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02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約旦有錢人天天可用水,老百姓的水龍頭30天流不出一滴水
政府不論是否確實供水至某處,都會對該地收取輸水服務費用;在未供水時期,居民就要向私人供水公司買水,這些居民往往被迫繳交2次費用:一次是給政府,另一次則支付給加水人員。
不論在家裡或學校,「暴力」都是馬達加斯加的教育方式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還存在有各種不同的暴力形式,這些都會阻礙兒童(在身心上)的發展。
首都八成人無自來水──阿富汗為何嚴重缺水?
阿富汗的戰爭不僅摧毀了現有的公共建設,還延緩了建造新公共建設的計畫。阿富汗因為缺乏蓄水庫、運河還有水壩,該國源自山脈的水只有30%至35%留在境內,其餘的水則流向鄰國。
敘利亞烽火現場:我被迫帶著三個孩子遠離家園,既悲傷又疲憊
離城的巴士開了。那是最後一次看到我們那片所生活的殘骸及廢墟,那裡還掩埋著我們許多親愛之人;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呼吸到那裡滲透著死亡的空氣。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稱為「巫術」惹禍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危險的不只是記者和維權人士,在土耳其連「翻譯新聞」都是犯罪
在過去這段期間,土耳其的新聞工作者以及人權運動人士已為追求網路自由付出慘痛代價——他們面臨騷擾、逮捕以及訴訟,這些受害者中也包括了一些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了艾爾多安的人。
我來自烏干達,在白人男性主導的歐洲NGO備受歧視
我與一名白人男性通訊人員一起共用辦公室,他講電話時會用免持聽筒;而主管就打電話進來給他,一直在電話中說我的不是,並辱罵我。我從他人那聽來,他們這樣做的計畫是要把我逼走。
西班牙消滅種族歧視的最佳方案,就是否認歧視的存在
現行的反種族歧視政策,就是個好例子。絕大多數的相關機構,幾乎總是由土生土長的白人來出謀劃策、決定方向;而那些白人,肯定不曾親身遭遇種族歧視或排擠。
改革腳步不停歇,天然資源豐富的科特迪瓦能成為非洲大國?
國際社群及主要金融機構都相當支持科特迪瓦政府所做的努力。基金管理機構在2016年即允諾以捐贈和借貸方式提供154億美元資助PND計畫。
約旦大學畢業生:卡車司機的小費,比我的薪水還多
近幾年來,約旦的大學學費飆升,但是這並無法保證大學生畢業後可得到前景美好的未來;大學畢業生在現實世界中沮喪,也對這個國家與自我感到失望。
日本皇帝般的企業主管和飽受「職權騷擾」的上班族
近來,安倍晉三政府為了因應勞動力短缺和生產率低下問題,計畫鬆綁日本監管工時的法律。
敘利亞女童變身戰地記者,報導同胞戰爭苦難
敘利亞的戰爭景象因為經常被敘利亞人民紀錄報導,可說是歷史中存在最多記載的軍事衝突。
巴黎街友:寧願露宿街頭也不想去禁狗、暴力、沒安全感的收容所
露宿街頭的生活情況仍是艱困的,加上冷冬、飢餓、路人的冷漠無視,還有法國各城市中心一再地整治以驅離這些窮困的人使他們不被看見,這些無家可歸者反覆地遭受打擊。
「獨裁」在南美洲不是大事:民主或無法解決問題
一旦理解了棄權的思路,你就會明白要從整個政治體系裡全然地放棄權利是件難事。某些人「不參與」,就會將機會讓給他人。
敘利亞母親獨白:在未來,我的孩子有機會知道香蕉是什麼嗎?
有一次,我問問鄰居:「我們真的活著嗎?有人知道我們存在,我們在這個地下室裡活著嗎?」
尼泊爾餐廳怕禿鷹腎衰竭 「獻祭」不含止痛藥牲畜
除了保護大自然,這些為禿鷹開設的餐廳也成為吸引國內外遊客到訪的觀光景點,並為鄰近小鎮提供了額外的經濟效益。
法國「連帶責任罪」阻難民
法國《世界報》的報導:「儘管談話中展現了對難民的歡迎,但不管從哪個角度都可以看出想嚇阻難民前來。」
東南亞國會議員開會在幹嘛?打瞌睡、玩手機,還有人看色情片
常見的批評是,這些政客們非常虛偽。他們在公共場合扮演道德模範,竟然在工作時睡覺、玩遊戲,甚至是看色情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