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rology
發表文章數:106
queerology是由多名作者組成的共筆部落格,從性/別身份出發,寫生活中體驗的性別政治。 我們在書寫的過程中體認到,Queer或許不只是性別身分,而是所有弱勢、非主流、不屬於世俗認為「道德且正常」的一切;因此想說更多不同的故事,想要拒絕所有形式的壓迫和偏見,希望讓所有孤單和恐懼的個體,都有和彼此作伴的可能。 我們信仰敘事的力量,因為我們也都曾經在別人為我們訴說提示的故事裡,找到自己的一個角落與一盞窗。在他人的故事裡為自己找一個位置,從此便少一點流離失所;或者找一個出口,多一點海闊天空。 透過書寫,queerology希望能夠收容一些慌張、體貼一些迷惘,或打破一些固著。我們希望,在不同的敘事和意見中,能有感到被理解、被接納、被包容甚至被質疑、或被挑戰的可能。讓queer不只是性別的酷兒,也是意見的酷兒。
  • 確認
  • .
2018/06/20 | queerology
成為性侵犯驗傷護理員的曾經受害者:請記得創傷可成美好沃土
讀《十三歲,我不再是我》這本書不容易,但要活過那樣的生命並將它紀錄下來,才是真正困難的,而山本潤給予了我這個讀者很多溫柔,於是我不停落淚,當她說「藉由溫柔的愛,我希望能讓你重拾自己。愛就是這個過程」的時候。
2018/02/24 | queerology
但願我們不再妥協於「只要不是強暴就好」
以下我想討論三個面對性騷擾最常見的反駁:「你自己不離開的」、「不要把女生變成玻璃心、不要把女生幼稚化」、還有「你這樣才不叫被強暴」。
2017/04/30 | queerology
國際人權裡最曖昧不明的權利:各國警方與性少數集會自由的「正面對決」
在關於性少數集會遊行的爭議中,最常被警察拿來主張的就是「公共安寧、秩序」的考量。不合理的是,警方往往很少用一樣的標準來阻止反對者的聚集或抗議,這樣的差別待遇,或許也可以從人們行使權利上的「不平等」之角度來檢視。
2017/04/16 | queerology
或許我們都推了親子部落客一把
親子部落客的分享常常成為「指標」,大家都希望做好爸媽,教好小孩,而如果有一套方法只要照做就可以,那不是很棒嗎?但是,就像人跟人的關係,每一個父母和子女的關係也都是特別的,或許有一些可以共通的經驗,但真的沒有一本操作手冊可以作為萬靈丹。
2017/03/08 | queerology
天下本無事,父權自擾之:從愛瑪屈臣的奶子看女性的身體自主權
女性主義是給予女性自主地選擇權,它從來不是一根用來打壓其他女性的棍子,它要求自由、它要求解放、它要求平等。我實在不理解我的奶跟女性主義有什麼關係。
2016/09/20 | queerology
當我願意接受「婚姻失敗」的可能,才開始將彼此當成一個人看待
或許是從那個時刻開始,我才真正開始將對方當成一個人來看待,而不僅僅是我對愛情的想像而已。也好像是從我對「真愛」這個概念失去興趣以後,我才重新在我們的互動裡發現樂趣。
2016/09/12 | queerology
每到夏天我要穿泳裝:為何包太多不行、布料太少又不妥?
作為女人,身體常常不是自己的,還是有人認為,女人的身體,出嫁前是父兄的,出嫁後是夫婿的,有時還得是國家的....
2016/01/03 | queerology
有愛滋病的人就是錯嗎?你該先了解在亞洲、非洲甚至美國的他們為何被感染
同樣一個疾病,它是如何感染,為何會影響我們對疾病和病人的觀感?所以如果你知道他們的情境後,你就比較能接受這疾病嗎?
2015/10/05 | queerology
《泰國拉拉生存實錄》:花了8年,這部紀錄片拍出「看得見的沈默」
「有人被迫打開櫃子,因而丟了工作,無法在原本的校園生存,換了新環境,甚至與男人結婚,泰國拉拉們不斷被提醒自己無法選擇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2015/09/16 | queerology
同志的省思:如果我最愛的家人有「恐同症」怎麼辦?
面對媽媽說出的反同言論,我大概無法用自己知道的論述和他爭辯。
2015/08/12 | queerology
別再取一些奇怪的代稱了,月經來到底是有多難以啟齒?
台灣女生不知道發明了多少用來代理月經的詞彙,從大姨媽、好朋友、小紅、小月、月月到那個(到底是哪個?)根本是一個佛地魔的概念。
2015/08/08 | queerology
當我「跨出去」三年後還被問:所以,你真的想當男生嗎?
就是因為即使已經過了三年,我覺得自己還是無法好好地回答兩個問題,才只好很對不起地用這落落長的兩千多字來回答...
2015/06/03 | queerology
我一直覺得,選擇不去傷害別人是一種能力
我不是不懂那些憤怒與困倦的,就是因為懂,所以才更覺得難過,因為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那麼不管處決幾個人,這些憤怒和困倦可能都不會消失。
2015/05/17 | queerology
外婆離開給我的啟發:我想要一個這樣的告別式
十五歲那年我說不嫁不生,我媽沒意見,我爸和其他長輩多不苟同,只有外婆說:「好,可以不嫁,嫁人也累,生子也累。」她一句話替我撐起一片天,大家從此只敢試探,不敢相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