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志綱
發表文章數:90
臨床心理師,畢業於台灣大學心理學所,現為心理健康行動平台pinsoul計畫共同主持人。專長情緒與生活適應、價值取向調適、思考與心理歷程調適等。內心的目標是希望能透過行動化的服務模式,讓更多人能夠從心理學服務中受惠,讓大家藉由便利的科技,積極的態度,更認識自己,克服生命中的困難,追求更內心更富足的生活。
  • 確認
  • .
2018/06/18 | 麥志綱
為何會覺得「輸給自己可以,輸給別人就是不公平」?
能讓你成長的方法,就是要讓你心甘情願覺得公平,你要不然就是在內心有一種價值觀來讓你面對評價,並且作為客觀標準,要不然你就是問問自己:「現在的你是否有比以前更成長更進步了呢?」這是讓你能公平正面面對生活中的評價的方法。
2018/04/12 | 麥志綱
為何那些「有毒」的人總是能爬到你的頭上?
仔細去探究這些黑暗特質的人,在獲取資源上到底有什麼好處,其實就可以發現一個很重要的現象。那就是擁有黑暗特質的人其實比較會演,比較有政治手腕,比較懂得討好那些有權力的人。
2018/03/26 | 麥志綱
在工作中進退失據的自己....
你很難單純地回答一個工作好不好,一個工作值不值得我們投入一輩子,那些在工作時的混淆、混亂、不清不楚、要死不活或許都取決於我們如何認知工作,如何認知工作能為生活帶來什麼。
2018/03/13 | 麥志綱
習慣隱藏自己的情緒,也剝奪了生活中的感動
對於情緒表達,每個人都有細膩程度的差異。如果追求一個豐富故事的自己,一個複雜完整的自己是重要的,是追求幸福的,那能充分表達自己的情緒,用細膩的方式,或許值得追求。
2018/02/22 | 麥志綱
你跟手機能產生某種感情依附,因為它就像某個人的延伸
對手機有這種類似成癮般的不安時,你總是想要第一時間回覆訊息,或看到別人的回覆,因此你很焦慮地一直檢查手機,一直在滑手機,其實有可能是因為你在人與人相處上也是這種狀態。
2018/02/09 | 麥志綱
日本年度潮語「忖度」:不穩定的人掌管你生活之時
在我們的文化下,有點像日本,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去捉摸長輩、主管或是師長那不太成熟,不太穩定的價值標準與行事風格,即是「忖度」。我們必須用力想,也問不得,因為問反而會招致「你怎麼那麼蠢」的極端評價。
2018/01/08 | 麥志綱
 「我跟你很熟嗎?」
疆界就像你生活中內心的圍牆,你有可能很穩定地一直有一個所謂圍牆的構造分配圖在內心,但也有可能你至始至終都沒有想過這件事情,導致你的疆界很難去穩定判斷。
2017/12/23 | 麥志綱
以情緒之名,殘害自己或別人
如果可以或許我們要清楚地同理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感受,別人為什麼會如此感受,這段整理的過程才能避免我們總是以情緒來折磨自己。
2017/11/12 | 麥志綱
感情中的忌妒與猜忌,或來自想尋覓新歡的衝動
當你生活中被某個不是你伴侶的人吸引,你竟然會覺得你的另一半一定也會被某些人吸引,而在情感上出軌,因此你在互動中導因於這種心境,開始產生一些類似嫉妒猜忌的負面情緒,與行為,就好像你的另一半真的背叛你一樣。
2017/10/11 | 麥志綱
跟「過得不太好的父母」一起長大,是怎樣的感覺?
當我們剛開始問出這個命題「跟著過得不太好的父母們一起長大,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我們以為答案都會是很負面的,但當心理學家訪談了許多這樣經驗的人後,發現其實正、負面的經驗都有。
2017/09/14 | 麥志綱
妄想看似不理性,但其實對患者有心理上的好處
妄想背後的目的事實上就是一種自我欺騙,把個人的慾望凌駕於能跟現實生活中形成平衡。
2017/09/12 | 麥志綱
為何我們總是冤冤相報,陷進關係中的惡性循環?
或許就是在最開始有人沒有適當地尊重別人,而本於互惠原則,我們這段不良關係不會斷掉,而是走向了負面的互動。
2017/08/26 | 麥志綱
為什麼傷害你的人,連一句「對不起」都說不出口?
道歉本來就是一個很值得慎重執行的事情,因為他是維繫健康關係的根本,當有錯誤發生在彼此之間時。
2017/08/14 | 麥志綱
「出來玩無法High」與「在一起還孤單」的痛苦...
或許「在一起還孤單」的痛苦只有一種唯一的解法,那就是不要暫停提醒自己去嘗試了解別人,多問問別人的現況,以及努力分享自己的現況,減少自己想要隱藏的心態,主動去創造有意義的互動。
2017/08/06 | 麥志綱
講八卦時,到底幾個人最適合?
對話之所以稱為對話,就是你說了一些事情,然後我回應一些事情的一來一往。即便是在講一個不在場的人,這也是會耗費心智能力的,因為你需要猜想那個不在場的心理狀態,與所作所為的意圖,心理學家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講八卦的時候人總是愈少愈好了。
2017/07/20 | 麥志綱
以羞愧作為武器:羞辱你是因為不想靠得太近
你常聽到「誒!沒想到現在還有人會用這種方式做事情」或是爸媽對你說:「真希望,我家的小孩能跟XX一樣,就好了」嗎?這種以營造可恥而想要獲得掌控權的互動方式,著實地在一點一滴侵蝕對方的自我感覺,讓我們覺得自己受到威脅,無法確立自己的想法的正當性,甚至讓我們羞愧於真實表達自己的想法。
2017/04/27 | 麥志綱
為什麼我們會把工作當成「自己的敵人」?
我們為什麼會把工作當成敵人呢?原因在於我們不覺得工作在我們內心的生活世界中佔有不可或缺的地位,而是覺得工作剝奪了什麼,或許是心力、或許是時間、或許是體力、也或許是人與人相處的和諧。除了實質以外,我們會在內心對工作這件事情,形成某種契約的概念。
2017/03/01 | 麥志綱
聽聽別人說什麼:就算再激動,也請試著把自己的觀點放一旁
嘗試瞭解一個人想法的來源,或我們稱的「脈絡」,是需要練習的。若沒辦法深入瞭解,也就無法開放地面對多元的價值與觀點。那該怎麼做比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