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娉婷
發表文章數:114
迷信文字的人。
  • 確認
  • .
2018/11/15 | 陳娉婷
橫跨25年,前少年犯揭懲教虐待:打爆睪丸、耳膜弄傷、十二指腸潰瘍
青少年囚權關注組幾位成員,指證20多年來少年監獄的不人道對待:「社會普遍覺得囚犯入獄抵死,被剝奪自由和時間抵死,但這是否意味不給你食物,剝奪你的尊嚴,可否虐打你?可否當你不是人?這些不應剝削,要分清楚。」
2018/10/31 | 陳娉婷
何潔泓:被隔離至沒香港人的囚倉,仍然緊靠苦難中的小眾
去年因非法集結罪入獄,何潔泓被編至小貓三四隻的圖書館倉,為有溝通障礙的非洲、菲律賓、內地人出頭,爭取到一小時放風,出獄後她致力倡議懲教署購入外語書,不欲再看見囚犯把同一本書借了十多次。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2018/10/13 | 陳娉婷
諾貝爾文學「外獎」得主: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從性別、種族寫到私密回憶
認識新文學獎得主:法屬地瓜德羅普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她由殖民歷史寫到家族歷史,由種族創傷寫到私密心結,再把英國經典《咆吼山莊》改寫成第三世界的後殖民愛情小說。
2018/10/10 | 陳娉婷
死囚獲特赦的二次人生:殺人罪疚伴終生,願死者家屬聽到「對不起」
文錦棠21歲犯下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因誠心悔改和表現良好,他獲彭定康二度特赦,由終身監禁變有期徒刑,再在回歸前獲即時假釋。文錦棠出獄後教育下一代不要步其後塵,惟這永遠不能贖罪,只願死者家屬能聽到一句衷心的「對不起」。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
2018/09/10 | 陳娉婷
中共新疆「教育營」再傳死訊:懷孕婦女、兒童被拘禁,有穆斯林意圖自殺
中共任意拘押新疆穆斯林,把百萬人囚禁在「教育營」,包括兒童及懷孕婦女。面對侮辱對待、肆意虐打,有人神智失常,有人嘗試自殺,也有人健康惡化,患上惡疾而死。
2018/09/10 | 陳娉婷
新疆變「監控圍城」:中共派一百萬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監察
新疆成了「監控圍城」,境內千萬名穆斯林的護照被沒收,中共派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12至65歲人民的指紋、血液樣本、DNA、聲紋、虹膜全被採集在案。
2018/08/30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花輪、丸尾、濱治、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2018/08/29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笑臉背後,貧窮的童年生活
小丸子居住在二線城市靜岡縣,家裡開水果攤,貧困的童年成了漫畫裡笑料的源頭,以幽默去應對人生的困窘。
2018/08/16 | 陳娉婷
人文學科為何日漸萎縮?——浸大、嶺大學者親述苦況
人文學科被邊緣化,成為聯招放榜的「水泡科」,或大學高層在財赤時的首批開刀對象。嶺大學者葉蔭聰剩下2年試用期,批評研究評核扼殺學者的人文關懷;浸大講師陳士齊快要退休,批評校長錢大康為追排名,犧牲許多信念與原則。
2018/08/03 | 陳娉婷
美籍港二代遠赴約旦:80後攝下敘利亞難民的苦與淚
四年前,美籍港人二代Steph Ching遠赴約旦,拍攝敘利亞難民在札塔里營的日常,一個看似自足卻不能成「家」的地方。四年後,紀錄片在她的家鄉香港公映,電影譯名「春望」呼應杜甫同名詩作,道出敘利亞國破山河在的景象。
2018/07/30 | 陳娉婷
鄧小樺 X 好青年荼毒室:Alain de Botton心靈叢書,是劣質/功能哲學嗎?
Alain de Botton掀起心靈慰藉哲普潮,這種依靠哲學來解決人生煩惱的態度,是否哲學的本質?在情感一端的文學,是否令人愈看愈沉溺,對真實人生完全無用?
2018/07/28 | 陳娉婷
鄧小樺 X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人如何看不道德的文學作品?
《刺殺騎士團長》因性愛描寫被查禁,令人想起古希臘哲賢也曾主張把不道德、媚惑人心的文學作品逐出「理想國」。隨著時代演變,哲學人評價文學的尺度有沒有轉變?情感比起理智,依然是低一等嗎?
2018/07/26 | 陳娉婷
陳士齊離開浸大:浸大視我為眼中釘,普通話風波遺恨未了
離任在即,齋sir肆無忌憚,把與浸大和宗哲系的恩怨逐個數,揭示26年來他與學校在語言政策、神學立場、政治觀點上的角力戰。
2018/07/25 | 陳娉婷
鄧小樺 X 好青年荼毒室:文學與哲學的battle
《五夜講場》多個學術領域中,哲學與文學的碰撞最激烈,到底他們是冤家一對?還是相輔相成的一對?還是偶爾重疊的影子?
2018/07/11 | 陳娉婷
QT案後看民事結合:同志平權版「袋住先」?激進者主張廢除婚姻?
民事結合究竟是否同志平權「一大步」或「絆腳石」?這一選項常受爭議,引起同運組織內哄和分裂,也按著彼此對婚姻理解的不同,而令各個派別歸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