向了哪裡呢?是選擇「在有些情況下,獨裁的政治體制比民主政治好」,還是「對我而言,任何一種政治體制都一樣」?
台灣年輕人「天然獨」?其實是「反統一」!七成願意為台灣而戰
統獨問題的討論常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論述,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的統計,台灣青年對民主與統獨的意向和大眾的認知非常不同,不禁令人思考過去刻意的錯誤描繪對誰最有好處,又是哪樣的媒體或公眾人物最喜歡提出這類的觀點?
全球化下勞工的罷工趨勢
分析從1969有罷工數據以來到2015年之間,世界各國總體的罷工趨勢及走向,和經濟發展與全球化皆有顯著的關聯,在法規日益健全以及勞工意識日益抬頭的今天,勞工應該更能善用「罷工」來換取更好的勞資條件。
中國會打台灣嗎?中共領導眼中的理性是什麼?
台灣總統蔡英文被問到中共是否可能對台動武時,表示「理性的領導人」會審慎評估。然而,若以宏觀的角度看待中國內政與國際關係,「開打」對解放軍或許反而是最「理性」的選項。
政體變遷的國際面向:民主輸出、威權擴散與中國因素
中國的對外援助真的讓其幫助的國家更不民主或更威權嗎?甚至,中國是否是直接或間接促成全球大規模「民主退潮」的原因之一呢?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可能要從政體變遷的國際因素、民主擴散與輸出,還有威權統治的國際面向等幾個關係密切的研究議題一步步來討論。
為何西班牙跟加泰隆尼亞不能和睦相處?
西班牙政府的壓迫策略或許能使加泰隆尼亞人暫時屈服與恐懼、威脅與力量之下,但也可能更強化「公投一定要辦」的信念。畢竟就像英國與蘇格蘭最近教我們的,那就是民主的真諦。
反民主論:菁英政治會比民主政治還要好嗎?
Brennan在這本最新著作中,一次挑動所有民主擁護者的敏感神經,開宗明義對民主政治提出尖銳質問:「我們真的希望人們參與政治嗎?在多大程度上,人們『應該』被允許參與政治?」
面對政黨獨裁威權國家,研究證實大多國際施壓工具都無用
本文介紹由兩位知名的威權政治研究專家合著的專書《國際壓力與威權生存的政治學》,本書想回答的問題是:為什麼有些國際壓力的工具能夠有效地造成威權政體的崩潰或是民主化,而另一些國際壓力的工具比較沒有效、或甚而帶來威權化的反效果?
試論台灣同性婚姻平權運動為何成功,以及其民主意義
台灣的婚姻平權與同志運動,應該可以說是除了近期的「特朗普與蔡英文通話」事件之外,近幾年來被國際媒體所報導的觸及率最廣的一個議題了。雖然台灣還沒在立法院通過同婚合法化,至少,已成為了一個對同志相對來說非常友善的國度。到底,台灣的婚姻平權運動是怎麼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呢?
「誰是華人?」來自中國、台灣、香港三地到澳洲的勞工這麼想
這篇文章的出發點,就是想了解「華人」一詞如何被使用(或濫用),以及不同群體如何看待自身以及其他群體。
指導出五位諾貝爾獎得主的大師:Kenneth Arrow對政治學和經濟學的深遠影響
回顧Arrow一生的貢獻,以及他所留下的遺緒,有如描繪一部份當代政治經濟學的縮影。Arrow的這些貢獻將會被許許多多不同世代所紀念。
擁抱反動還是溫柔抵抗:香港人應如何面對「暴力政治」?
公民抗命可說是香港人十多年來飽受中共欺騙與操縱政局後的甦醒,更是民主社群不可多得的共識。「抗命年代」不應是一時的口號,而應是莊嚴的諾言。
哈佛大學怎麼研究中國「五毛黨」?又有什麼發現?
因為這筆外洩資料,讓我們能一窺中共政府在刪文與禁關鍵字之外,另一種可能面對網路輿論的對應方式:轉移注意力。另外值得討論的是,會做這件事的只有中共政權嗎?
當選舉做不到課責也無法「選賢與能」,民主還剩下什麼?
本書的兩位作者Christopher H. Achen與Larry M. Bartels,從過去近百年政治行為的相關研究來個大回顧後,認為:上述兩大民主論調都禁不起實證研究與統計資料的考驗;人們的民意達不到這兩種論調背後該達到的基本要求。
民主和平論 vs. 利益和平論:特朗普時代的中美外交新角力
特朗普當選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後,他對國家利益的追求比歷任美國總統都要更加直接。這也間接的驗證將來美國與中國在各項利益上必將有更多謀和。
韓國的憲政時刻:朴槿惠彈劾案通過的政治意義與後果
雖然此次彈劾案之通過可以稍微緩和韓國日益高丈的民怨,但事實上以現行憲法制度之下的彈劾方式來處理現在的憲政僵局,不論對執政黨、對在野聯盟,還有對韓國社會來說,都並非最佳的處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