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發表文章數:157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1982年正式成立。我們除了積極推動全球性的倡議運動,也關注本地的人權事務,同時亦專注人權教育,讓大眾認識及了解人權這普世價值,共同建立一個尊重人權的社會。網站:https://www.amnesty.org.hk
  • 確認
  • .
你也可以成為人權捍衛者,一同為人權奮鬥
而我們亦發現,每一個人力量即使再微小,只要挺身而出,對這些人權捍衛者以及人權狀況表示關注,往往能集結更多力量,讓每一個人能有更多安全的空間去發聲。
3年前被擄走的尼日利亞女孩獲釋,但事件並未完結
2014年4月,尼日利亞傳來震驚全球的消息︰276名於該國奇博克鎮公立學校就讀的女學生被當地極端武裝組織博科聖地擄走。
薯片、雪糕、朱古力背後的血汗棕櫚油
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年底發佈《棕櫚油業的驚人醜聞:知名品牌背後的勞工侵權行徑》,揭露全球最大的棕櫚油生產商豐益國際種種侵犯勞工權利的行為。
香港符合教育權的國際標準嗎?
少數族裔享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可是,聯合國屢次批評香港歧視少數族裔學生,情況有待改善。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嗎?
早年的特首稱香港可以參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論言猶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卻因為發表意見而要申請政治庇護,令人憂慮,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達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人權缺席的特首選舉
如無意外,今日將會選出新一任香港特首。雖然讀者很可能沒有選票,但三位候選人的人權政綱如何呢?
在非洲東南部,白化病患者一出生就活在死亡威脅中
因為迷信,非洲的白化病患者往往被當成珍禽異獸般遭到獵殺,不少人均不惜一切擄走患者。
在首爾,她們每個星期三都去示威
今年3月8日適逢是星期三,在韓國首爾,自1992年起的每個星期三,一班倖存的慰安婦以及關注性暴力議題的人士,均會在首爾的日本領事館門外請願,要求日本政府承認罪行。
仇恨政治當道,我們還能獨善其身嗎?
「仇恨政治」似乎愈來愈有市場,人們容讓甚至支持將侵害「他者」人權的行為合理化,以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卻忽略了當人權底線失守,最後可能得不償失。
專訪:張超雄談香港殘疾人權利
就着殘疾人權利議題,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訪問了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殘疾不是個人問題,消除障礙義不容辭
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強調殘疾並非個人問題,而屬社會建構,外在環境及社會態度阻礙殘疾人平等參與社會的結果。
確保港人人身安全,政府有責
事隔接近一年,去年的李波事件未有進展;近日更有新聞報導指於中國經商的香港居民肖建華,疑遭中國執法部門跨境來港被帶走,再次為港人人身安全敲響警報。
「向毒品宣戰」變「向窮人宣戰」︰菲律賓警察的殺人經濟
自總統杜特爾特「向毒品宣戰」後,7000多人遭法外處決——即未經任何審訊,只要被執法人員或受僱殺手認為是「毒犯」或「涉及毒品者」,就會遭到殺害。
被強積金排除的家庭主婦/主夫,如何獲得恰當保障?
現今社會不少家庭主婦和主夫克盡家庭責任,為社會付出勞動力,她/他們即使未能按月得到相應酬勞,亦應獲得平等的社會保障。
若吹哨人不受保障,公眾權益唇亡齒寒
「吹哨人」為公眾利益而洩密,但目前未有法例保護他們,或會導致寒蟬效應,影響公眾知情權及其他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