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馨恩(壞情感)
發表文章數:69
一個關心性別議題,對女性主義、性別理論有一些研究的跨性別女性。致力於推動反暴力的同志運動。
  • 確認
  • .
教育孩子什麼是「肛交」,才是保護孩子
教育孩子什麼是肛交,不是要鼓勵孩子此時此刻馬上就去肛交,是遇到時知道那是什麼,避免加害或受害而不自知,如果青少年在合意性探索想嘗試肛交,也可以避免受傷或感染。
危險蜘蛛網:從性販運中倖存的南非跨性別女人
我的許多朋友都在從娼中喪生,但我在很多方面都是倖存者。我在娼妓制度、愛滋病毒、被槍殺、癌症和中風中倖存下來。我希望成為那些曾經忍受-或者仍然正在忍受-那個連倖存的我也同樣無法忍受的環境-這群無聲受害者的希望。
在同志遊行大聲說出「不敢說不,不是妳的錯」
請讀到這篇文章的每一位朋友,不要再把「勇敢說不」變成枷鎖,沒有人生下來就必須背負「說不的義務」,我們必須翻轉現有的思維與文化,告訴孩子與成年人「沒有同意,就是性侵」,將責任還給犯下性侵的人。
馬來西亞女同志遭鞭刑:打壓人權外,也反映對女性的暴力加劇
馬來西亞的性平現狀固然令人髮指,然而同時需要注意的是,父權社會正感受到女同志在內女性對其的威脅,因此產生了焦慮感激增的現象,所有女性都應該團結起來,對抗這樣性別不正義的暴行。
按照性別平權價值,七夕的傳說應該要這樣講才對
七夕的傳說,實在是嚴重違反現代的性別平權價值,一個女孩子被男人偷窺沐浴跟偷竊衣物 ,卻還要跟對方結婚,不知道織女是患有什麼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甚至織女的天衣還被牛郎扣押回不去天庭,有夠像是現代的新住民姊妹被扣押護照回不去家鄉。  
亂入世界盃決賽的Pussy Riot,她們的性別主張是什麼?
這幾天關於女性主義龐克樂團Pussy Riot的討論很熱烈,主要是因為她們闖入世足賽進行示威抗爭。不過有許多關於Pussy Riot的細節被忽略,因為Pussy Riot的基進立場與行動,常常被誤以為跟上空抗爭的FEMEN一樣是基進女性主義組織。
不用飲管「直接喝」最環保,這種說法是對女性生命經驗的忽視
近來與「環保吸管」相關的質疑與爭議越來越多。有一種聲浪是,環保吸管的製造過程一樣會消耗能源、汙染環境,那不如「直接喝」就好了,這樣似乎是最環保的方式。但筆者作為女性的生命經驗告訴我,這種說法是對女性生命經驗的忽視。
男性張開腿坐只是缺乏公德心?解析背後的性別壓迫
不是說只要縱容男性開腿就會造成性暴力、貧富差距與環境破壞,而是說這樣的社會價值觀更利於這些問題發生。性暴力不是突然發生的,是一種涉及性別因素的暴力侵犯行為,性暴力是有整個社會環境背景影響造成的。
排跨基女:排斥跨性別的女性主義流派
排跨基女主張自己並非仇恨跨性別群體,而是想要廢除性別系統(gender system)。他們假設在沒有性別的烏托邦,該不會有跨性別、多元性別。
我兒子都不出門旅行──為何「旅行青蛙」易被當成男生?
我並沒有要求禁止所有人能把青蛙視作男生。但是,多數人都把青蛙視作順性別異性戀男生時,並且現實中女孩獨自行動比較危險、男孩失蹤較少第一時間被通報,這就是我們需要注意的事。
德沃金的主張:反色情也是同志運動史的一環
色情(pornography)和情色(erotica)並不相等,反色情女權/同志運動者並不反對「情色」,也不像保守勢力污名化同志、跨性別的性,更鼓勵顛覆異性戀父權的性實踐。
哺乳不是露出乳房的唯一理由
乳房是屬於人類身體的一部份,是你的、我的和他的的身體,既不全然屬於社會、無需共享,旁人更無從置喙。
一個熟人性侵受害者的自白:瘋狂只是我對社會無力的控訴
作為一名非典型性侵(喊停不停)、熟人性侵受害者,我過程所感受與承受到的一切,像我這樣的受害者可能會需要什麼制度與協助。
大衛之星與黑三角:別忘了同被納粹壓迫的「女人」們
新竹光復中學納粹議題延燒過後,換個角度看見不同議題,女性主義也正在相互迫害。
「中性稱呼」未必是對跨性別者的尊重
「性別認同」經常被誤認為與「性傾向」一樣屬於隱私,因而不敢過問,或覺得這太過「政治正確」嫌麻煩,但若只是簡單一問就能避免傷害他人,為何不這麼做呢?
衣服是身體界線:談法國布基尼禁令、Vieso跨性別試穿禁令與女性權益
這兩個事件有許多相似之處,除了涉及性別、女權議題,也都關乎一個共同主題:衣服。在我們的社會中,「衣服」究竟是什麼呢?它不單純是的保暖工具,還象徵著我們的性別、宗教、種族與政治立場。
羊皮下的狼?:跨性別者使用廁所的權力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阿拉巴馬等州紛紛通過了所謂的「反跨性別浴廁法案」,強迫跨性別族群必須依照「出生證明上的生理性別」如廁,這項法案造成極大爭議,在紛爭之中,究竟誰才是批著羊皮的狼?
女性主義者不能「仇男」嗎?
「女性主義不仇視男人」這樣的說法,究竟象徵著怎樣的意義,又帶來什麼影響,單純只是為女性主義去污名化?亦或造成了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幽微影響,卻沒有被發掘探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