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娉婷
發表文章數:98
迷信文字的人。
  • 確認
  • .
2018/08/03 | 陳娉婷
美籍港二代遠赴約旦:80後攝下敘利亞難民的苦與淚
四年前,美籍港人二代Steph Ching遠赴約旦,拍攝敘利亞難民在札塔里營的日常,一個看似自足卻不能成「家」的地方。四年後,紀錄片在她的家鄉香港公映,電影譯名「春望」呼應杜甫同名詩作,道出敘利亞國破山河在的景象。
2018/07/30 | 陳娉婷
鄧小樺 X 好青年荼毒室:Alain de Botton心靈叢書,是劣質/功能哲學嗎?
Alain de Botton掀起心靈慰藉哲普潮,這種依靠哲學來解決人生煩惱的態度,是否哲學的本質?在情感一端的文學,是否令人愈看愈沉溺,對真實人生完全無用?
2018/07/28 | 陳娉婷
鄧小樺 X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人如何看不道德的文學作品?
《刺殺騎士團長》因性愛描寫被查禁,令人想起古希臘哲賢也曾主張把不道德、媚惑人心的文學作品逐出「理想國」。隨著時代演變,哲學人評價文學的尺度有沒有轉變?情感比起理智,依然是低一等嗎?
2018/07/26 | 陳娉婷
陳士齊離開浸大:浸大視我為眼中釘,普通話風波遺恨未了
離任在即,齋sir肆無忌憚,把與浸大和宗哲系的恩怨逐個數,揭示26年來他與學校在語言政策、神學立場、政治觀點上的角力戰。
2018/07/25 | 陳娉婷
鄧小樺 X 好青年荼毒室:文學與哲學的battle
《五夜講場》多個學術領域中,哲學與文學的碰撞最激烈,到底他們是冤家一對?還是相輔相成的一對?還是偶爾重疊的影子?
2018/07/11 | 陳娉婷
QT案後看民事結合:同志平權版「袋住先」?激進者主張廢除婚姻?
民事結合究竟是否同志平權「一大步」或「絆腳石」?這一選項常受爭議,引起同運組織內哄和分裂,也按著彼此對婚姻理解的不同,而令各個派別歸邊。
2018/07/05 | 陳娉婷
會考7分的大專講師:教書助弱勢青年,拒跟從精英主義制度
會考7分、中學時考包尾,同屬填鴨教制的不適應者,大專講師黃彩鳳堅持任教自資學士的學生,希望能以批判性強、自由度高的專上課程,引起學生對知識的興趣,告訴人不是升到八大就是「高一級」。
2018/06/27 | 陳娉婷
專上漂流講師:殺校威脅將至,學位市場下的廉價知識勞工
Macy和Kenny(化名)親述專上講師的坎坷待遇: 工作零散化,時薪卻低大學講師一倍,且教育高度市場化,講師飯碗與收生人數、營運盈虧有一定關係。未來DSE人數持續下跌,預計一些碩士以上學歷的講師失業大軍將會湧現。
2018/06/17 | 陳娉婷
黎明:高教界金錢及威權至上,賤視大學講師價值
大專界湧現剝削浪潮,不少講師被迫全職變兼職,或合約期愈縮愈短。社會學系講師黎明簽下一年短約,就是大學管理層重研輕教下的產物,她現在瀕臨失業:「在香港不想說太多的壓力,更多來自搵食。但如果因驚得罪人而不去發聲,自由的空間是不存在的。」
2018/06/12 | 陳娉婷
耀中國際學校:繁簡教學並行,尊重同學成長背景
大部分國際學校棄繁取簡,耀中則推行雙軌教學、繁簡兼教。教學總監稱是實用考慮,強調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更高尚。
2018/06/07 | 陳娉婷
為反抗者和罪犯辯護:黑社會出身、極左派導演若松孝二
若松年幼時常打鬥、無心向學,長大後加入黑社會,他是某程度的邊緣人、不良分子(delinquent),故喜歡以罪犯做主角,探討施暴者和受害者的關係,把兩者的角力隱喻成政治議題,或是揭露犯罪背後的一蘿子社會、家庭問題。
2018/05/30 | 陳娉婷
學運後的叛逆浪潮(下):禁斷之激情,燃起青年革命浪潮
60年代,激進學運和極左思潮襲來,情色暴力成了日本新浪潮電影主軸。若松孝二在1969年執導《狂走情死考》,紀錄了第二次學運重臨的激情,以不倫戀暗喻革命,惟在警方強硬鎮壓下,學運仍以失敗告終,令激進的若松在70年代轉向恐怖主義。
2018/05/30 | 陳娉婷
學運後的叛逆浪潮(上):60年代日本,性愛和暴力大爆發
60年代,香港發生六七暴動,日本趨生兩次安保鬥爭,激進學運和極左思潮襲來,情色暴力電影成了潮流。有「情色大師」之稱的若松孝二執導大量粉紅電影,以泛濫的不倫戀、畸戀、扭曲性慾,表達那個時代的暴烈與虛無。
2018/05/17 | 陳娉婷
瀕死藝術家:無懼罕見癌,瘋狂要及時
罕見病患者William比人更早「知死」,令他珍惜生命,沒有浪費過35年光陰。他會考零分、搞生前葬禮、成立一人NGO輔導尋死者,行走在社會邊緣,只因認清了命限在前,瘋狂要及時。
2018/05/12 | 陳娉婷
採訪側記:人間不失格,流浪者悲喜交集的臉
當苦難比快樂多,人活著的憑據是什麼?我想勾勒每一張露宿者的臉龐,看清他們活著的姿態和渴望,如何抓住人之為人的一絲尊嚴。
2018/05/08 | 陳娉婷
熱鬧的凌晨:走進24小時深水埗咖啡店
時針過了凌晨零時,摸黑走到深水埗福榮街,碰見一群徹夜不眠的人。他們喝咖啡、吃甜點,高聲喧鬧或是耳語談心,消磨漫漫長夜至天亮。
2018/05/02 | 陳娉婷
香港青年的蝸式共居:不怕環境狹小,只想擺脫孤獨
書匯把一層1600呎的空間分做22個單位,每個間隔不到天花板,除了隔音差及廚廁共用外,有租住裡面的青年很滿意,認為能識到新朋友,通過資源共享,來節省日常開支。
2018/04/24 | 陳娉婷
何慶基:藝術不應為賣錢,要與社會和人連結
何慶基的展覽社會性強,關懷窮人和弱勢社群,他的左翼藝術觀從何而來?他如何定義好的藝術?他的展覽公共性強,其私人生活又是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