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元祺
發表文章數:73
我與你一樣只是個平凡的百姓,也會對生活感到疲乏,對未來感到茫然。 我嚮往西藏的羊卓雍錯,也懷念曾經走訪的南非好望角; 而文字可以帶領我,走到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 所以,你問我的信仰是什麼? 大概就是可以隨性的提筆,無憂無慮的寫作。
  • 確認
  • .
2018/09/04 | 羅元祺
澳洲版「戊戌政變」:八年拉倒四總理,凌駕民意的黨魁選舉
2010年吉拉德政變是澳洲政治的分水嶺,也是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的轉捩點,如同開啟潘朵拉之盒,讓「政變」成為澳洲政壇揮之不去的陰影。
2018/08/29 | 羅元祺
從地方打回中央 「石破逆襲」有機會粉碎安倍「三連任」野心?
安倍晉三所提出的修憲議題,並不是當下國民最關心的政治課題,對比石破茂主攻地方創生,讓安倍晉三看起來就像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小泉純一郎當年就是善用輿論,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以壓倒性的地方票擊潰黨內大老,安倍晉三不得不引以為鑑。
2018/04/17 | 羅元祺
王岐山將因中美貿易戰成「有實無名」的中國總理?
中美貿易問題的重心放在王岐山身上,影響最大的人莫過於國務總理李克強,面臨共產黨系統的汪洋(政治局常委)、政府系統的王岐山(國家副主席)、國務院系統的劉鶴(副總理)瓜分,幾乎沒有插手餘地。
2018/03/06 | 羅元祺
意國會大選僵局有解?不要選出新政府或許是最佳方法
從開票數據來看,五星運動、北方聯盟、兄弟黨等三個疑歐派政黨獲得的支持度,已超過總得票的一半。無論組閣結果如何,光是這組數字,就足以讓歐盟顏面盡失、無地自容。
2017/10/23 | 羅元祺
日本國會大選:單獨過半的自民黨,為何還要找公明黨組聯合政府?
公明黨之所以會對自民黨小選區有這麼大的影響,在於公明黨票源非常穩定。公明黨支持者以創價學會為基礎,在具備宗教信仰的原則下,公明黨的動員能力就不容易受到外在因素干擾。
2017/09/27 | 羅元祺
德國人「另類選擇」,默克爾找不到執政夥伴該怎辦?
萬一自民黨或綠黨堅持己見、不願妥協,導致協商破裂,為了解決政治僵局,默克爾可能被迫在今年底前提早解散國會,重新舉辦大選。
2017/09/24 | 羅元祺
默克爾未選先勝,關鍵是誰會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這場選戰的焦點,是國會第三大黨的爭奪戰,這會直接影響到默克爾到底要找誰當執政夥伴。這位執政夥伴的政治立場,才是影響往後四年德國經濟政策的關鍵。
2017/06/18 | 羅元祺
【法國會大選】即使能贏得七成席次,馬克龍想「完全執政」還有什麼阻礙?
雖然馬克龍尚未提出任何的修憲構想,但這位積極想替法國帶來改變的年輕總統,在未來提出修憲也不無可能,如果想達成改造法國的政治理念,馬克龍憑一己之力絕對辦不到。
2017/05/17 | 羅元祺
雷聲大雨點小的「一帶一路」,真是「中國式的殖民計畫」?
全球化普及的今日,不太可能藉由鐵路運輸或經貿架構來傳遞中國文化,而是中國有機會利用這個橫跨歐亞大陸的「一帶一路」,改寫長年以美國為核心的世界貿易規則。
2017/05/08 | 羅元祺
反對馬琳勒龐,不代表我支持你:「第三輪」國會選舉,馬克龍將面臨更為分裂的法國
第二輪的廢票比例高達11.49%,有超過四百萬的法國人出席卻投了廢票。廢票這項被隱藏的數據,反而能代表許多選民的想法:「我沒有投給馬琳勒龐,但也不想投給馬克龍」。
2017/05/07 | 羅元祺
【法國總統大選最終回】馬克龍、馬琳無論誰勝出,法國終將由女性領導?
梅朗雄與菲永共拿下超過1,400萬張選票,絕對會影響第二輪投票的結果,雖說馬克龍民調目前以63%領先馬琳勒龐,但他能不能勝選,完全要看這群選民的臉色;即使不投票,也能讓馬克龍敗選。
2017/04/21 | 羅元祺
【法國總統大選倒數】極左 vs. 極右,難以想像的政治災難可能成真
近期民調,馬琳勒龐與馬克龍都略為下滑,菲永維持平盤,僅有梅朗雄持續成長,法國媒體也紛紛出現一種猜測:梅朗雄將進入第二回合決選,與馬琳勒龐爭奪總統大位。
2017/02/16 | 羅元祺
法國大選左右派形同出局,中間派能否阻止馬琳勒龐當選?
法國總統大選的初選可見,傳統政治勢力遭到重創,雖然菲永與阿蒙不是政壇生面孔,但是他們的勝出,代表更為極端的政策綱領成為多數人接受的選項。
2016/12/09 | 羅元祺
民心盡失的朴槿惠為什麼堅持不辭職?因為她在等一個人
朴槿惠為何態度轉趨強硬、遲遲不肯下臺?從新世界黨國會議員於12月1日做出的共同決議,即可發現這項問題的背後,藏著南韓政壇暗潮洶湧的政治算計。
2016/12/05 | 羅元祺
奧地利總統大選、意大利修憲公投結果相繼出爐,歐盟未來怎麼走?
在12月4日接力上演的兩齣政治大戲,選前都對歐洲區域統合的不確定性增添風險。雖然兩者的結果令人喜憂參半,卻反映一項共同的政治現象︰反體制派在歐洲已成為不可低估的力量。
2016/11/28 | 羅元祺
【法國總統初選】菲永成為右派新共主,人民渴望「戴高樂主義」復興
薩爾科齊的落敗並非是路線,而是形象包袱;朱佩過於溫和、搖擺不定的態度,實在難以讓廣大的右派支持者安心。菲永的出現,讓反對薩爾科齊、對朱佩不放心的右派選民找到兩者的綜合體,這樣的形象確立之後,菲永的支持便一飛衝天,成為右派的新共主。
2016/11/16 | 羅元祺
極右派的全球狂歡:特朗普之後,接著是意大利、奧地利、法國、德國
這一群在鄉村、郊區的沉默憤怒者,透過兩場舉世矚目的大選傳達對政治正確的不滿,因此這股風潮與其說是民粹主義,不如說是民眾不想再忍受官腔官調的遊戲規則,只想告訴在上位者基層的「親身感受」。
2016/11/13 | 羅元祺
特朗普「完全執政」的假象:中央「反對黨」過半,地方與茶黨無革命情感
特朗普力拼實質的「完全執政」,修補府會關係是重中之重,特朗普與新國會的關係,在明年1月3日國會議員就職時即可見真章,觀察指標是萊恩能否順利蟬聯議長寶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