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發表文章數:48
一趟獨自背包西藏之旅令她醒覺,放棄財經記者一職環遊世界兩年三個月尋找生命意義。在拉丁美洲、歐洲留下足跡,最後在印度找到她的Guru(靈性導師),頓悟到無論外在的風景怎樣轉,最重要是內心有片好風光。著有《The Travel Within:擁抱印度I》和其續集《II》,中國大陸版則名《你的生活不該如此,帶上心靈去旅行》。
  • 確認
  • .
2017/05/30 | Pink
如果有人贊助你登珠峰,你會一試嗎?
「我走過這一趟珠峰大本營後發現,就算有人贊助,我也不會攻頂,因為這如同贊助我去尋死一樣。」
2017/04/28 | Pink
一個人,24天,237公里徒步珠峰大本營
在沒有背夫,沒有嚮導的情況下,三登5000米以上包括珠峰大本營在內的三個高峰,為尼泊爾拉姆琼縣一所中學作地震重建籌款。
2017/03/12 | Pink
香港人為尼泊爾大地震重建的學校終於落成
第一所由香港人落手落腳在尼泊爾協助重建的學校落成,但當地仍然有不少學校急需重建。
2016/11/17 | Pink
雪國社企旅館的願景:供養兒童之家孩子進大學
這是多少旅人的夢想?在某個醉人異國為背包客開一家小旅館,然後當了多年旅人和志工,她終於在雪國開了社企酒店,該算是一次過實現兩個夢想吧。
2016/11/14 | Pink
一個香港志工與尼泊爾社企的送暖計劃
要送一頂羊毛帽給一個山區的小朋友,並非那麼昂貴。任何一個人,也可輕易從其口袋裡拿出金錢,然後為所有山區的小朋友送上溫暖。
2016/05/01 | Pink
安娜普爾峰終極徒步籌款
不時,我雙頰通紅,呼吸沸騰,心裡面彷彿嗅到朱古力濃郁的香氣般滋滋作響,樂得不得了。難道,這是高山反應帶來的「副作用」?
2016/04/25 | Pink
一年後的尼泊爾:諸覺亮之旅
「諸覺亮之旅」強調的是個人轉化,我們希望使用尼泊爾災後重建和深入尼泊爾人生活的這個載體,讓參加者能獲得真正的內心快樂。
2016/04/22 | Pink
大地震一年後的尼泊爾
看到尼泊爾現在重建的進度以及政府的效率,我實在也不敢推算尼泊爾需要多少年才能回復地震前的模樣。
2016/04/05 | Pink
如果你能重活每一天?
無論我們重活一千次,一萬次,如果我們看不透「死亡」,那還是白活。
2016/03/24 | Pink
從拉薩坐火車到加德滿都?
我們都是來自文明世界的人,我們可以輕易地對這些文明的建設嗟歎或反對,因為我們有選擇。但是,當地人卻沒有選擇,當他們的需要就只是「生存」時,他們的選擇就只是「接受」。
2016/03/17 | Pink
離開孤兒院才是開始
一個多月前,兩位去完非洲肯亞當志工的朋友找我聊天,表示希望了解更多在離開孤兒院後如何可繼續支持的方法。過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在離開孤兒院後,很想為當地人「做點事情」的「心」。
2016/02/29 | Pink
我正去爬那5416米的山口
「我想為這片漂亮的土地做點事情,我想讓這片漂亮土地上的人們展露燦爛的笑容。」
2016/02/06 | Pink
雪國書店的年輕老闆:世界太多悲劇,我們以祈禱來慶祝新年
年輕的書店老闆丹增:「一位喇嘛便在他的書裡說,其實我們的一呼一吸都是在慶祝生命。」
2016/01/05 | Pink
如果你只能多活100天
我在尼泊爾採訪了一個垂死的年輕年,事緣香港的尼泊爾朋友Danny告訴我,在加德滿都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被診斷要進行骨髓移植,否則就只能再活約100天。
2015/12/30 | Pink
無啦啦執左間Cafe
Light On Cafe半年前在「無啦啦」的情況下登場,今日,亦在「無啦啦」的情況下退幕。
2015/12/19 | Pink
旅居世界七年,我選擇這樣重建尼泊爾...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百年一遇的大地震,不知算是幸或不幸,我竟也在首都加德滿都,幸運逃過大難,睡了數天帳篷,便開始與朋友在震央Gorkha派發緊急援助物資,為了助當地村民自力更新,我們更展開了Gorkha的學校重建項目.....
2015/12/09 | Pink
尼泊爾:比地震更嚴重的人道災難就在眼前,豈能袖手旁觀?
尼泊爾在大地震後石油嚴重短缺,已影響到醫療系統的穩定性,隨著冬季來臨,山上仍有大批災民住在帳篷中,一場可預見的人道災難已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