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y Huang
發表文章數:719
現任 關鍵評論網新聞組採訪編輯
  • 確認
  • .
2018/05/18 | Abby Huang
美國出現首位女中情局長:擁30年多特務經驗,涉水刑逼供戰俘
哈斯佩爾的強硬態度,使得她在美國力抗恐怖主義的時期,順利升遷。沒有料到的是,她的強勢,卻使得她在出任中情局長的時候,差點成為絆腳石。
2018/05/07 | Abby Huang
白宮批中國「歐威爾式胡言亂語」,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轉發「中文版」
有網友支持、有網友反對,但更有人質疑,「為什麼新浪不敢封美國大使館的微博呢?」
2018/05/06 | Abby Huang
性騷擾不是罪?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和殺人、強制猥褻不一樣
日本財務省事務次官福田淳一上月被揭露在採訪過程中性騷擾女記者。不過下台後,他仍可以領約港幣373萬元的巨額退休金。
2018/05/06 | Abby Huang
中國要求36間航空公司改「香港」「台灣」名稱 白宮怒斥「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為搶進中國龐大的消費市場,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企業常得被迫屈服於中國的「政治正確」,經營風險日漸升高。
2018/05/03 | Abby Huang
【圖輯】麥當勞被燒、上百人被補──法國人如何度過五一勞動節
比起20年前,法國的失業率上升了超過4倍。當地青年表示,今天的青年面臨著停滯的時刻,幾乎沒有依靠,而政府正在拿走社會福利。
2018/05/01 | Abby Huang
希望消失時:連環爆炸、不明槍擊,10名記者在同日死於阿富汗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30日發生連環爆炸案,9名記者在同一現場遭受自殺炸彈客攻擊,接連殞命,同日在東南邊境一名記者則是遭到槍殺,使得該日成為國際新聞圈內,近年來最黑暗的一日。
2018/04/26 | Abby Huang
「這世界再沒有404」:北大學生以「區塊鍊」令性侵醜聞永存網上
透過這起事件可見「區塊鏈」對中國公民運動有巨大的組織潛力,因為它可以有效突破中國無孔不入的網路審查機制。
2018/04/23 | Abby Huang
台灣女攝影師「與鱷共舞」奪獎 透露拍攝驚險幕後
真正的攝影「必須懂思考」— 如果希望其他人注意欣賞你的照片,就必須給他們一個理由,讓他們不僅僅只是瞥一眼而已。
2018/04/18 | Abby Huang
一度當不了飛行員,西南航空女機長卻保護了全機人
「她有種韌性,去做一些超乎女性被允許或預期要做的事情的標準。」女機師舒茲的校友表示:「她努力突破極限,並成為她努力想達成的目標。」
2018/04/12 | Abby Huang
無酬被拍長達16年,包括大量裸照:與日本情色攝影師荒木經惟合作的代價
「他把我稱呼為『老子的女人』,或是說『因為有繆思,所以我不能死』,好像我是他最重要的女人」,不過也有些時候,KaoRi又被叫做「妓女」「連公寓都沒有必要買給她的女人」。
2018/04/11 | Abby Huang
日本經濟海域含大量中美貿易戰「秘密武器」,夠全球使用數百年
稀土可說是21世紀最珍貴的金屬,常用於高科技武器和智慧型相機。目前稀土的主要產地在中國,也令它登上新一波「中美貿易戰」的戰場。
2018/04/10 | Abby Huang
釀上百外交官驅逐的俄國間諜毒殺案,父女兩人都「安全」了
三月英國的前俄羅斯雙面間諜毒殺事件,讓英俄兩國外交關係降至冰點並引發國際間的陰謀論,間諜的女兒尤莉雅證實已經脫險出院,有望解開此謎團。
2018/04/08 | Abby Huang
台灣拔河隊奪回「失去的金牌」
「拚了那麼久,這樣的勝利,不是我們想要;這樣的榮耀,不是我們所望。運動員要的,是在場上拿下真正的勝利,下一屆2020在愛爾蘭的主場,我們會親自將這個桂冠戴回自己的頭上。」
2018/04/07 | Abby Huang
女醫護員衝上台救人被趕,相撲平台為何成為女性禁地?
日本相撲迄今仍保有諸多傳統和習慣,其中一項「嚴禁女性進入土俵(即相撲擂台)」,協會據此曾拒絕過女性選手、政治人物、甚至連醫護人員上台急救,也被要求離開。
2018/03/25 | Abby Huang
法國小鎮超市挾持事件 自願交換當人質警官不幸身亡
23日在法國超市的一起挾持事件,自願作為人質交換的法國警察阿諾德身受重傷,稍早法國內政部宣布他因傷致死的消息,整起襲擊事件的死亡人數提高到四人,總統馬克宏稱他「拯救了生命,並讓他的同事和他的國家引以為傲」。
2018/03/24 | Abby Huang
法國小鎮超市挾持事件3人死亡 自願交換當人質警官命危
法國在2015年和2016年發生的重大恐怖襲擊事件,主要集中在大城市,近期轉而變成規模較小的個人襲擊事件,法國當局經常宣布新的區域遭威脅。
2018/03/21 | Abby Huang
台灣圖文作家厭世姬作品被強制下架:為何「厭世」在中國被禁?
中國境外所有出版書刊,都必須和中國的出版社合作,才能拿到「書號」出版。而其中仍有看不見的「審批」程序,出版社要自行評估出版後的風險。