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發表文章數:1770
投稿請寄到 oped@thenewslens.com 來信請附上投稿人真實名字、email和電話,並直接附上投稿內容(word,純文字皆可)。我們會在收到稿件後24小時內回信,建議勿一稿多投。 另外為了國際版翻譯需求,也請附上想要刊登的英文作者名稱。  
  • 確認
  • .
2018/02/23 | 讀者投書
為何顧客只/不買我的東西?
「只要行銷做得好,銷售會變得極為容易」。但要如何做好行銷呢?
2018/02/22 | 讀者投書
評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小說本身也許是個巨大的隱喻
傳統小說的伏筆其實就是一種隱喻,指涉了往後劇情的影子(像是還沒看到太陽前,先看到山頭的影子)。但村上春樹給我的感覺是,他試著告訴人:「影子就是影子,沒有太陽這回事。專注在影子本身,也不要試著解釋它。」
2018/02/04 | 讀者投書
養蛙麻痺疏離感的藥效退去後,「蛙奴」還剩下甚麼?
「養蛙」成為大眾最流行的活動,不論名人或普通人都愛上,熱潮不輸當年的電子雞。這些療癒小物反映的其實是現代人的自我投射,但熱潮結束,麻藥退去後,可能反而帶來更大空虛。
2018/01/30 | 讀者投書
只想追求愛情,卻慘死在兄弟刀下的巴基斯坦女孩
至今風俗仍十分保守的巴基斯坦,在男女雙方結婚時,別說婚前交往,許多人甚至要到結婚當天才看到另一半的長相。
2018/01/29 | 讀者投書
一則貼文讓fb教主資產蒸發33億美元
簡而言之,重點就是不要再把臉書當作曝光的工具,而是當作經營社群的工具。明白這個趨勢,你將可以讓臉書的演算法支持你,而不是扯你後腿。
2018/01/29 | 讀者投書
體育歸體育?一位烏克蘭體操選手投靠俄羅斯的故事
當烏克蘭和俄國因為領土問題劍拔弩張之際,2016年,烏克蘭體操界明日之星Eleonora突然投奔俄國,根據今年的最新消息,她已經離開了俄國的國家訓練中心,反觀台灣的運動員,在面對對岸的入籍邀請時,又應該抱持怎麼樣的心境呢?
2018/01/29 | 讀者投書
如何看待模仿動漫的犯罪?《金瓶梅》序言裡就有最佳註解
無論是怎麼虛構的內容,血腥及暴力的陳述多取材自真實世界,作者只是反映真實。這些存於世界中的暴力,才是我們應該注意、杜絕的源頭。
2018/01/25 | 讀者投書
新自由主義時代是否隱含帝國主義(下):John Smith對David Harvey的批評
John Smith批評David Harvey否認帝國主義,更在《新帝國主義》(The New Imperialism)及許多關於資本主義和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歷史的研究中,利用他馬克思主義者備受推崇的身分,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最重要的問題上誤導讀者。
2018/01/25 | 讀者投書
新自由主義時代是否隱含帝國主義(上):David Harvey如何曲解利潤率?
Smith與Harvey之爭不只是理論和實證研究問題,也是工人和社會主義者在面臨身處的國家厲行階級剝削和民族壓迫時,如何省察國族主義建構而重新團結勞動與受壓迫者。
2018/01/24 | 讀者投書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威權者的惡行,來自愛國心的錯覺
普通人民面對威權,是完全沒有聲音的,因為我們不會、也不敢跟這樣巨大的權力起衝突。直到這隻手伸到了我們的脖子上,掐住我們的喉嚨。
2018/01/20 | 讀者投書
長開選戰模式 特朗普「雄辯勝於事實」的輿論祕訣
當我們的理性思維沒有能力去認知各種領域的知識,又不可能達到足夠個人經驗去判斷的時候,我們生活的一切本質上就是不同輿論磁場所「洗腦下」的認知成果罷了。
2018/01/16 | 讀者投書
莎蓮娜威廉絲嚇人生育故事:認識沉默殺手「深層靜脈血栓」
以懷孕或生產的高危險族群估計,發生率可高達1/500。由於深層靜脈血栓的症狀常常無明顯的特異性,因此對於疑似深層靜脈血栓的患者,除了以病患的症狀及相關量表協助評估患者罹病的可能性之外,臨床醫師也可利用血液學或是影像學的檢查輔助,以便及早診斷,避免錯失治療的先機。
2018/01/04 | 讀者投書
我只賣兩萬元──遊客看不見的日本低端人口
北京政府驅趕「低端人口」受國際討論,但其實在外人看來乾淨、秩序、富足的東京,因為封建主義和城鄉差距,同樣充斥著嚴重的歧視問題。
2017/12/17 | 讀者投書
余光中的鄉愁不是你的,你的政治正確也不是他的
詩人的鄉愁既成不了我們的鄉愁,我們也就不能以我們認為的政治正確去評斷詩人的政治正確。
2017/12/11 | 讀者投書
明年1月就可辦婚禮了,澳洲「婚姻平權」一路如何走過?
從可能被政府丟進牢裡(直到1997年同性戀才正式除罪化),澳洲地方與中央修法保障同性伴侶關係,一直到現在可以步入婚姻的殿堂,同志逐漸擺脫了各種制度性的歧視,爭取到了婚姻平權。
2017/12/05 | 讀者投書
比啟蒙運動早兩千年的神秘「墨學」,為何最終銷聲匿跡?
墨學代表了金字塔的底層,他的興盛出自亂世人民怒吼的偶然,他的衰亡同樣也出自於盛世人民喜樂的必然。也許又到了一個橫征暴斂的時代,墨學又會再一次被點燃,可以的話我們不希望有這一天。
2017/11/23 | 讀者投書
香港基層女性支援不足——社福資源去哪了?
十月發布的施政報告中,卻只有一項在職婦女產假的女性政策,其他有關女性權益的政策建議,一概無疾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