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芳
發表文章數:438
當過小編、文案、企劃,寫字的人。現為關鍵評論網記者。
  • 確認
  • .
2019/01/13 | 李秉芳
中國再爆145名兒童接種「過期疫苗」,家長怒揭「不只這些」爆衝突
除了這次的小兒麻痺疫苗,家長發現先前接種的其他疫苗也有問題;中國政府2016年底才開始強制登記疫苗批號等資訊,此前批號更新不及,可能與實際接種情形有異,以致出現過期、無訊息。
2018/11/15 | 李秉芳
美國副總統提6大底線:若中國再不改善,美中將「全面冷戰」
為設法化解與美國的貿易戰,中方官員已擬出對美國特朗普政府讓步的一系列可能做法,是貿易戰開打以來的第一次,但目前擬議的讓步仍未達特朗普的要求。
2018/10/06 | 李秉芳
塗鴉藝術家Banksy拍賣會上「自毀」千萬作品:變廢紙還是更珍貴?
雖然今天Banksy的行動被視為對藝術市場的抗議,不過拍賣公司說﹕「你也可以說作品其實是更珍貴了,因為它很明顯是第一件拍賣完後即刻被碎的作品。」
2018/12/21 | 李秉芳
為了打破30年「捕鯨禁令」,日本揚言2019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
日本決定退出IWC,退會後,將可望擺脫維持約30年的捕鯨禁令,重啟商業捕鯨,但未來不在南極海進行商業捕鯨,而是在日本近海及日本專屬經濟區(EEZ)內進行。
2018/12/31 | 李秉芳
【圖輯】從波登到盧凱彤,那些在2018年「中途離席」的人
人永遠無法清楚的知道另一個人內心正在經歷什麼樣的痛苦折磨,請友善對待社會上的每一個人,並且記得,伸出援手永遠不嫌晚。
2018/09/03 | 李秉芳
兩週前他是美國頂尖留學生,維吾爾青年一回國就成了「再教育」階下囚
與中國發展經濟夥伴關係,讓這些國家有口難言,不便對新疆局勢發表意見,身為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埃及甚至曾協助中國打壓新疆的維吾爾族人。
2018/09/10 | 李秉芳
大坂直美打贏偶像奪冠卻淚灑頒獎典禮:美網決賽是誰受了委屈?
大坂直美牽扯進這場風波中,在頒獎典禮面對噓聲四起的她甚至主動向地主國的球迷們道歉:「我知道每個人都是在幫細威加油,很抱歉結局是這樣。」
2018/12/14 | 李秉芳
社會總要我們積極向上,但他的人生就像「有點歪斜小木屋」
不能說「野青眾」改變了他,相遇和來到草原都是個契機,「我改變我自己,這很重要。很多人經歷了草原,但只是生活型態改變了,沒有面對自己,還是會困在形式。」
2018/09/17 | 李秉芳
99歲二戰英國老兵辭世,為何希望「中華民國國旗」覆棺?
當時國軍以僅8百餘人之兵力,在英軍協同下,成功擊退兵力多達七倍的日軍,救出被圍數日的英軍7000餘人、還有有被日軍俘虜的官兵、英美記者、傳教士和平民等500餘人。
2018/09/16 | 李秉芳
「平成歌姬」時代結束,安室奈美惠回故鄉沖繩開唱告別歌壇
安室奈美惠是日本樂壇史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在10歲、20歲、30歲、40歲階段都擁有百萬銷量的女歌手,並奪得許多全球音樂獎項。
2018/12/16 | 李秉芳
「我們不要美軍基地」駐日美軍新基地擬填海,沖繩民眾揚言反對到底
備受爭議的普天間美軍基地遷移案歷經22年,日本政府昨天開始投下填海的土石,雖讓案件進入新局面,但也很難避免更加深化中央與地方對立,而且明年2月就要舉行縣民公投。
2018/12/16 | 李秉芳
「可能無法完成論文了」博士生受困伊斯蘭佔領區,教授派傭兵救援成功
被救援的學生祖瑪是「亞茲迪人」,因為信仰習俗經常被視為異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之一的穆拉德也是,穆拉德被伊斯蘭國綁架並成為性奴。
2019/01/11 | 李秉芳
國際施壓「再教育營」奏效?2000哈薩克族人獲允許放棄中國國籍、離開新疆
中國西部地區大約有1200萬穆斯林,大多數是維吾爾族人,但有150萬人是哈薩克族人,哈薩克族人也同樣被當局以所謂的分裂分子加強鎮壓,且因為哈薩克和中國官方關係良好,媒體過去不太敢報導。
2019/01/15 | 李秉芳
德國第一位跨性別議員「誕生」 保守派議長力挺:性格比性別更重要
甘瑟荷去年11月已經取得精神科醫生開立的證明,確認她是跨性別人士,根據德國法律,更改官方姓名和性別登記的要件之一是取得2位醫學專業人士開立的意見書。
2018/12/31 | 李秉芳
中國2019年新規定:公安執法「免負法律責任」
政法大學的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批評,中共警察執法本身就不存在權威性,因為中國不是法治社會,警察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
2018/12/30 | 李秉芳
航海450天就像一場「轉世」,她唯一沒學會的就是害怕
一個長時間的旅行和每天去上班有時候本質上感覺是相同的,什麼是「自由」?當你心理準備好可以接受所有預期不到的境遇時,會得到很多不可思議的回饋。
2018/12/07 | 李秉芳
​​​​​​​他逃學又逃家,卻逃不開「衣服」的束縛
他從很小就意識到自己「不喜歡穿衣服」這件事,當初只是單純覺得穿衣服不舒服,後來他漸漸認知到在這個「不允許裸體」的社會文化中,背後更多的是對不同價值觀的壓迫限制,以及對性的污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