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土 Ground Breaking
發表文章數:66
破土Ground Breaking是一個以新青年為主體的線上線下平臺。我們來自兩岸四地,關注當下社會遭遇的不公與悲苦,並對主流的新自由主義話語進行反思和批判,展現底層的聲音與力量。破土承載勞工、農村、文化、思想、環保、性別、國際、歷史和底層敘事等議題,希望聽到當代青年人更廣泛的聲音。
  • 確認
  • .
信息時代的三角貿易:iPhone、低頭族、富士康
邱林川的這本《再見i奴》(Goodbye iSlave, 2016)提出了一種新的言說方式,使「信息技術可能帶來什麼危害」這個問題呈現出一個全新的面向:信息技術的發展對人造成傷害。這件事無需等到未來,它早已在發生。
武打靠演技,武校為安親:中國武術被KO之路
「中國武術是否能贏得現代格鬥」只能作為一個歷史論題,去看當今武術是如何在中國的市場化與城鄉變革中被利用,它是如何拉扯那些被剝奪者的命運,或許才是我們探視如今這個光怪陸離的時代的正確入口
殺死巨人,人類就能自由嗎?
《進擊的巨人》所展現的正是這種超越個人存在和力量的「巨大之物」,以及人們對它的恐懼和不安。但是《進擊的巨人》在日本以外的「巨大」人氣,說明對這種巨大如謎之物的恐懼和不安,已經在世界範圍內被廣泛共有。支配著現代社會的巨大的力量確實存在,但是人們卻無法具體地去想像它。
打不贏就加入他:優步中國與滴滴合併的戰略意義
滴滴獨佔中國市場之後勢必要加快進軍海外的步伐,勢必與優步產生利益衝突。在合併底下,滴滴與優步的大戰或許才剛剛開始。
寵物小精靈出沒:Google如何掏空我們的生命
就像Ingress,這類應用程序可以預測到我們強烈的慾望,與其它說給予我們想要的東西,不如說它決定了我們渴望的東西。
富士康與一個女工的iPhone夢
農村女孩歐陽對獨立和自由的渴望,集中體現在她買部iPhone手機的夢想上。能來富士康工作,在歐陽看來是離美夢成真又近了一步⋯⋯
英國所掙脫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歐盟?
不僅英國,其實歐盟多個成員國的公民社會中,脫歐聲音也此起彼落,導致歐盟危機湧現的深層根源,或許我們先從其概念開始作探究。
把黑人洗成黃種人?中國國產菁英的種族主義
中國這則洗滌劑廣告或許有意無意地迎合了這樣的一種種族優越思想。如果無法使用冷靜的頭腦來反思身邊的意識形態趨勢,那麼,我們無法逃脫這種潛移默化的低能和反智。
張翠容:十字路口的巴西——美國「後花園」一片泥淖
巴西與其他資源國家一樣,面臨經濟結構轉型。本已開始著手改善基礎設施,推動工業發展,無奈受內外政治壓力,舉步為艱。難道這就是拉美的命運?
影劇明星工廠的生產線:韓劇的血汗經濟
現實中貧富差距越是拉大,觀眾越愛看韓劇。因為普通民眾在電視劇演繹的「擬態生活空間」中,可以尋找到一絲情感上的慰藉。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口紅效應」,現實越是創傷累累,觀眾越需要幻想的勵志故事治癒自己。
「8小時工作、8小時休息、8小時歸自己」勞動節130年來的願望,至今仍是幻想
我們要爭取的不僅僅是八小時工作制,還有一個能夠真正實現自由、平等、民主及勞動者從剝削中解放的社會。這些目標,不是五一勞動節一天的遊行示威就可完成。
張翠容:古巴,革命的遺產與未來
長的一輩又恐怕古巴就此被捲入全球資本主義的大浪潮里去,失去珍貴的社會主義價值。至於遊客,則趁著古巴仍未完全給美國文化改造之前,趕赴島國一窺熱帶社會主義的最後探戈。
《太陽的後裔》暖男革命背後的女性平等訴求
這種告別了「霸道總裁」的刻板形象的異性戀「暖男」受歡迎的背後,其實是現代擁有自己事業的女性在嚮往浪漫愛情的同時,也要求獨立、自由和平等的心聲。
網路直播眾生相:芭比娃娃的房間
個時代,無聊的覺得自己毫無價值的人的數量比我們想像中的都要龐大,他們窺探芭比的房間,看她們在被營造的房間裡聊天、換裝、唱歌、跳舞,以慰寂寥。
如今,當我們談論搖滾樂的時候我們在談論什麼?
當然不只是搖滾樂,任何一樣新的、以反抗姿態出現的音樂形式,都值得讓我們警惕它是否會步入同樣的陷阱當中。
網劇《上癮》爆紅背後的意義:同性戀值得被消費,但依舊不被理解
耽美劇的爆紅,不但捧紅了不少小鮮肉,也讓我們看到了同志話題的巨大市場和商機,以及商機的界限和危險。那麼耽美劇究竟為什麼這麼吸引人?對於廣大同志的生存境況來說,耽美網劇又意味著什麼?
來自日本年輕世代的抗議:SEALDs揚起的社會運動,用說唱音樂向政府發聲
不要忘了在全日本2000多個地區,走上街頭的上百萬普通市民和數千回大大小小的示威遊行。儘管SEALDs這顆勁草的激情並不能掩飾其無力感,但他們的政治參與卻已經讓日本社會「起風了」。
透明又潔淨的供應鏈:公平手機是消滅血汗工廠的戰鬥機
整天用手機的你,是否想過:在大公司寡頭壟斷的全球智能手機市場裡,除了蘋果、三星、小米、華為這些傳統品牌,還存在更另類的選擇嗎?如果不想買血汗工廠代工的產品,是不是只能用老舊笨拙的諾基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