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韡(Mila)
發表文章數:22
俄羅斯莫斯科國立大學國家管理系政治學博士、台灣淡江歐洲研究所社會學博士。多年來把俄羅斯當成第二個家,長期台灣、俄羅斯兩邊居住,關注於俄羅斯社會之變化。平日也喜愛日本傳統樂器三味線演奏,考有日本三味線堀派小唄師範執照,並定期在大阪演出。
  • 確認
  • .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戰鬥民族吃魚子醬喝香檳,還要開電視聽普京致詞
俄國人天生喜愛放假和過節,就算零下20度也阻擋不了上街遊玩的熱情,喝著熱紅酒看著嬉鬧的小丑在街頭穿梭表演,逗的大人與小孩哈哈大笑。新年對俄國人而言,不僅是歡樂的,也具有重要歷史背景。
愛沙尼亞為何成為俄羅斯黑幫的洗黑錢基地?
即使愛沙尼亞在加入歐盟後,俄羅斯對愛沙尼亞經濟出口還是存在著影響力,俄羅斯反而藉著愛沙尼亞為歐盟成員的地位,透過經貿及金融機構的交易,將俄羅斯境內的金流轉換為歐盟的白錢。
有歷史意義無歷史成果──「普普會」光芒不若「普金會」
閉門會談中,美國與俄國唯一達成的兩項協議是:敘利亞問題和軍備控制。美國提出與俄國共同保障以色列的安全做定期性的溝通,成為接下來敘利亞戰事發展的極佳緩衝點。
北極權力遊戲:中俄聯手「冰上絲綢之路」,能突破美國經貿制裁嗎?
俄羅斯認為,在適當發展基礎建設後,北極航線將可分擔原先從亞洲到歐洲路線的南部運輸外。另一方面,中國握有開發北極的大量資金,這讓俄羅斯政府極為感到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