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發表文章數:2077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 確認
  • .
2018/08/01 | 讀者投書
讀李敖《北京法源寺》(上):被小說捧上了天的康有為
我選了李敖的《北京法源寺》認真研究。發現怎麼小說中的歷史人物和事件跟我的認知有明顯落差?我以業餘的歷史愛好者和紙上偵探家自居,更加勤於閱讀相關著述,最終發現李大師好像沒搞清楚康「聖人」的為人。
2018/07/31 | 讀者投書
挺進北韓(五):她的虛假,也是她真實的一部分
我和導遊促膝長談,抓緊機會把我一肚子問題全部問完:為什麼不讓我們拍北韓「不好」的照片?
2018/07/28 | 讀者投書
《北野武的下流哲學》:聽阿伯談品味、夢想與瀟灑之道
「老人就像發酵食品,所以成為老頭的人也可以有好味道。」簡直就是北野阿伯的真實寫照。
2018/07/26 | 讀者投書
《小偷家族》影評:既陌生,又熟悉的是枝裕和
我們抱著過往觀看《橫山家之味》、《比海還深》的心情進場,怎會料到離場時不禁會問:「這電影怎麼了?是枝裕和有什麼用心?」
2018/07/25 | 讀者投書
挺進北韓(四):朝鮮女士購物瘋狂,熱情絲毫不輸香港人?
這所光復百貨可能只是政府營造國民有高消費能力的「片場」。
2018/07/23 | 讀者投書
奧姆真理教的秘密電台,狂熱輸出革命的共產電台
當年的空中似乎有一張我們看不到的密密麻麻的廣播網,除了上述官方的對外廣播,還有一些像奧姆真理教放送這樣的秘密電台,它們一般為反政府勢力、異議人士及特定組織創辦。
2018/07/20 | 讀者投書
我在英國「失聰」了:如何利用PQCVS五步驟練好英文聽力?
背了一千個英文單字、看了一百部美劇,但聽力卻不見起色困擾,所以今天要來分享一下有技巧性、策略性,來增進自己英文聽力,準確來拆解對方想要表達意思。
2018/07/12 | 讀者投書
挺進北韓(三):我甩開了導遊,獨自在平壤遊蕩
我的好奇心最終戰勝了我的理智。趁著這機會,我甩開了導遊,獨自一人在平壤遊蕩。
2018/07/05 | 讀者投書
挺進北韓(二):我問神父「要是領袖行為違反上帝旨意,怎麼辦?」
我又問他朝鮮教會對同性戀、雙性戀等LGBT的議題有什麼看法。他一臉困惑的看著我⋯⋯
2018/06/29 | 讀者投書
挺進北韓(一):尋找真實之旅
我想很多人都會質疑,到北韓看到的事物是真的嗎?坦白說,直到旅程結束,我依然無法分辨所見所聞的真偽。
2018/06/26 | 讀者投書
韓國選秀實境:投誰一票?《PRODUCE 48》的觀看與炒作
日、韓樂迷皆相當關注的《PRODUCE》系列第三季《PRODUCE 48》在今年6月15日迎來首播,而Mnet電視台選秀節目再度秀出惡名昭彰的惡魔剪輯,刻意放大檢視或重覆剪輯出演者的言行,影響觀眾的好感度,間接控制順位排名的變動。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下):九龍城寨,黑暗中有光
每次回香港,我總會從東頭村家裡,信步走到寨城公園去尋找童年的回憶,因為那裡曾經是我的家。走在寨城公園原來龍津道的公園小徑,曾經住過的位置依稀可辨,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家早已如煙消,心裡又感到陌生。
2018/06/26 | 讀者投書
我的城寨童年回憶(上):「三不管」的香港九龍城寨
城寨內的街道暗無天日,頭頂可見的是看似欲墜的電線和水管,水管日夜滴水,無人修葺,邊走要邊提防被水滴到。街巷暗弄濕漉漉的,濕氣甚重,老鼠橫行,暗角隨時會蹦出一隻,和行人擦脚而過。
2018/06/24 | 讀者投書
說華語被輕視,英語講再好也是西方眼中的「香蕉人」
英語是全世界通用的語言,並不代表只要學會英語就可以了。就算是英國、美國這樣以英語為母語的國家,他們的國民也要學習外語,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民族像華人這樣輕視本民族的語言。
2018/06/24 | 讀者投書
日本跨性別男生:我害怕上學,因為必須穿裙
日本大多數初、高中都規定穿著制服。制服式樣帶有明顯性別特徵,非男即女。日本中央政府近年已採取若干積極措施,加強保護LGBT青少年,建議教師應「接受學生對球衣、校服和體育服的偏好。」
2018/06/24 | 讀者投書
七年 vs. 兩個月:香港與菲律賓「依親移民簽證」的不同政策態度
之前在香港工作,整整花了七年的時間才拿到永久居民身分證。這中間要搜集七年的繳稅記錄,感覺是付出勞力與青春等價交換而來的。這次辦的是依親的移民簽證,入境之後不到兩個月,就拿到了永久居留的身分,速度快得令人不敢置信。
2018/06/21 | 讀者投書
她不過是一名「女模」:觀展「實況」,反思藝術圈男性霸權
展覽中有出現宣傳照的那名女性,但她不是主角。當男性藝術家的名字在展覽出現、男性藝評的名字印在文宣和作品中,「她」的名字卻未曾出現。她不過是一名沒有臉、沒有名字的「女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