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
發表文章數:180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1982年正式成立。我們除了積極推動全球性的倡議運動,也關注本地的人權事務,同時亦專注人權教育,讓大眾認識及了解人權這普世價值,共同建立一個尊重人權的社會。網站:https://www.amnesty.org.hk
  • 確認
  • .
言論自由有界限,限制就可以無界限?
當面對與社會道德標準或有不符的言論時,如何以對人權影響最小的方式妥善處理,是掌握權力者應思考的問題。
《愛本是無罪》︰改變那條禁止愛人的法律
當愛不被世俗認可,就會變成重擔。然而Wildeblood沒有因此而退縮,更投身於改革不公的法律。
我們要活得這麼快幹嗎?
政府在發展上講求效率,但在保障人權方面的效率卻似乎不是如此。如果人權得不到充份保障,只看重發展和效率,到頭來受惠的真的是小市民嗎?
被政府售賣的人權——開發尼加拉瓜運河的代價
尼加拉瓜政府一直拒絕與最受運河工程影響的民眾對話,市民唯有以其他方式表達意見;然而,當市民走上街頭反對計劃時,政府亦以過度武力及非法拘留的手段對待和平集會的群眾。
人口販賣——這麼近,那麼遠
香港的歷史中不難見到販賣人口的痕跡,而一百多年後的今天,你也許會想「今時今日仲邊有賣豬仔吖」,但事實上,在不為人知的角落,人口販賣卻每天都在發生。
誹謗法例應如何修訂?專訪港大法律教授張善喻
香港法院也說根據《人權法》,民事誹謗賠償應考慮對言論自由的影響,考慮賠償不要過高,否則會引起寒蟬效應。
誹謗與言論自由之間,何謂合理限制?
即使是民事誹謗,特別報告員認為賠償高昂且不合比例,可令規模較小的獨立傳媒破產,令傳媒難以在免於恐懼的情況下調查採訪,導致損害新聞自由。
寫在「709大抓捕」兩周年︰假如對眼前的不公義置之不理,你會怎樣?
「709大抓捕」最初爆發時,江天勇並未有被帶走。仍能自由活動的他為被捕的維權律師四出奔走,於2016年11月失蹤,至今未能接觸家人律師。
參加工作坊,都係企圖顛覆政府?
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總幹事Idil Eser早前參與工作坊時,被土耳其當局拘捕,指參與者「企圖顛覆政府」。
他們只是堅持應有的人權,卻被指顛覆政府
劉曉波、王全璋、江天勇等中國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只是行使其表達自由——甚至劉霞,只是生活著,他們沒有人預備做賊,卻被帶走、被失蹤、被認罪……
為揭示美軍侵犯人權,被判入獄35年的「吹哨人」曼寧
曼寧曾入伍美國軍隊,知悉美軍在伊拉克侵犯人權的狀況,在公義與對愛國之間掙扎下,最後她還是決定將機密文件公之於大眾眼前。
每當(中國)政要來港時…
每當有中國政要來港時,香港記者的採訪權以及市民的示威集會自由均受限制。
在競爭力第一的香港,為何有人想選擇死亡?
在香港這個所謂競爭力最高的社會,政府的福利機構對這些長者、長期病患者和照顧者的支援竟是如此不足和被動,以致出現悲劇。身為香港人,這比競爭力下跌更令人羞愧。
享用郊野公園也是人權
適足住屋權與公共空間,屬市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亦相當重要,但現今面對的問題不應是二取其一的選擇。
你也可以成為人權捍衛者,一同為人權奮鬥
而我們亦發現,每一個人力量即使再微小,只要挺身而出,對這些人權捍衛者以及人權狀況表示關注,往往能集結更多力量,讓每一個人能有更多安全的空間去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